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二十七章 點閱
    韓立在原地沉吟半晌,不久后,搖了搖頭,仰天長長呼出一口氣。

    眼下的情況顯然已經由不得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他搖了搖頭,不再多想此事,盤膝坐了下來,取出一枚黑色骨戒,正是照骨真人的儲物法器。

    這些時日他和石穿空一直在匆忙趕路,沒有來得及查看這戒指,一個大羅境存在的儲物法器,想來應該不會讓他失望吧。

    思量間,韓立放出了一縷神識沒入了黑色骨戒之中。

    他閉目探查骨戒內的情況,足足過了小半個時辰,才睜開眼睛,掐訣拂袖一揮。

    一片青色霞光一卷而出,地上憑空多出八座半尺高的白色石柱,一面白色骨牌,還有一塊黑色浮雕。

    這八座白色石柱散發出陣陣骨白色晶光,正是那八座白骨京觀。

    每一座白骨京觀都散發出驚人的枯骨法則波動,八座連在一起,更是驚人,此刻雖然無人催動,他體內的骨骼也隱隱被這股法則之力引動,震顫不已。

    這八座白骨京觀應該是照骨真人的本命魔器,被這位大羅境魔修不知蘊養了多少時日,所以才蘊含如此可怕的枯骨法則。

    韓立雖然無法催動這八座白骨京觀,但里面的澎湃的法則之力卻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他微微一笑,掐訣祭出玄天葫蘆,一股翠綠光芒從中噴射而出,卷住了八座白骨京觀。

    “嗖”的一聲,八座白骨京觀被收入玄天葫蘆內,咔嚓幾聲后便被絞碎而開。

    八團骨白色光球在玄天葫蘆內浮現而出,每一團光球都散發出驚人的法則之力波動。

    韓立眼中一喜,這八團枯骨法則之力威力極強,以后可以作為自己的底牌來使用。

    就在他神識正要退出玄天葫蘆之時,八團枯骨法則突然發生變化,竟然彼此緩緩融合到一起。

    “咦!”韓立口中一聲輕咦,面上露出一絲詫異。

    八團枯骨法則很快徹底融合,化為一團差不多相當于兩三倍大的骨白色光球,而在光球中間,隱約浮現出一小截灰白色的枯骨虛影。

    骨白色光球散發出的法則波動,反而沒有先前那么強烈,但當韓立看著其中的那一截枯骨虛影時,卻有種心底發寒的感覺。

    他略微愣了一下,很快心中大喜。

    如果剛剛那八團枯骨法則可以算作自己的一個底牌,那這截枯骨虛影絕對可以作為自己的殺手锏了,出其不意之下通過葫蘆釋放,或能對大羅境修士造成威脅。

    韓立又仔細感受了一番枯骨虛影可怕氣息,這才戀戀不舍的收起了玄天葫蘆。

    他隨即拿起面白色骨牌,上面密密麻麻刻滿了無數小字,正是照骨真人修煉的功法《枯骨真經》,還有其修煉的一些心得體會。

    《枯骨真經》作為一名大羅境魔修苦修參悟并隨身攜帶之物,自然非同小可,若是放在外面,不知有多少人會來搶奪,不過對于韓立來說,卻沒有什么大用。

    他如今主修的還是時間法則,且已收集了不少關于此功法的典籍,還未及參悟透,不可能半途而廢的去修煉一門全新的功法,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他很早便已深有體會。

    他大略瀏覽了一下前面的功法內容,沒有細看,反倒是后面的一些修煉心得看得很仔細。

    小半刻鐘后,他翻手收起骨牌,又拿起了最后的那只黑色浮雕。

    這塊浮雕只有巴掌大小,雕刻的是一個三頭六臂的魔神,正以一個怪異的姿勢坐在地上。

    韓立上下翻看著黑色浮雕,片刻后眉心處一閃,一道晶光從中射出,沒入浮雕之中。

    黑色浮雕似乎活了過來一般,手腳舞動,做出各種姿勢。

    每做出一種姿勢,浮雕背后都會浮現出許多蠅頭小字,似乎在說明什么。

    只是這些小字韓立竟然一個也不認識,似乎是某種古文。

    韓立也不認得這黑色浮雕是何種寶物,只是看其奇特,被他的精神力一刺激,便自行舞動,所以就取了出來。

    這個浮雕的姿勢,一共十二種,背后的文字也是一樣,對應著一共十二篇。

    他略一沉吟,翻手取出一塊空白玉簡,將浮雕背后浮現出的十二篇文字拓寫了下來,打算日后有合適機會的話,找人詢問一下。

    黑色骨戒中的東西,自然不僅僅是這三樣,里面還有許多材料,魔元石,丹藥等物。

    只是那些東西數量既多,又算不上太珍貴,他懶得去一一梳理。

    此外,照骨真人身上魔元石不少,足有兩百多萬塊,想必他在魔域的這段時間,應該是足夠用了,甚至可以搜羅不少奇珍異寶。

    “蟹道友,這個儲物戒指麻煩你幫我梳理一下,里面若有你用的到的東西,盡管拿去。”韓立將蟹道人喚了過來,將黑色骨戒遞了過去。

    蟹道人默然點頭,接過黑色骨戒,盤膝坐了下來。

    接下來的時間,韓立沒有在花枝空間多留,很快返回了房間,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突然間,韓立眉梢一挑,朝著房間之外某處望去,目光微閃。

    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不過他真切的感應到剛剛外面一股極為微弱的氣息,似乎在窺探著自己。

    他略一默然,也沒有探查和深究。

    自己一個外人來到夜陽城,石破空派人監視自己很正常,只要對方不過分緊逼,他自然就當做沒看見了。

    如此想著,韓立轉身走進了內室,在床上盤膝坐了下來。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第二日一大早,一陣砰砰敲門之聲從庭院外傳來。

    韓立神色一動,站起了身來,來到庭院中,打開院門,卻是石穿空。

    “厲道友,昨夜休息的可好?”石穿空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算是這么長時間里誰得最安穩的一覺了。快請進。”韓立笑了笑,讓開一條路,請石穿空進來。

    “我就不進去了,石某剛剛返回夜陽城,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這次過來是有件事情要和厲道友說。”石穿空面色有些不自然。

    “哦,有什么事情,石道友但說無妨。”韓立心中泛起不好的預感,問道。

    “是關于請大祭司為啼魂道友治療的事情,我昨日詢問了三哥,現在情況有變,大祭司目前已經投靠了我大哥,想要請大祭司過來恐怕有些困難。不過厲道友放心,三哥已經在想辦法,無論如何我們也會將大祭司請來,還請你耐心等待一段時間。”石穿空遲疑了一下,說道。

    “這……并非厲某催促于你,只是我手中的中品紫陽暖玉所剩不多,最多只能堅持一二十年了,還請你盡快。”韓立眉頭微皺。

    “關于紫陽暖玉,厲道友不必擔心,三哥已經派人去收購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送來。”石穿空聞言說道。

    “若有足夠的中品紫陽暖玉,倒可以多支撐些時日。”韓立面色一松。

    “厲道友放心,我既然答應了你此事,一定會做到,不會讓你等太久的。”石穿空目光堅定的說道。

    “多謝石道友費心了。”韓立這才點了點頭。

    “還有就是,接下來,我要閉關一段時間,嘗試沖擊太乙境,可能沒法過來招呼厲道友。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府中的侍從就是。”石穿空隨即說道。

    “那要提前先恭喜你了,以石道友的資質,進階太乙境當時十拿九穩。”韓立笑道。

    “承厲道友吉言。”石穿空笑著說道。

    兩人在門口又說了一會話,石穿空便告辭離開。

    韓立等其身影離開,面色微沉,原地站立了片刻,然后轉身走回了庭院。

    時間飛快過去,轉眼間小半個月過去了,石穿空已經開始了閉關。

    這幾日來,韓立足不出戶,一直待在房間內。

    而在石穿空真正閉關之前,韓立曾與他會面一次,打算從他這里借閱些書籍查看一下,一則是想要查看一下能否找到有關啼魂當下狀況的相關描述,二來則是想要查看一些關于靈域修煉的內容。

    先前與照骨真人一戰,贏得稀里糊涂,韓立始終覺得有些不太放心,前者的靈域與過往所見到的那些,帶給他的感受很不一樣,他必須弄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以為事關本族典籍,石穿空至少會猶豫一下,卻不成想當天下午,他就抱來了一摞裱裝精美的古籍,送到了韓立跟前。

    臨走時,只是特意囑咐,這些書籍是他三哥私藏,不可損毀,否則定要招來三哥一通埋怨,另外書籍上設有禁制,只可查閱,不可復制。

    韓立點頭應下之后,石穿空便告辭離去了。

    他走之后的幾日里,韓立并未著急查閱古籍,反正石穿空之前也沒說有借閱時間,在熟悉了幾日別苑里的環境后,他才開始認真翻閱這些古籍起來。

    十數本厚厚的古籍,封皮都是厚實的金屬鑄成,表面全都鏨刻著精美至極的花朵和異獸圖案,里面書頁則是某種獸皮,質地柔軟,極具韌性。

    其中大多數古籍所載的內容,都是關于神魂創傷或是元嬰封禁的,當中居然還夾雜著數種魔族秘術,本應是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卻全都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了韓立眼前。

    不過,韓立畢竟不是魔族,也不主修魔族功法,對此也只是一眼看過,并沒有嘗試修煉的意思。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