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原來是這樣
    “怎么會這樣?”韓立心中一陣紛亂,卻不知道該去問誰。r?anwen ?

    他左顧右盼良久,心境才逐漸恢復過來,神色一斂,朝著那條河流徐徐飛了過去。

    此處雖然自己來過數次,但如今日這般的情形,還是第一次出現,感覺倒也有些特別。

    思量間,韓立來到了河流之上,整個人懸空漂浮,目光朝著河流當中望去。

    只見一個個古怪光球皆是從他身下漂流而過,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他沒有將目光集中在某一個光球之上,而是匆匆瞥過其上浮現的虛影景象。

    就在這時,一個體型頗為碩大的光球從韓立身下流淌而過,速度比其他光球明顯慢上許多。

    韓立一眼瞥見其上的畫面,就心頭一緊,忍不住將目光落了上去。

    然而目光剛一落定,他就反應了過來,心中頓時暗叫一聲不妙。

    但為時已晚了,那個水滴光球之上,光芒陡然一亮,從中釋放出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

    只聽“嗖”的一聲輕響!

    韓立整個人便被一股大力籠罩,猛地朝那水滴光球之中扯了過去。

    他只覺得眼前一黑,再次失去了意識。

    ……

    不知過了多久,韓立雙目霍然睜開,卻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塊高高凸起于海平面的黑色礁石上,四周水浪之聲“嘩嘩”作響,不斷有海水拍打在礁石上,濺起大片水花。

    韓立雙手一撐礁石,從地上坐了起來,目光一掃周圍,發現四周竟是一片茫茫海域,海水幽深,看起來黑沉沉的。

    他的雙耳內微微有眩鳴之聲響起,口鼻呼吸皆是有些粗重,整個人都感覺到有些難以言喻的不適之感。

    四周圍的天地之中并無異樣,天地之間的靈氣流淌和魔氣氤氳皆是如常,但他就是覺得有些地方不太一樣,并且這種不適之感,會伴隨著他的每一次呼吸,一點一點加重。

    只是每一次的加重,就仿佛一片一片雪花的疊加,并不明顯。

    若是往常,這種毫厘之間的變化,韓立可能也會察覺,但并不會在意,可如今這次情況實在有些特殊,他便不得不警醒萬分。

    他收斂心神,來到礁石邊緣,探出身子朝水面望去,就見幽深水面之上,映照出來的,赫然正是他自己的臉頰。

    這一次,果然不再是神魂投射,而是真正的肉身穿梭了!

    韓立口中長吐出一口氣,心中不知是悲是喜,恍恍惚惚間,重新坐回了地面。

    他習慣性地抬頭看了一眼上方,卻發現以往神魂穿梭時可以看到的真言寶輪虛影不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模糊的金色圓環,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時間道紋。

    韓立略一計數之后,發現竟然有一千六百二十團之多,好似正是真言寶輪,光陰凈瓶和東乙神木等五種時間法則具象上所有道紋的總和。

    看來這穿梭時間的長短,仍是要看時間之力的消耗速度了,想到這里,韓立心中微微一動,抬起手掌抵住眉心,輕輕揉搓了一陣。

    就在這時,他的目光突然瞥見礁石后方不遠處,赫然有半截巨大的黑色殘尸浮在水面之下,表面已經有些腐爛,散發著陣陣難聞氣味。

    韓立眉頭一皺,飛身而起,懸空來到近前,仔細打量一陣之后,才發現那竟是一頭烏鯨的迸裂尸塊,并且看起來還有幾分眼熟。

    與此同時,他也忽然想起了之前,在水滴光球中看到的景象,準確地來說,是忽然想起了之前在水滴光球當中看到的那個人影。

    韓立緩緩松開了揉捏眉心的手掌,腦海之中不僅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疑問,難道那個時候的狀況,就是這次的古怪穿梭造成的?

    一念及此,他的心中不由得掀起一陣狂風巨浪,越是仔細思量之下,他就越發覺得自己的猜測很有可能是真的,于是立即重新站立了起來。

    在查看了一下自身狀況,發現并無大礙之后,韓立心念一動,雙目一闔之下,神識之力驟然釋放開來,籠罩向了四面八方。

    片刻之后,韓立雙眼緩緩睜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緩緩說道:

    “猜的對不對,一見便知。”

    說罷,他抬手帶上了一張輪回殿面具,而后身形驟然飛射而起,朝著一個方向疾射而去。

    ……

    在遙隔數萬里之外的一片黑色海域之上,一道墨綠身影正浮坐在水面之上,身形如一葉浮萍,隨著水面起伏不定。

    只見那人影生得消瘦,身上一件墨綠道袍卻是十分寬大,貼在水面之上就好似一張鋪展開來的蓮葉,而其面容清癯,頜下長須飄搖,當得起仙風道骨四字。

    其卻不是他人,竟正是那照骨真人!

    此刻,在其頭頂之上,正懸浮有一枚拳頭大小的紫色圓珠,上面散發出陣陣紫色煙霧和朦朧光芒,將他的頭顱籠罩其中。

    紫色圓珠乃是一件能夠裨益神魂的仙器,不過卻只有九品。

    若是往日里,照骨真人根本不會使用這件仙器,只是這一次卻不得不用了。

    先前他追殺那兩名殺害自己徒兒的兇手時,一時不察,竟然就被那名太乙修士以古怪神通重傷,導致他神魂受損十分嚴重,以至于服用了數枚養魂丹都無甚效用。

    無奈之下,他才動用了這件本不是用來治療神魂損傷的仙器。

    “能以神魂手段重傷老夫,諒你小子也好受不到哪里去,等下一次,下一次再見到老夫時,定讓你知道什么叫形銷骨立,什么叫挫骨揚灰……”照骨真人目光陰沉,咬牙切齒的說道。

    其話音剛落,就看到極遠處一道遁光疾射而來,驟然急停在了百丈之外。

    遁光落處,一道人影浮現而出,還是熟悉的模樣,還是熟悉的氣息,感覺卻大不一樣。

    照骨真人悚然一驚,慌忙站起身來,高聲叫道:“怎么是你?”

    “果然如此,哈哈……”韓立心中一喜,暢快笑道。

    先前他懷疑不知是何緣故,他這次肉身穿梭來到了當年與照骨真人交戰的墨海域,此刻見到照骨真人,所有猜測就都得到了驗證。

    由此可見,當年在自己殺死照骨真人之前,重傷了照骨真人,幾乎將其神魂完全摧毀之人,應當不是別人,而就是當下穿梭回來的自己了!

    照骨真人看著眼前自顧沉吟發笑的韓立,眼中疑惑之色越發濃重,總覺得對方的身上似乎透著些古怪。

    這種古怪讓其心中有種十分不踏實之感,但要說哪里古怪,卻又一時半會說不上來。

    “小子,你竟敢這般托大,撇下石穿空,自己一人前來追殺老夫?”照骨真人穩了穩心神,低聲喝道。

    “你的神魂損傷還尚未修復完好吧?”韓立不置可否,笑著說道。

    “那又如何?老夫就不相信那樣的神魂秘術,在這么短時間內,你小子還能夠再發動一次?”照骨真人嘴上說的硬氣,心里卻在打鼓。

    “神魂秘術最耗神識之力,短時間內的確不可能恢復。但照骨前輩怎知,晚輩就沒有其他的手段了?”韓立笑意玩味,看向照骨真人說道。

    照骨真人不知為何,看著其這樣的神情,心里竟然冒起絲絲寒意。

    但很快他就自嘲起來,自己一個堂堂大羅修士,居然會讓一個太乙修士嚇住?

    “故弄玄虛。”

    照骨真人冷哼一聲,手掌一揮之下,一層朦朧白光擴張開來,瞬間化作一層枯骨靈域,將四周天地籠罩了進去。

    一層薄薄煙霧蕩漾開來,八座巨大的白骨京觀重新浮現而出,環繞在了四周。

    照骨真人口中長吐一口濁氣,識海之中仍是忍不住傳來陣陣尖銳刺痛之感,神識的運轉調動都是有些遲滯,以至于體內魔氣的運轉也變得有些緩慢起來。

    韓立見狀,只是眉頭微微一皺,卻并無多少緊張神色。

    只見其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就忽然多出一盞形狀古怪的琉璃燈盞。

    “這……噬魂燈,怎么會在你的手上?”照骨真人目光落在燈盞之上,神色忽然一變,驚訝叫道。

    “原來前輩也認識此寶,但不知前輩可有應對之法?”韓立眉頭一挑,說道。

    一語言畢,韓立手掌一揮,琉璃燈盞便滴溜溜一轉,飛旋向了照骨真人。

    后者見狀,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手腕一轉,捻出一張紫金兩色的符,朝著自己眉心處猛地一戳。

    只見紫金符上光芒一閃,瞬間就燃燒殆盡,化作一縷煙霧,消散而開。

    照骨真人的眉心正中,則有紫金紋路相互糾纏,凝出來一道復雜的符紋圖案。

    韓立見狀,眉頭微微一蹙,手上動作卻沒有絲毫停滯,快速掐動著法訣。

    噬魂燈飛近照骨真人身外百丈,燈芯處忽然光芒一閃,竟然亮起了紫青兩色光芒,如同兩條妖異火蟒相互扭曲交纏在了一起。

    燈盞之中,紫青燈火并不明亮,反倒看起來頗為幽暗,照骨真人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其上,眼神隨即變得有些迷起來。

    恍惚之間,他好似看到燈盞之中,有兩個身材曼妙,面容妖艷絕倫的少女,正相互依偎,跳動著勾人心魄的舞姿。

    片刻之間,照骨真人的目光就變得有些發直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