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沖擊瓶頸
    “成交!”

    韓立聞言,不再有絲毫猶豫,立即答道。?ranwe?n?

    “呵呵,厲道友慢些答應,我還有一點小小要求。希望道友在傳授功法的同時,能附帶上些修煉心得,如何?”骨千尋淺淺一笑,問道。

    “這個倒并無不可,只是不管是這《羽化飛升功》,還是厲某的修煉心得,道友都只能自行修習,不得外傳他人。骨道友若是同意,便立誓為證,若是做不到,此事便作罷。”韓立點了點頭,傳音說道。

    “這等功法只怕整個青羊城也都是獨一份的,不用道友說,我也不會外傳給別人。”骨千尋聞言,直接答應道。

    說罷,她當即在識海立下重誓。

    韓立見此,隨即與她神念交流,相互交換了修煉功法,拿到了那枚地階獸核。

    這一場交易至此完成,也算是皆大歡喜。

    接下來的時間里,韓立又在這交換會上搜尋了半日,再無其他收獲后,便與毒龍告辭一聲,先行一步離開了。

    韓立離開了交易區,卻沒有返回住處,而是來到了兌換大廳。

    “厲道友,這次是要兌換何物?”條形石桌后,一個身穿絳袍的高瘦青年笑容滿面的說道。

    韓立如今在玄斗場也是風云人物,而且他登臺比試的頻率,比一般的玄斗士高了很多,來此處交易的次數也比一般的玄斗士為多,一來二去,和這些人也漸漸相熟了。

    “這次不兌換物品,我想去星池修煉。”韓立取出號牌,遞了上去。

    號牌上的玄點,顯示著一百一十八點。

    他這幾年雖然從沒歇著,賺取的玄點不少,但都用在了修煉上,根本沒有多少富裕。

    高瘦青年聞言點了點頭,接過號牌,用銀色短棒在號牌上一劃,頓時少了一百玄點,只剩下了一十八點。

    “厲道友請隨我來。”高瘦青年對旁的工作人員交代一聲,起身帶著韓立來到廳內那條寫著星池的通道入口前。

    通道入口的石門仍舊緊閉著,高瘦青年取出一面藍色令牌,放在緊閉的石門上,石門上有一處方形凹痕,剛好和藍色令牌完美契合。

    絲絲星光從令牌上散發而出,在石門上飛快蔓延。

    然后“咔”的一聲輕響,石門緩緩打開。

    “走吧。”高瘦青年取下令牌,帶著韓立走了進去,石門重新關了起來。

    石門內也是一條光線昏暗的甬道,走不多久,前面出現一級級向上的階梯。

    二人踏上階梯,向上而去,走了好一會才抵達盡頭。

    甬道盡頭是一間面積足有二三十丈大小的石室,說是石室倒也不算完全正確,因為這石室上方并沒有屋頂,而是敞開露天,看起來很像是在一處山頂凹谷中。

    凹谷中央有一處十幾丈大小的圓池,而圓池周圍赫然生長著一株株白色異樹,足有十幾株之多,將圓池圍在中央。

    這些白色樹木無論主干,枝杈,還是樹葉都呈現出潔白的顏色,仿佛是用白玉雕刻成的一般,看起來頗為奇特。

    而且白色異樹的枝葉非常茂盛,鋪展開來后,將凹谷的上空幾乎盡數占滿,樹干之上更刻滿了無數的白色紋路,一直蔓延到了圓池之中。

    此刻夜幕悄然降臨,道道星光從半空垂落而下。

    這些白色異樹的樹葉散發出陣陣白色光芒,附近的星光盡數匯聚而來,融入白色樹葉中,然后順著樹上的紋路,匯聚到了圓池之中。

    白色池水中充滿了如有實質的星光,盈盈泛著波光,就好像一池星水般。

    圓池旁邊,一名白袍男子盤膝坐在這里,閉目養神。

    此人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的樣子,皮膚異常白皙,沒有一絲血色,而且頭發眉毛也都是白色。

    “大人,這位厲飛雨繳納了一百玄點,要進入星池修煉一次。”高瘦青年恭恭敬敬的朝著白袍男子行了一禮,說道。

    白袍男子睜開眼睛,朝韓立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高瘦青年再次行了一禮,退了回去。

    白袍男子又看了看了一眼,沒有說話,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沙漏放在身旁,里面的細砂無聲流淌。

    韓立眼此,立刻縱身躍入了圓池之中,“噗嗤”一聲,白色的水花四面濺射,點點如珠。

    這星池,他已不是第一次來了,所以對這里的規矩知道的很清楚。

    繳納一百玄點雖能換取了一次進入星池的機會,但修煉的時間只有一個時辰。

    那沙漏流盡剛好是一個時辰,到時候必須離開。

    他在池內盤膝坐下,運轉起《羽化飛升功》。

    絲絲精純的星辰之力匯聚而來,融入他的體內,比起吸收獸核時要強大很多。

    韓立運轉著這些星辰之力,將其凝成一股,朝著小腹處的一個玄竅沖去。

    這里是《羽化飛升功》中唯一一處不在雙腿上的玄竅,但也是最重要的玄竅,也是《羽化飛升功》最困難的一重關卡。

    只要打通這里,左右雙腿的玄竅之力便能一氣貫通,《羽化飛升功》基本可算是大成,還剩下的幾個玄竅只是旁枝末節,不足為慮。

    這幾年中,韓立幾乎不顧一切的苦修《羽化飛升功》,憑借種種機遇,進境神速,在三個月前便修煉到了這處瓶頸。

    這三月來,他想盡了各種辦法試圖突破,可惜一直沒能成功,只是將玄竅開啟了小半,再也無法取得一絲進步。

    所以他才會積攢了一段時間的玄點,進入星池嘗試突破。

    浩大的星辰之力在他意念催動下,狠狠沖擊在緊閉的玄竅上。

    他腦海中“轟隆”一聲,身體也不由得一顫,玄竅并無絲毫反應,凝聚的星辰之力也崩潰四散了。

    韓立對此情況并沒有感到意外,再次運轉《羽化飛升功》,吸收星池中的星辰之力,開始了第二次沖擊。

    轟轟轟!

    一股股星辰之力沖擊在玄竅上,一波接著一波。

    轉眼間,大半個時辰過去。

    韓立面龐隱隱有些發紅,額頭略微見汗,如此連續沖擊,對他的身體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

    不過這般辛苦努力,收獲也是很大,玄竅再次開啟了不少,雖然沒有完全洞開,但也不遠了。

    韓立深吸一口氣,略微調息了一下身體,再次開始了沖擊。

    只是接下來的情況又發生了變化,洞開大半的玄竅再次變得堅韌,即便以星池之力沖擊,也慢慢失去了效果。

    “《羽化飛升功》果然不是那么好練成的……”韓立喃喃自語,并未如何失落,翻手取出一顆拳頭大小的獸核。

    此物正是剛剛從骨千尋那里得來的那枚地級獸核,獸核內有一團肉眼可見的白色星光漩渦,翻滾不已。

    絲絲駭人的星辰之力波動從獸核內散發而出,更在星池之上。

    他嘴角露出一絲喜色,毫不遲疑的吞進了腹中。

    他剛剛之所以和骨千尋交易,除了看中對方的《大力金剛訣》,其實更大的原因是這枚地級獸核。

    此物蘊含的星辰之力非常強大,對于沖擊玄竅助益很大,所以他才會如此干脆的答應交易,否則他可不愿將自己修煉的功法秘術轉授他人。

    雖然越是高級的獸核,煉化越是困難,但他有掌天瓶在手,煉化只是小菜一碟。

    獸核很快融化,化為一團異常強大,但也極其狂暴的星辰之力,在韓立體內橫沖直闖起來。

    但緊接著掌天瓶便散發出一股吸引之力,很快將這些獸核星辰之力重新接引了回來。

    韓立全力運轉《羽化飛升功》,操控著這股獸核星辰之力,再加上星池內的星辰之力,匯聚成一道更大的洪流,沖擊在玄竅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在韓立腦海中炸開,神識之力洶涌激蕩。

    他體內的氣血之力也沸騰般翻滾,玄竅附近的許多神秘之處被沖擊而開,甚至連帶著丹田也動蕩不已。

    玄竅最后的關口嗡嗡震動不已,而且震動越來越劇烈,再次開始緩緩開啟。

    韓立心中一喜。

    他深吸一口氣,更快的運轉功法,催動獸核之力,同時周圍星池內的的星池之力,也越來越多的融入到了他的體內,朝著玄竅涌去。

    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星池內浮現出一個漩渦。

    星池附近,那白袍男子眉梢一挑,睜開眼睛朝韓立望去,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此子修煉的是什么玄竅,竟能引發如此大的動靜?”白袍男子喃喃自語了一句。

    星池內不允許用神識隨意探查別人,故而他也沒有探查,只是看著韓立,眼中浮現出感興趣的光芒。

    時間一點點過去,他身旁的沙漏飛快流淌,很快便盡數流盡。

    韓立仍舊盤膝坐在星池之內,小腹上散發出一團明亮星光,閃動不已,更越來越劇烈的星辰之力波動,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正處于修煉的緊要關頭。

    白袍男子看了一眼已經漏盡的沙漏,略一猶豫,沒有叫醒韓立。

    時間又過了半刻鐘,韓立小腹內傳出一聲輕微的“咔嚓”之聲,散發出的玄竅光芒驟然一亮,玄竅終于豁然洞開。

    他雙腿之上的其他玄竅也盡數散發出陣陣星光,連成一片,整個身體變得羽毛般輕盈。

    韓立豁然睜開眼睛,眸中滿是驚喜之色,身形一動之下,赫然直接從星池內飛了起來。

    一股明亮星光從韓立雙腿上的玄竅中散發而出,形成一團星云般的光芒,就這么托著他的身體,使其懸浮在半空,并未墜落。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