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七百九十章 黃雀在后
    “呵呵,你我好歹也算舊識,關兄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至于我來此的目的,卻是為了這兩位道友,他們想要來黑鼬城買些紫陽暖玉,我便介紹他們過來了。”黑狼抬手一指韓立二人,嘿嘿一笑的說道。

    “紫陽暖玉乃是何等珍寶,在下這種小店怎么可能會有,二位道友如果要買此物,不妨去城中那些真正的大商鋪看看,紫陽暖玉雖然珍貴,那些大商鋪應該多少有些存貨的。”瘦削掌柜聞言,神情冷漠的沖韓立二人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目光一轉的看向了黑狼。

    “關兄,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那批紫陽暖玉是我們所有人合力,九死一生才弄來的,日夕和日謝兩位道友更是為此搭上了性命。你此前深居不出,我姑且認為你為了躲避風頭,也不再多說什么,但你若想一個人獨吞,就有些不夠意思了吧!”黑狼兩只眼睛射出綠油油的光芒,冷冷說道。

    “黑狼,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關某是這樣的人嗎?當初我以為你們三人已然罹難,如今得知你還活著,我自然不會獨食。但你將此事告知了他人,難道忘了我們當日一起發的誓言!”瘦削掌柜勃然變色,森然說道。

    “當日我們幾人一同起誓,共謀大事,日夕和日謝是怎么死的,關兄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出賣我們在前,還有臉提及當日所發的誓言。”黑狼冷哼一聲,滿臉嘲諷的說道。

    “黑狼,事已至此,從前的就不必多提了。你想要什么,直說吧。”瘦削掌柜看著黑狼三人,面上怒色卻慢慢褪去。

    “關兄,你拿著那么多紫陽暖玉,卻沒有離開黑鼬城,一方面是因為外面的追捕,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想在此找到一個合適的買家。這二位道友并非十患山脈中人,身家頗豐,此番來黑鼬城求購大批紫陽暖玉,正是最合適的買家。我已經和他們談妥,以這個價位將那些紫陽暖玉賣給他們,所得的魔元石分給我一半,我們的恩怨便一筆勾銷。”黑狼取出一塊玉簡,揮手拋給瘦削掌柜。

    瘦削掌柜接過玉簡,神識沒入其中,很快便又退了出來。

    他面露沉吟之色,片刻之后才抬起頭。

    “以這個價格將紫陽暖玉賣給兩位,我沒有意見,不過在此之前有一個條件,需得二位先答應下來。”瘦削掌柜看向韓立二人,略一沉吟后,又說道。

    “閣下請說。”韓立說道。

    “二位道友需得發一個心魔血誓,交易完成后立刻離開黑鼬城,并且不將今日在此看到聽到的事情再告知第三人。”瘦削掌柜盯著韓立二人,一字一字的說道。

    “可以,我二人只想買到紫陽暖玉,對于你們的事情沒有興趣。”韓立和石穿空互望一眼,點頭答應下來。

    二人也沒有耽擱,立刻便根據瘦削掌柜的要求,發下了心魔血誓。

    “二位道友既然有此誠意,在下自然也會信守承諾,東西都在這里,你們過目一下吧。”看到韓立二人起誓,瘦削掌柜緊繃的面色頓時緩和了不少,翻手取出一個紫色儲物手鐲,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韓立見此,翻手取出了兩枚儲物戒指,放在桌上,然后拿過那儲物手鐲,神識沒入其中。

    瘦削掌柜和黑狼也一人拿過一枚儲物戒指,飛快檢查起來。

    不多時,三人都收回了神識,面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雙方都沒有搞鬼,交易順利完成。

    “交易既然完成,三位就請吧。”瘦削掌柜翻手將儲物戒指收了起來,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韓立和石穿空也沒有留下的意思,立刻起身離開。

    黑狼比韓立二人更不愿意留下,第一個踏出了雅間大門,朝著外面快步而去,也沒有和韓立二人打招呼。

    但就在此刻,他頭頂上方虛空一閃,一道金色劍氣無聲無息浮現而出,爆刺而下。

    這道劍氣出現的毫無征兆,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議,流星破空,電光石火也不足以形容。

    “噗嗤”一聲!

    黑狼連抬頭也來不及,身體便被金色劍氣貫穿,劈成了兩半,鮮血內臟四散飛濺,死的不能再死。

    韓立和石穿空眼見此景,面色都是一變,立刻飄身后退,退回了雅間之中。

    瘦削掌柜面上更露出驚恐之色,兩手掐訣。

    雅間內的禁制光芒大放,正要再次展開。

    金色劍光再次一閃,整個房間仿佛豆腐一般被劈成兩半,轟然坍塌。

    嗖嗖嗖!

    十幾個身穿黑色甲胄的人影出現在周圍,將韓立三人圍在中間。

    “黑鼬軍!”韓立瞳孔一縮,立刻認出了這些人的身份,正是黑鼬大王麾下的精銳之人。

    而且這些人身上氣息龐大,都是金仙修為。

    緊接著,兩個人影一閃出現在半空,飄落而下。

    其中一人是個二十幾歲青年男子,容貌英俊,身穿白袍,頭戴方巾,手中拿著一張白色折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

    另外一人是個青衣女子,容貌清秀,雙目卻緊閉著,似乎是個盲女,神情間卻盡數冷漠,仿佛沒有感情的冰雕。

    她手中拿著一柄金色長劍,綻放出一道道夢幻般的金光,讓人無法看清長劍是什么模樣。

    二人身上都散發出如淵如海的可怖威壓,都是太乙境存在。

    瘦削掌柜看到那二人,發出一聲驚恐的大叫,突然袖子一抖。

    一團黑色火焰從他身上席卷而出,瞬間化為一頭十幾丈高,三頭六臂的黑色火焰巨魔。

    巨魔身上黑色火焰翻滾,卻沒有絲毫炙熱之感,反而散發出一陣奇寒無比的氣息,朝著周圍爆發而開。

    接著其六只手臂一晃之下,化為一道道幻影。

    一道道磨盤大小的黑色火焰拳影憑空浮現而出,流星般朝著周圍的十幾個黑甲之人轟擊而去。

    同時,其三顆頭顱也同時張口一吐,三團黑色火焰飛射而出,打向半空的二人。

    瘦削掌柜做完這些,全身黃芒閃爍,身形一模糊之下,朝著地下沒去。

    白袍青年冷笑一聲,卻沒有動手。

    那青衣女子手臂微微晃了一下,一道金色劍氣再次浮現而出,一閃而過,速度仍舊快的不可思議。

    三團黑色火焰在兩人身前數丈遠處頓住,然后盡數整齊的被斬成兩半,擦著二人身體飛了過去。

    地面上的瘦削掌柜身體剛剛沒入地面半截,上半身一歪,倒在了地上。

    整個人竟然被攔腰斬成兩截,鮮血蜂擁而出。

    “三公子饒命,小的鬼迷心竅,才會去偷竊紫陽暖玉,在下愿意將所有偷取的暖玉如數奉還,還請三公子饒我一命,我愿意和公子簽訂奴仆契約,一生一世侍奉公子左右……”瘦削掌柜拼命大叫道。

    白袍青年輕蔑一笑,二話不說的屈指一彈。

    一道血光脫手飛射而出,一閃而逝的插入了瘦削掌柜的眉心,仿佛一柄血色匕首。

    瘦削掌柜的叫聲頓時停滯,眼眸中的光彩黯淡下去。

    白袍青年抬手一招,那道血光從瘦削掌柜眉心處倒射而回,里面禁錮著一個黑色小人,正是瘦削掌柜的神魂。

    小人拼命掙扎,卻沒有任何作用。

    “害得我找了許久,甚至讓父親大人都知道了此事,將我斥責了一頓,你竟然還想要活命?不將你的神魂囚禁在嗜神之火煎熬一萬年,豈能泄我心頭之恨!”白袍青年獰笑一聲,張口將黑色神魂吞了下去。

    白袍青年做完這些,目光一轉,朝著旁邊的韓立和石穿空望去,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方才雙方激烈廝殺斗法,這兩人站在斗法中央,竟然好像兩個透明人一樣,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

    “二位是什么人?跟關勝,黑狼有什么關系?”白袍青年身體此刻才落到地上,向韓立二人問道,語氣倒是頗為客氣。

    “我們二人只是來此店鋪購買東西的客人,和這兩人沒有任何關系,現在這兩人既然都已經服誅,也沒有我們的事情了吧,告辭。”韓立朝白袍青年拱了拱手,邁步朝著外面走去,石穿空也緊隨其后。

    白袍青年面色一沉,眸中閃過一絲慍怒之色。

    “放肆!你可知道我家公子是什么身份,竟然敢這樣和他說話!?”一個身形高大的黑甲壯漢一閃攔在韓立前面,怒斥道。

    “讓開!”韓立停下腳步,面無表情的說道。

    “簡直不知死活!乖乖束手就擒,或許還能保住一條小命。”黑甲壯漢覺得啼笑皆非。

    韓立他們兩個真仙境的螻蟻,竟然敢如此放肆,不過沒有得到白袍青年的命令,他倒也不敢擅自沒有出手。

    “公子,這兩人和關勝,黑狼待在一起,恐怕是一伙的,應該立刻抓捕起來。”另一個黑甲之人喝道。

    “不錯!當初潛入礦脈的賊子具體有多少人并不清楚,這兩人恐怕也是同黨。黑鼬大王雖然不許我們隨意在城內抓人,但對于偷竊我們黑鼬城重寶的罪犯不必客氣。”又有一人出聲。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