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暴漲
    隨著韓立身周金影連閃,真言寶輪,光陰凈瓶,幻辰沙漏,東乙神木,斷時?

    一根根時間法則晶絲從真言寶輪等物上涌出,然后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金色漩渦,滴溜溜的急速旋轉起來。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口中誦念咒語,法訣再次一變,金色漩渦立刻隨著他的動作,猛地向內一縮。

    一股強烈無比的時間法則波動閃過,金色漩渦咔咔一響,所有的金光,還有法則晶絲盡數朝著內部塌陷而去,化為了一個金色圓環。

    像這樣以時間法則之力凝聚金色圓環,韓立做過很多次,但這一次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同。

    凝聚金色圓環的過程中,《大五行幻世訣》的功法文字流水般從他心中流淌而過,前所未有的清晰。

    對于這門功法闡述的時間法則深意,他在這一瞬間,也有了更加深刻的體會。

    韓立體內的時間法則之力蠢蠢欲動,似乎要產生某種變化,但腦海中的頓悟之感突然消失,法則之力的變化也隨之停歇。

    “怎么回事?”

    他心中驚訝之下,一番苦心冥想卻不得要領,便索性不再多想,抬手虛空一推。

    金色圓環立刻飛射而出,然后驟然變大數倍,“咔”的一聲輕響,套住了一只蟲巢。

    圓環急速轉轉,發出低沉如同神魔輕吟的聲音,同時綻放出燦爛奪目的金色晶光,仿佛一團金色火焰一般。

    圓環內部更涌現出一股強大吞吸之力,包裹住了蟲巢。

    火歲蟲巢被金色火焰包裹,頓時發出燃燒般的噼啪之聲,一團團金色光芒從蟲巢內飛出,融入金色圓環內。

    圓環輕輕一顫,噴出一道金色晶絲,圍繞著韓立的身體盤旋飛舞幾下,然后飛射纏繞在了斷時火把上。

    韓立眼見此景,繼續加快催動功法。

    金色圓環散發出的金色晶光越來越濃,更快的從蟲巢內抽取時間法則之力,然后將其轉化成時間法則晶絲。

    一根根時間法則晶絲從金色圓環中飛射而出,然后飛到斷時火把上,而火歲蟲巢飛快縮小,片刻之后徹底消失。

    五十二根時間法則晶絲在斷時火把周圍盤旋飛舞,散發出陣陣強大又凝練的時間法則波動。

    韓立看到此幕,心中稍定。

    自己估算的果然沒錯,蟲巢蘊含的時間法則之力不在自己之下,凝練出了這么多根時間法則晶絲。

    法則晶絲突然暴增一倍,他只覺得全身上下時間法則之力充盈,和之前感覺截然不同。

    韓立甚至覺得此刻施展《大五行幻世訣》的那個神通,體內時間之力也足夠了。

    真言寶輪等物因為之前的變故沉寂下去,這兩日雖然恢復了不少,仍然有些暗淡,但此刻法則晶絲數量大增,時間之力充盈,真言寶輪等物也徹底恢復,甚至比之前更加明亮。

    尤其是斷時火把,非但金光耀眼,隱隱還漲大了不少的樣子。

    韓立將有些激動的心緒壓下,然后掐訣一點。

    金色圓環再次飛射而出,套住了另一只蟲巢。

    耀眼金光從圓環上散發,包裹住蟲巢,汲取其中的時間法則之力。

    時間飛快過去,轉眼間小半個時辰過去。

    另外兩只蟲巢也被金色圓環吸納一空,化為一百余根時間法則晶絲。

    此刻斷時火把之上,纏繞著足足一百六十根時間法則晶絲。

    斷時火把此刻變大了三成左右,并且通體有種凝成實質之感。

    澎湃的時間法則之力在韓立體內涌動,比之前強大了足足三四倍。

    體內時間法則之力陡漲這么多,令他操控起來都有些不習慣之感。

    四溢的時間法則之力在韓立體內翻滾,不過卻并不難受,只是讓他幾乎忍不住要仰天長嘯。

    他好不容易才將這股沖動壓下,收起了真言寶輪等物,盤膝坐下運轉《大五行幻世訣》,收攏體內的時間法則之力。

    約莫兩三個時辰后,韓立才重新站了起來,體內四溢的時間法則之力已經盡數收攏,運轉自如。

    他雖然沒有嘗試,但體內充盈無比的時間法則之力,絕對可以支撐他施展出那個神通。

    “對了,不知外面情況如何,他們是否已經破解了禁制。”韓立喃喃自語了一聲,朝啼魂那里望了一眼。

    啼魂仍在煉化鬼力,韓立便沒有打擾,身形飛射而起,很快離開了花枝空間,來到外面的偏廳內。

    他揮手發出一股青光,在偏廳各處掃過,廳內各處的布陣器具紛紛飛射而回,化為一摞陣旗陣盤懸浮身前。

    韓立拂袖一揮,將這些陣旗陣盤收起,推門來到外面的主殿。

    剛一進殿,耀眼的血藍兩色光芒鋪面照射而來,其中還夾雜著隆隆巨響,震人心魄。

    他微微一怔,隨即才看清殿內情況。

    主殿之內的地面上,刻畫了一個巨大方形藍色法陣,陣內有七個環形符陣,呈弧形分布在陣內。

    此刻除了還未復原的藍元子和蘇茜外,其他的人藍顏,雷玉策,文仲,那對黑衣男女,靳流,熊山一共七人坐在了陣內的環形符陣內,掐訣催動藍色法陣。

    藍元子和蘇茜站在藍色法陣之外,警惕的望向周圍,似乎在防備敵人突然來襲。

    “石道友,你出來了……”蘇茜看到韓立出來,面上露出一絲喜色,開口招呼道。

    但她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住,上下仔細打量韓立,美眸透出一絲驚疑。

    短短小半日不見,韓立身上似乎發生了什么巨大變化,只是她也看不透。

    而藍元子看到韓立,面上露出一絲不自然的神情。

    韓立對二人點了點頭,望向藍色法陣內。

    藍顏等人兩手飛快掐訣,如同烈日般的藍色霞光從陣內涌出,朝著大殿深處的血色光幕照射而去。

    霞光之中更浮現出無數藍色符文,絲絲縷縷的水之法則縈繞其中,滾滾涌入血色光幕中。

    陣陣低沉的悶響聲傳出,仿佛潮汐怒吼,血色光幕劇烈閃動。

    “吼!”

    光幕內響起陣陣厲嘯,七團耀眼血光浮現而出,那七個邪神身影同時浮現而出,抬手發出一道道粘稠血光,充滿了兇厲氣息,打在藍色霞光上,立刻將其抵住。

    不僅如此,這些血光還將藍色霞光撕裂,轟擊在了藍色法陣本體上。

    不過藍顏眼見此景,并未變色,似乎一切都在其預料之中。

    此女口中誦念咒語,兩手迅疾變幻七八個法訣,然后手指在手腕上一劃。

    “嗤”的一聲,兩道鮮血從其手腕射出,融入藍色法陣內。

    于是藍色法陣顏色驟然大變,轉瞬間便化為了血紅顏色,散發出的法則波動也驟然一變,從水之法則化為的血道法則。

    “咦!”韓立眼見此景,輕咦了一聲。

    他還是首次看到這種法則變化的情況。

    七個邪神打出的攻擊打在血色法陣上,非但沒有造成任何危害,反而立刻融入其中。

    與此同時,一道道觸手般的血光從法陣內如電射出,瞬間纏繞在那七個邪神身上。

    藍顏等七人手中法訣猛地一變,血色法陣驟然一亮,隨即“呼啦”一聲,這些血色觸手也隨之變化,化為了七個血色圓環,套在七個邪神身上。

    血色圓環上浮現出一層層血紅光浪,光浪內更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強大無比的禁錮之力從圓環上散發而出,將七個邪神禁錮的死死的,絲毫動彈不得。

    藍顏看到此幕,面上一喜,翻手猛地一揮。

    一面血色令牌在她身前浮現而出,滴溜溜一轉之下,一蓬血色光絲令牌上射出,赫然正是血之法則晶絲,足有五六十根之多,融入血色法陣內。

    血色法陣再次轟隆隆巨響起來,一枚枚直徑超過丈許的巨型血色符文從法陣內飛出,打在邪神所在的血色光幕上。

    光幕立刻隆隆震顫起來,內部似乎在爆炸一般,飛快變得稀薄起來。

    吼吼!

    七個邪神似乎感覺到了威脅,同時仰天咆哮,身上浮現出一層液體般的血光。

    一道狂暴、邪惡的暴虐氣息從七個邪神身上猛然爆發,比之前那個邪神腦袋時強大了何止十倍,其中更夾雜著一股邪惡法則之力,直接侵入直接跟在場眾人的腦海,眾人的護體法則根本沒有起到作用。

    韓立也被這股邪惡氣息侵襲,眼前一紅,仿佛看到了無盡的血海,堆積如山的尸體,漫山遍野的白骨……

    不過就在此刻,他體內時間法則之力自動運轉,立刻將這股邪惡法則驅逐出體外,眼神馬上恢復了清明。

    他雖然立刻便恢復過來,但在場其他人卻無法做到了。

    熊山此刻雙目血紅一片,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煞氣,似乎被這股邪惡氣息控制了心神。

    靳流,文仲,還有重傷未痊的藍元子等人眼睛也泛起絲絲血色,口中發出野獸般的低吼聲,但其眼中還殘存一絲清明,并未被完全控制。

    藍顏,蘇茜,雷玉策三人實力強大,受到的影響也最小,三人體內此刻已經開始各自散發出法則之力,開始驅除體內的邪惡氣息。

    韓立沒有理會其他人,卻雙眉一挑的望向了法陣內的那對黑袍男女。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