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正文 第1119章 這就是戰陣嗎?
    感謝書友:“燕舞蘭芯”的萬賞!

    感謝書友:“風清星稀月朗”的萬賞!

    ……

    刀光閃過,人頭就從山頂往下滾去。

    一百多顆人頭一起往下滾,眼力再不好的人也能看到。

    阿魯臺的眼力很好,超級好,所以他不但看到了人頭滾下來,還看到了一個沒砍掉腦袋,正在放聲慘叫的韃靼人。

    李嘉的刀落在地上,跌跌撞撞的退后,面無人色的回身看著方三。

    方醒面無表情,方三喝道:“再去砍!看看下面那個被活活拖死的兄弟,你特么的居然砍不下去?那便回去吧,回書院去!”

    李嘉環視一周,那些將士們都冷漠的看著他。他突然一個激靈,想起了方醒以前在書院時說過的話。

    ——軍隊里要投名狀,也許是一起背黑鍋,也許是需要你彰顯膽色,否則他們不會接納你。

    撿起刀,李嘉艱難的走到被兩名軍士按到在地上的俘虜身后。他往下看了一眼,那個明軍已經被解開繩子,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他動也不動。

    低頭,剛才被他一刀砍在肩背上的韃靼人正奮力的掙扎著,那鮮血不停的涌出來,在地上形成了一個血泊。

    好旺盛的生命力啊!

    李嘉點頭,兩名軍士剛才差點被他誤傷,此刻不敢再擋住他,就一拳打在俘虜的后腦上,嗝兒一聲,就暈了過去。

    李嘉把刀刃在俘虜的脖頸上比劃著,然后閉眼,用力揮刀。

    這次他沒有失誤,只覺得手中受力,隨即腳上溫熱。

    睜開眼,眼前就是被砍斷一半脖子的俘虜,身體還在微微顫動著。

    鮮血噴濺,打濕了他的鞋子。

    “嘔……”

    方三過去拖走了李嘉,方醒看著下方敵軍的聚集處,說道:“阿魯臺要想保持士氣,必須要有所作為,而咱們卻進退兩難,我要去興和堡。不管是因為我的爵位還是為了拖住他們,我要去興和堡!”

    若是在此僵持下去,興和堡肯定不能幸免,朱瞻基估計最多明天,他就能看到興和堡內的濃煙升起。

    可若是去救援,敵眾我寡,這……

    方醒說道:“萬全和宣府馬上就會動員起來,阿魯臺只要是沒瘋,他不敢深入進去。否則我們在興和堡隨時能斷掉他的后路,讓他全軍覆沒!”

    這是釜底抽薪的一招,可也是異常兇險的一招,弄不好就會全軍覆沒!

    不過要想給予阿魯臺重創,也只能用這一招。

    “若是兩軍對峙,阿魯臺不會仰攻,他會馬上拿下興和堡,搶掠一番之后,立即遠遁!”

    朱瞻基點頭道:“皇爺爺接到信報之后,必然會從側面突襲,到時候撲個空,那就是師老無功,此次北征就算是廢掉了,大明敗,阿魯臺勝,他甚至會利用這次勝利再次聚攏足夠多的人馬,不斷威脅大明的邊墻。”

    “何時出發?錯過明日,就無需再去了。”

    方醒點頭道:“我本想馬上下山,可到了興和堡時,估摸著都天黑了,那時候對雙方都不利,明早!”

    “小刀!”

    這時邊上的辛老七突然喊了一聲,方醒看去,原來是小刀騎馬沖了下去。

    “這個小崽子,他是要去搶回那具遺骸。”

    方醒搖搖頭,敵軍距離不遠,若是撲過來,小刀頃刻完蛋。

    “全軍下山!”

    不下不行啊!小刀的舉動在將士們的眼中就是義氣,就是情義。

    軍中什么都能丟,就是不能丟掉這兩樣東西,否則誰敢把后背亮出來。

    “弟兄們,沖啊!”

    孫越第一個沖下去,隨即三千騎兵轟然跟上。

    林群安一揮手,聚寶山衛全員小跑下山。

    只有申耀有些傻眼,這是要進攻還是什么意思?

    “火炮留在山上,等待命令!”

    方醒及時下令,否則等火炮下山后再想上來,那會拖累全軍的速度。

    孫越已經做好了和敵軍對沖的準備,可當他沖到半坡時,卻發現敵軍居然在退后結陣。

    瞬間他就明白了原因。

    聚寶山衛的赫赫戰功震懾住了阿魯臺,讓他不敢主動搶攻。

    果然是赫赫威名啊!

    阿魯臺正得意的道:“穩住!都穩住,避過明軍的沖勢之后,咱們再圍殺他們!”

    明軍的沖勢很猛,所有人都緊張的等待著,當明軍的沖勢減緩時,就是突擊的時機到了。

    可那些騎兵沖下來后,卻兜了一個圈子,護住了那個正在把明軍尸骸放在馬背上的軍士。

    尼瑪!上當了呀!

    阿魯臺老臉一紅,正準備喝令出擊,可快速下山后,就地結陣的聚寶山衛卻讓他有些猶豫。

    “果然是優柔寡斷,不足為慮!”

    聚寶山衛斷后,騎兵們開始上山,朱瞻基在山上看到敵軍沒有動靜,不禁對方醒說道。

    方醒說道:“他本是波斯人,能以這副面孔混到今天這個地步,已經算是很逆天了,估摸著一直小心謹慎,時日長了就變成了這個德性。”

    小刀步行上來,跪在方醒的面前請罪。

    “起來!”

    方醒說道:“同袍的遺骸我們不會放棄,只是你私自行動,不管后果如何,該罰,且等大戰之后,你自己去領罰!”

    李嘉也被處罰了,方三在盯著他架柴堆,不時呵斥他的不專業。

    等柴堆架好后,李嘉把那個正面被磨的幾乎看不到人型的明軍給抱在柴堆上,幾次欲吐。

    特別是腹腔,里面的內臟幾乎都被拉空了,看著詭異而讓人惡心。

    “點火吧。”

    見過太多死亡的方三面無表情的吩咐道。

    李嘉急促的呼吸著,他覺得呼吸慢一點,馬上就會把自己的內臟給吐出來。

    顫抖的火把點燃了潑油的柴堆,轟的一下,火光就罩住了尸骸。

    方三表情嚴肅的看著,李嘉聽到火焰舔舐著人體,發出的吱吱吱的聲音,再也忍不住恐懼和惡心,跪在地上狂吐一氣。

    “嗬嗬嗬……”

    嘴角還殘留著嘔吐物,李嘉慢慢的站起來,回身。

    身后不知何時站滿了人,方醒和朱瞻基都在,兩人神色肅穆。

    收集骨灰裝進壇子里,李嘉覺得自己的魂魄已經離體而去。

    山頂上,后面的山坡下都是帳篷,一堆堆的篝火點燃,歡笑聲此起彼伏,仿佛剛才的悲戚只是一個夢……

    李嘉抱著壇子,站在山頂上,漸起的大風吹的他的衣袍獵獵作響。

    “這就是戰陣嗎?”

    方三冷冷的道:“對,這就是戰陣,今日歡笑,明日死寂,今日鮮活,明日歸于塵土。”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