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正文 第1967章 強硬(感謝“卸甲葬弓”成為本書新盟主)
    “動起來!”

    針對暴力事件頻繁發生,方醒召喚了駐軍。

    于是一批批的軍隊分散跟著官吏下鄉。

    “退后!”

    一個村子,一座豪宅的外面。

    十余名軍士拔出長刀,為首的小旗官刀指前方的中年男子,喝道:“軍令如山,搜!阻攔者……殺無赦!”

    豪宅的門內站著個儒雅男子,他跺腳道:“李大,攔住,攔住他們!”

    中年男子已經快控制不住內心的恐懼了,他張開雙臂喊道:“這是李家,我家老爺乃是……”

    小旗官的眼中全是殺機,他毫不猶豫的揮刀。

    邊上的兩名小吏呆呆的看著這一幕,直至鮮血噴濺,人頭落地,這才尖叫起來。

    “啊……”

    斬殺一人之后,小旗官有些茫然,隨即被血腥氣一沖,那眼珠子漸漸的紅了起來,目光轉動間,就盯上了門內的那個儒雅男子,也就是這座豪宅的主人。

    “饒命……”

    小旗官不過是向前邁動了一步,那儒雅男子竟然跪了。

    他跪在地上,惶然的大喊饒命。

    小旗官的眼中多了困惑。他記得以前這些有功名的讀書人可看不起武人,不說跪,連正眼都不會給你。

    這是怎么了?

    他的鼻翼抽動,聞到了一股子尿騷味。

    目光下移,儒雅男子的衣裳下擺上,一道水痕在慢慢的擴大……

    “哈哈哈哈!”

    小旗官仰天大笑起來。

    什么狗屁的文人,不過是裝模作樣而已。

    大笑聲中,小旗官大步近前,俯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儒雅男子,冷冷的道:“滾開!”

    “是是是!”

    儒雅男子膝行到了邊上,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

    小旗官大步進去,身上帶著的血腥味沖進了儒雅男子的鼻端,他楞了一下,然后歪頭,瀑布般的開始了狂嘔。

    小旗官回身喊道:“搜!”

    十多名軍士沖了進去,豪宅里馬上傳來無數驚叫聲。

    本該是主持這次清查任務的兩名小吏緩緩進來,其中一人在進門后,低聲對還在嘔吐的儒雅男子說道:“你該配合,而不是阻攔。”

    儒雅男子回過頭來,淚眼朦朧的道:“家父……”

    “老大人要被你害慘了。”

    小吏搖搖頭,嘆息道:“布政使常大人在盯著,關鍵是興和伯在盯著,不過是五品官罷了,你只要配合,最多老大人那邊請個罪完事。現在出了人命……你這是在給老大人招禍啊!”

    儒雅男子一怔,他還寄希望于老父能從官面上斡旋一二,不然他也不敢阻攔。可聽小吏的意思,分明就是連老父都要受牽連。

    “這話是什么意思?”

    “拿到地契了!”

    這時里面一陣歡呼傳來,小吏搖搖頭,不肯再和他說話。

    另一個小吏冷笑道:“這下算是徹底完蛋了。”

    ……

    無數的地契被匯集在一起,各地的記錄也被匯總,兩相對照,然后找出陡然增加的時期。

    方醒和常宇在喝茶。

    濟南的泉水天下聞名,沖泡出來的茶水自然味道不凡。

    這里清靜,聽不到核查那邊的嘈雜聲音。

    茶香蘊蘊,兩人相對默然。

    一只知了孤獨的在樹上鳴叫著,單調的聲音讓人昏昏欲睡。

    兩人當然不會有睡意,只是在盤算著這一步可有什么錯處。

    “南方的蟬鳴叫的更大聲,而且數量也更多些。”

    方醒端起茶杯,就像是平常般的說出了這番話。

    常宇一怔,也端起茶杯,看著渺渺的霧氣說道:“本官去過幾次南方,可惜都不是夏季,想來那些蟬鳴會很聒噪吧。”

    “是。”

    方醒喝了一口茶,說道:“這也是為何要把試點放在濟南府的原因所在,南方,那些人糾結在一起,就是一個龐然大物。”

    常宇點點頭,目露回憶之色,“當年本官在南方見到了詩書翰墨,青衫如云;見到了驕奢淫逸,也見到了……安貧樂道……興和伯,讀書人中也有不少信念堅定之輩,不可一慨而論。”

    “有,而且不少,比如說即將到來的吏科給事中于謙。但本伯深信,國朝對讀書人太過優渥,就養出了一群五谷不分的廢柴,僅有的那些人難道還能徹底扭轉士風?”

    ……

    于謙風塵仆仆的來到了濟南,在城外他就看到了不少軍士在沿路巡查,他就被查了十余次。

    “興和伯好大的陣仗。”

    于謙有些興奮,對他來說,陣仗越大就說明事情越有挑戰性。

    一路找到了方醒,于謙帶來了朱瞻基的口信。

    “陛下很憤怒,要求嚴查濟南一地田地,不得遮掩,不得回避!”

    邊上的常宇心中一動,等于謙交代完后,就問道:“那家人怎么辦?陛下……”

    方醒粗魯的打斷了他的話:“那不是陛下考慮的問題,而是本伯!”

    常宇悚然而驚,心中懊惱不已。

    皇帝就算是有那個想法,可也不能透露出來。

    他剛才的話要是被傳出去,那將會引發軒然大波,弄不好大明處處烽火都有可能。

    而方醒已經接過了盾牌,一切的矛盾和沖突都將會止于他這里。

    這就是擔當啊!

    “你是吏科給事中,陛下為何把你給派來了?”

    于謙帶來了朝中的最新動向,這一點很重要,至少讓方醒知道,在這件事上,目前皇帝還能壓住群臣。

    于謙行禮后說道:“陛下說下官見識少了,要各處去看看,正好這邊紛雜,就讓下官來向您學學。”

    “沒什么可學的,多看。”

    方醒從不認為這些東西是能學出來的,沒有個人的理解,旁人說的再多也只是枉然。

    于謙拱手受教,方醒對常宇說道:“常大人,朝中無事,等那邊核查的結果出來后,馬上把名冊送到戶部去,從今年開始,稅賦全數照收。”

    “不是還回去嗎?”

    常宇覺得這種處置方式有些問題:“那些田地多是投獻,若是照常,那些農戶怎么辦?”

    “投獻的剝離,正常購買的不管,不過移民宣傳要跟上,相比做佃農,難道移民不更好嗎?”

    方醒意味深長的道:“一考中舉人進士,馬上就會有人來送銀子,等做了官,這些人就會追到任上,你該懂這里面的勾當吧?”

    常宇點點頭,但還是有些擔憂:“那些讀書人陡然沒了好日子,會鬧事。”

    “不勞而獲,那就鬧吧。”

    方醒對此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只是那些家境確實貧寒的,照例該免稅還是要免稅,不過誰若是趁機收取投獻,那沒說的,直接革了。這等人于國無益,還不如趕去種地。”

    于謙在邊上問道:“興和伯,他們若是屢試不中呢?難道就這么一直優待下去?”

    “這是個問題,皓首入考場,不過以后會限定參加科舉的年齡。沒了優待,誰愿意一直考?”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