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820章 決死一戰
    昨晚在桌子上睡著了,今天腰酸頭暈!

    ......

    達沒有姓,從小喜歡喊達,所以長大后別人就叫他達。更新最快

    不過若是能立下大功,他興許就能獲得一個高貴的姓,從此擺脫平民的身份。

    所以,達在前面的戰斗中奮勇爭先,已經獲得了多次夸贊,甚至有人說他會成為武士。

    我要成為武士!!!

    跑啊!

    達奮力的沖了出去,整個陣型中就出現了一個排頭兵。

    就在此時,三十六個黑點呼嘯而來。

    那是什么?

    達只來得及在腦海里詫異了一下,然后那個黑點就驀地變大。

    “噗!”

    達的半個腦袋不翼而飛,白紅相間的東西向四處飛濺。

    鐵彈在砸爛了達的腦袋后,速度不減的沖進了陣列中。

    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之后,達的身體才緩緩倒下,而在他的身后,多了一條用鮮血和殘肢堆砌出來的通道。

    人潮密集,幾乎不用怎么瞄準就能命中目標。

    在朱瞻基的眼中,剛才瘋狂奔來的倭軍中間,突然出現了三十六個通道,殘肢甚至飛到了半空中,其狀慘不忍睹。

    而在方醒的眼中,倭軍的勢頭被這一輪炮擊給打消了不少,速度驟然一減。

    三百米的距離,不遠,但也不近!

    “老子要讓你拿人命來填滿這個距離!”

    方醒猙獰的道。

    ……

    足利義持居高臨下也看到了這個慘況,他的身體搖晃了一下,嘶聲道:“那是什么大銃?!”

    和尚看著前方陡然減速的隊列,顫聲道:“怎么辦?怎么辦?”

    足利義持瞬間恢復了冷靜,他喝令道:“督戰!馬上督戰!后退者殺無赦!”

    “后退者殺無赦!”

    命令傳到前方時,那些碩果僅存的騎兵已經馬上要撞上了火槍陣列。

    方醒一直沒下令,朱瞻基舔舔發干的嘴唇道:“德華兄,為何不開火?”

    “我怕嚇跑了他們!”

    方醒猛地揮手。

    “嗶嗶嗶……”

    凄厲的哨聲傳來,呈現內弧形的火槍陣列馬上就被硝煙淹沒了。

    “嘭嘭嘭嘭……”

    幾百支燧發槍一起開火,那聲音宛如過年時零點的爆竹,讓人不禁心中一顫。

    距離最近的騎兵被這一輪齊射覆蓋,硝煙散去后,那塊地方已經沒有了站著的人馬。

    第一排順利齊射后開始輪轉,第二排上前,敵軍步卒的距離已經在射程之內。

    ……

    騎兵的覆沒讓步卒們裹足不前,第一排的想后退,可身后的人卻頂著他們往前走。

    于是這些步卒扭曲著身體,拼命想躲避即將到來的打擊。

    “點火!”

    申耀的叫喊是如此的聲嘶力竭,那張臉因為充血而開始膨脹。他的長刀前指,隨即炮聲響徹戰場。

    “嘭嘭嘭嘭……”

    一陣噼啪響,三十六條通道再次出現!

    一個倭軍呆呆的站在那里,剛才炮彈就從他的身側掠過。

    側臉,左邊的那個同袍已經不見了。

    不,不是不見了!

    只是被炮彈從胸腹處穿過,整個人斷成了兩截,各自紛飛。

    “啊……”

    從未承受過這等火力打擊的倭軍中響起了尖叫,接著不少人轉身就跑,可卻被身后的人堵住了去路。

    “殺掉他們!”

    倭刀揮舞,人頭落地!

    “沖上去!沖上去和他們近身搏殺!”

    在督戰隊的威脅下,倭軍的速度陡然提升。

    “嘭嘭嘭嘭!”

    秦大學從容的射擊,他覺得今天的戰斗再容易不過了,根本就不用瞄準,更不用擔心子彈會打飛。

    輪轉,他清理槍膛,把一體彈丸裝進去,用通條捅實。

    ……

    “裝霰彈!”

    幾輪火槍齊射依然不能阻擋敵軍的前進,方醒馬上就動用了大殺器。

    “裝霰彈!”

    申耀的眼睛發紅,他看到朱雀衛的一個炮組清洗炮膛的動作慢了些,上去就一腳踢飛。

    “滾開!看老子教你如何操作!”

    飛快的清理炮膛,然后接過薄鐵皮外殼的霰彈,申耀看了一眼底部的定裝藥包,這才把它塞進炮膛里捅實。

    “嘭嘭嘭嘭!”

    秦大學再次輪換到了前面,秋風吹過,前方的戰場清晰可見。

    一個個被擊中的敵人倒在地上,被后面的同伴踩踏,不時有人被絆倒,然后又淪為了犧牲品。

    “點火……”

    “轟轟轟轟轟……”

    秦大學駭然看到已經沖到五十步以內的那些敵軍仿佛是被狂風吹過,那些人的身上出現血點,隨即鮮血從血點中飆射出來。

    無數的血箭飆射,把秦大學的視線映成一片血紅。

    “嗶嗶嗶……”

    哨聲傳來,秦大學條件反射的扣動扳機,眼看著前方倒下了一排敵軍,隨即向后退去。

    ……

    “僧兵!讓你的僧兵突前!去!”

    足利義持拔出寶刀,指著和尚,肅然喝道。

    前方的沖擊已經停止了,可明軍的炮擊和齊射卻像那該死的潮水,一浪接著一浪,仿佛能永遠持續下去。

    這就是大明的真正實力嗎?

    足利義持握刀的手在微微發顫,這可是從未有過的情況啊!

    從小就練習刀術的足利義持有一雙值得驕傲的手,從不顫抖的手。

    可在明軍那堅如磐石的防線打擊下,他,終于顫抖了!

    和尚的手穩定如初,可若是撩起袍子的話,就能看到一雙正在打顫的腿,連腿毛都立起來了。

    此戰若敗,大家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大將軍,我去了!”

    和尚毅然決然的接過一把刀,頭也不回的跳下高臺,然后帶著一百多人沖向了前方。

    他將接過指揮權,帶領隱藏在中間的僧兵做決死一擊。

    “明人雖然悍勇,可我國也不乏敢死之士!”

    足利義持激賞的道,可隨即前方的炮聲就打斷了他的感慨。

    “僧兵來了!”

    朱瞻基看到前面的倭軍紛紛閃開,慢些的都被后面的僧兵亂刀砍殺,終于有了些擔心。

    方醒摸了一下大白馬的腦袋,安撫了一下,然后吩咐道:“準備手雷。”

    僧兵的到來給那些已經支撐不住的倭軍極大的鼓勵,他們鼓起余勇,在兩翼跟隨。

    這是倭人最后的希望,也是決定朝鮮未來的最后時刻。

    足利義持在關注,城門后面,身后是無數騎兵的張輔在關注。

    方醒身邊的朱瞻基渾身發抖,緊張和興奮的不行。

    “德華兄,可要退后一段來消磨他們的士氣。”

    方醒搖搖頭,笑道:“面對倭人,大明不能退縮,我想一戰把倭人的脊梁骨打斷,所以……”

    “前進!”

    方醒刀指僧兵喝道。

    “轟轟轟轟轟!”

    轟隆隆的炮聲仿佛是這話的注腳,把沖在最前面的僧兵們掃倒一大片。

    霰彈橫飛,滿臉肅殺的和尚眨巴了一下眼睛,眉心上一道傷口流出的血糊住了他的右眼。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