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別打擾我
    “想跑?”

    沙心冷笑一聲,十指連動。

    金翼梟雙翅一展,化為一道金光,帶著一連串殘影追向厄膾與六花夫人,速度快得驚人,眨眼間便到了二人身后,兩只巨爪分別朝著二人當頭抓下。

    就在此刻,六花夫人忽然反手揮袖一拂。

    “呼啦”一聲!

    一道烏光從其袖中射出,快似閃電的打向了迎面沖來的金翼梟。

    烏光赫然是由無數細小無比的顆粒組成,散發出絲絲奇異波動。

    “太陰元磁極光!你從哪里得到的此物!”沙心一驚,驚呼出聲,兩手虛空一抓,然后猛地向左一拉。

    金翼梟身形頓時向左邊一偏,想要躲過這道烏光。

    只是雙方距離太近,加上速度太快,金翼梟不及躲閃下,仍被烏光打中了腹部。

    只聽“砰”的一聲,烏光炸裂而開,化為一道道波紋狀黑光,牢牢吸附在了金翼梟身上,并且迅疾朝著周圍蔓延。

    金翼梟靈活無比的動作突然變得僵硬,體內傳出陣陣刺耳摩擦之聲,似乎內部機構運轉遭到了極大的阻礙,無論沙心如此施法操控,都不為所動。

    六花夫人和厄膾則趁勢方向微微一偏轉,避開了金翼梟的沖擊方向。

    金翼梟仍舊保持著原來的速度向前飛行,好像一根離弦勁弩,狠狠一頭撞在了地面。

    “轟”的一聲巨響,地面被砸出一個巨大深坑,煙塵四濺。

    沙心也沒有及時躍下,一同被砸進了坑內。

    六花夫人和厄膾身形沒有絲毫停留,繼續向前飛射。

    在經過某處隱蔽之地時,厄膾忽然身形一個模糊之下,掠入其中。

    只聽一聲慘叫響起,隨即便戛然而止。

    厄膾隨即從那處隱蔽之地一掠而出,手中卻已經多了一人。

    血陣之內,韓立目光落在了被厄膾單手提著的那人身上,神情微微一動。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石穿空。

    他身上隱現血跡,雙目緊閉,不過氣息仍在,似乎只是被打暈了而已。

    韓立心中略微一松,同時也感覺有些奇怪,在自身被擊傷且尚未脫離險境的危機關頭,厄膾不爭分奪秒的趕緊逃命,還要抓石穿空做什么?

    厄膾身形繼續向前如電飛掠,一閃出現在那面滿是裂紋的墻壁前,絲毫沒有停下。

    他拳頭上白色星光大盛,只是有些不穩,“嗤”的一聲,化為一道白色流星,砸在墻壁上。

    “轟隆”一聲巨響!

    整棟建筑劇烈晃動,墻壁上被打出了一個一人多高的大洞,外面的光亮透墻而入。

    就在此刻,一道人影從遠處的深坑內飛出,正是沙心。

    “休走!”

    她眼見厄膾舉動,面上露出焦急神色,身形朝著二人如電撲來,速度居然也極快。

    飛射而出的同時,沙心兩手一揮,兩只銀色圓球再次從其袖中飛出。

    “咔咔”一響,兩只銀色圓球分裂而開,轉眼間化為兩頭銀色巨禽,在雙翼的急速煽動下,快似閃電的朝著厄膾二人撲去。

    與此同時,兩頭巨禽傀儡體表銀光閃動,無數鋒利銀梭從中密密麻麻的爆射而出,直接罩向了厄膾二人。

    沙心一連串的動作雖然快,但其距離厄膾畢竟有一段距離,不等銀梭傀儡飛至,厄膾已經拉著旁邊的六花夫人從大洞內一閃的飛出,消失無蹤。

    嗤嗤嗤!

    無數銀梭打在墻壁上,墻壁上登時出現密密麻麻的細孔。

    銀色巨禽傀儡和剛剛那金翼梟傀儡,外形頗為形似,但給人的威勢卻遠遜,細孔并不如何深,遠不及剛剛金翼梟的金翼。

    不過兩頭銀色巨禽速度卻也極快,不必金翼梟慢多少,如電飛射而至,卻收勢不住,狠狠撞在了墻壁大洞上。

    “轟”“轟”兩聲巨響!

    整座建筑再次劇烈晃動,墻壁上的大洞變大了數倍,不過仍舊沒有大到可以讓兩頭傀儡通過的地步。

    咔咔之聲大作,這兩只銀色傀儡被卡在大洞內,仿佛活物般掙扎扭動,看起來頗為滑稽。

    人影一花,沙心的身形飛掠到墻壁前。

    此時的她面色陰沉如水,兩手在身前一陣車輪般舞動,飛快掐訣。

    兩具傀儡表面銀光閃動,龐大身軀飛快縮小,轉眼間重新化為兩個銀色圓球,飛回了她的手中。

    “小紫和昆玉隨我去追厄膾。卓戈,這里就交給你了,金翼梟也暫時交給你操控,將這里的所有玄城賊子盡數殺了!”沙心轉首看了卓戈一眼,口中吐出一道冷酷命令。

    符堅此刻仍舊被困在血繭內,一直悄無聲息,而且氣息越來越弱,明顯離死不遠。

    其他三位城主,秦源死于雷擊,晨陽則早已叛至傀城。

    玄城一方,此刻只剩下韓立,孫圖,段通,朱子元,朱子清四人。

    聽聞此話,玄城段通,朱子元,朱子清三人面色大變,有心想要逃走,但攝于沙心的威勢,不敢妄動。

    孫圖此刻身上黑光閃動,不知施展了什么秘術,站起了身,聞言神情也是一沉。

    “小紫……”韓立口中喃喃了一聲。

    “是!城主放心。”卓戈面無表情的抱拳說道。

    那黑裙女子和彪形大漢答應一聲,越眾而出,一左一右的落在了沙心身后。

    “她叫小紫!”韓立目光一閃,目光死死盯在了黑裙女子身上。

    沙心正要動身,忽有所覺,回首望向了血陣內的韓立。

    韓立心中一凜,急忙收斂心緒,專心裝癡扮假。

    沙心眉頭微皺,,眸中閃過一絲疑惑,卻沒有繼續耽擱,很快便收回視線,身形從大洞內飛射而出。

    黑裙女子和彪形大漢緊隨朝著沙心之后,也從大洞內飛出,消失在了遠處。

    卓戈二話不說的一揮手,武云,兩個光頭男子,還有晨陽,軒轅行等六人呼啦一下圍將上去,將孫圖四個圍在了中間。

    四人面色難看,雖然剛剛還在敵對廝殺,但此時卻下意識的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血陣之內,韓立沒有理會卓戈等人,望向黑裙女子遠去方向,暗暗咬牙。

    隨即,他臉上神情又恢復了平靜,繼續催動血陣,瘋狂汲取地下的龐大氣血之力。

    此刻沙心和厄膾盡皆離開,倒令他可以不用再顧忌什么,干脆將血陣近半的氣血之力截留下來,融入體內,運轉《天煞鎮獄功》煉化。

    他身上頓時泛起明亮血芒,再次開始沖擊玄竅。

    血陣近半的氣血之力何等了得,韓立身上白光連閃,在一陣“砰”“砰”悶響中,一個接著一個玄竅接連洞開。

    而整個泣血大陣此刻也驟然一亮,無數血光在其中急速運轉,隱隱形成了一個漩渦的樣子。

    血陣情況陡變,頓時引起了卓戈等人的注意。

    就在卓戈等人分心的剎那,“呼”“呼”兩道人影從傀城的包圍圈中飛射而出,卻是孫圖,段通二人。

    朱子元,朱子清兩兄妹也趁機化為兩道殘影,從包圍圈中飛出,逃向了另一個方向。

    卓戈暗罵自己大意,立刻和一個光頭男子追向孫圖二人,同時口中喊道:“武云你和黑二去追另外兩個。晨陽,軒轅行,血陣中的兩人就交給你們了。”

    武云和另一個光頭男子答應一聲,追向了朱子元兄妹。

    而晨陽和軒轅行閃身來到血陣旁,朝著陣內望去。

    就在此刻,二人耳中忽的響起一聲冷哼,身形驀然間一震,面露痛苦之色。

    二人神魂似乎被燒紅的刀子狠刺了一下,正要失聲痛苦,兩道晶光從血陣之中電射而出,里面隱約看到幾條鎖鏈,一閃之下沒入二人腦袋。

    晨陽和軒轅行身體頓時徹底僵住,眼神空洞的呆立在了原地。

    一連串的變化快似迅雷閃電,卓戈等人并未察覺,遠遠望去,晨陽二人站在那里,似乎在觀察血陣一般。

    “看在以前相識的情分上,我不取你們的性命,不過莫要打擾到我。”血陣內,韓立眉心處一縷晶光緩緩飄散,口中喃喃說道。

    話音一落,他繼續全力運轉血陣,沖擊玄竅。

    孫圖和段通逃出了包圍圈,立刻朝著厄膾打穿的大洞奔去。

    不過他們二人都有傷在身,速度有限,半道之上便被卓戈和那個光頭男子截住。

    伴隨著“轟”“轟”兩聲大響,一只白色巨狼和一只銀色巨豹從天而降,重重落在二人前方,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兩只傀儡都約莫十幾丈高,龐大的身軀投射出大片陰影,籠罩住了兩人。

    而卓戈和光頭男子則各自站在一只巨獸身上。

    孫圖,段通停下腳步,面色難看無比,眼神深處都隱隱露出一絲絕望。

    “二位,雖然我和你們并無過節,不過城主方才已經下令,要我取你們的性命,那就只好得罪了。”卓戈淡淡說道。

    話音落下,其十指微微一動,指尖隱隱閃動著一根根晶絲。

    “吼!”

    白狼傀儡血盆大口一張,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朝著孫圖二人一口噬下。

    大口未至,一股狂風已經撲面吹來,吹得孫圖和段通身形一陣晃動,竟有些立足不穩之感。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