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婉拒
    八荒山顛,光芒一閃,數道人影瞬間浮現。

    那座佇立了百余年的修羅血門,終于光芒一閃,歸于了虛無。

    山頂廣場之上,那層暗紅禁制早已經撤去,正充分沐浴在晨光中,仿佛整個鍍上了一層金光,閃爍著熠熠光芒。

    韓立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瞇眼看向遠處的朝陽。

    忽然間,他發覺身側空間中,激起了一陣漣漪波動,忙扭頭看去。

    那里人影一花,白澤和岳冕的身影出現。

    “韓小友肉身修為大進啊,已經快要圓滿,實乃可喜可賀之事。”白澤上下打量韓立,眼睛一亮的說道。

    岳冕也朝韓立看了過來,雙目灼灼,似乎對韓立很有興趣的樣子。

    韓立被岳冕看的頗不自在,略一感應此人氣息,眼中閃過一絲駭然。

    此人氣息淵深如海洋,根本感覺不到邊際,絲毫不在白澤之下。

    “難道此人也是一位道祖?對了,先前雷鵬一族的召喚法陣光芒大盛,莫非此人便是游天鯤鵬真靈王?”

    韓立心中瞬間轉過一個個念頭,但很快定了定神,端正神情,朝白澤行了一禮,開口說道:

    “還要多謝白澤前輩栽培之恩,否則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煉到現在的境界。”

    “不過小事而已,韓小友言重了。”白澤淡淡一笑。

    “在前輩看來或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對在下來說卻是重恩,日后前輩有何差遣,盡管吩咐就是。”韓立正色道。

    白澤讓他進入修羅血門,將肉身修煉到如今的境界,恩情之重,并不遜于彌羅老祖對他的指點。

    “呵呵,既然韓小友如此說,那我便提個要求,日后蠻荒界域若是有難,還望韓小友能在力所能及之內,相幫一二。”白澤笑道。

    韓立聞言一怔,白澤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蠻荒界域如今有兩大真靈王,柳樂兒,小白等人也繼承了真靈王血脈,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再加上柳青等一眾大羅,實力可以說強大的沒邊。

    以蠻荒這樣的實力,如果還是遇到了大難,敵人該何等強大,自己能做什么?

    “若真有那么一天,雖然在下未必能幫上忙,不過我還是會盡力援手。”韓立默然了一下,還是鄭重點頭說道。

    白澤聞言點點頭,轉首看向岳冕,向韓立介紹道:“光顧著說話了,韓小友,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蠻荒界域的另一位真靈王,游天鯤鵬岳冕,他對你很感興趣。”

    “在下韓立,見過岳冕前輩。”韓立聽聞此話,暗道一聲果然,拱手朝那人行了一禮。

    其他人也早已注意到了岳冕的存在,只是他們都沒有見過岳冕,聞聽白澤此話,紛紛上前參拜。

    “好了,我不是白澤,不喜歡這些虛禮。小子,你修煉的熔煉血脈之功法是從何處得來的?”岳冕揮了揮手,目光如錐的盯著韓立問道。

    “是晚輩在下界之時,從一位鯤鵬族前輩死后所遺留的舍利中得來。”韓立渾身突然一陣無力,感覺難受之極,似乎無法控制自己,脫口而出的說道。

    “下界得來的功法?”岳冕面露驚訝之色,隨即點了點頭,將視線從韓立身上移開。

    韓立渾身無力的情況緩緩消退,身體的控制權又回到了自己手中,心中驚怒交加的同時,也滿心無力。

    自己這段時間實力雖然大進,可面對道祖級別的存在,還是毫無抵抗之力,任人揉捏。

    但韓立隨即想到柳天豪,其乃是大羅巔峰,先前面對白澤也是不堪一擊,自己現在這點實力又算什么。

    一念及此,他心中的些許怨氣拋到了九霄云外。

    “岳冕,韓小友并非我蠻荒之人,你有什么事情要問他,好好問就是,怎可隨意操控人家,太失禮了。我蠻荒各族正是因為做事都如你這般莽撞,才會被說是野蠻族群。”一旁的白澤皺眉道。

    岳冕聽聞此話,瞥了韓立一眼,眉頭微皺,欲言又止。

    “無妨,岳冕前輩乃是爽直之人,而且剛剛也沒有做別的事情,只是問了個問題,在下難道還心生怨氣不成。”韓立笑道。

    “聽到沒有,人家韓小友都沒有說什么,卻要你來啰嗦。”岳冕聞言一笑,對白澤說道,心中卻對眼前這位識趣的人族后輩多了幾分好感。

    白澤無奈搖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韓小友,你身負鯤鵬血脈,實力不錯,性格也很對我的脾胃,可有興趣做我的道祖使者?”岳冕轉身,對韓立笑道。

    “道祖使者?”韓立一愣,這個名詞他是第一次聽說。

    附近眾人聽聞此話,頓時一陣騷動,大多數人和韓立一樣滿臉茫然,但少數人如柳青,慶典,鄒吾族少主等卻變了臉色,用滿是嫉妒的眼神看向韓立。

    注意到附近眾人的目光,韓立眼神波動了一下。

    “韓道友,你現在修為未到大羅境,所以很多關于道祖的事情都還不知道,父王,岳冕前輩他們這些道祖常年需要閉關,甚少會露面,這次若非天庭不斷緊逼,父王也不會出關,所以道祖們都會選擇一些天賦卓絕,實力強大之人,擔當道祖使者,向外界傳達他們的意志,同時處理一些事務。成為道祖使者好處極其巨大,首先地位上立刻大增,有了一位道祖級別的大靠山,基本無人敢惹,其次在修煉上,道祖會賜予使者厲害的仙器,傳授一些大神通,或者指點修為等等,總之益處數之不盡。難得岳冕前輩垂青于你,這可是難得的機緣,萬萬不可錯過!”利奇馬的聲音在韓立腦海響起。

    韓立聽聞這些,面色連連變化,卻沒有立刻答應,反而露沉吟之色。

    白澤見此情形,只是嘴角含笑,岳冕也沒有出言催促。

    “多謝岳冕前輩器重,只是在下近來私事雜多,時間都不夠處理的,前輩的厚愛,在下只能婉拒了。”韓立沒有考慮多久,很快略微欠身說道。

    他身上秘密太多,不宜和任何厲害人物走緊,更別說待在一個道祖身邊了。

    更何況這個岳冕,他并不了解,自然更加不會就這么依附過去。

    附近眾人眼見此景,面上都露出震驚之色,柳青等人更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韓立。

    “這韓立失心瘋了,道祖使者都不做。”慶典見韓立拒絕,驚訝之余,也暗暗高興。

    “蠢貨。”鄒吾族少主心中也冷笑一聲。

    岳冕眼見韓立竟然拒絕了他,目光一閃,卻也沒有動怒,只是淡淡點頭,轉身望向了別處,沒有再理會韓立。

    而韓立眼見此景,心中暗松了一口氣,緊繃的心弦緩緩放松。

    白澤深深看了韓立一眼,然后轉首望向其他人,開口道:“好了,血祀大會到此徹底結束,你等也各自返回本族區域吧,真仙界動亂將起,你等務必積蓄實力,以應對以后的劇變。”

    “是!”在場眾人齊齊答應一聲,然后紛紛告辭。

    慶典,鄒吾族少主冷冷望了韓立一眼,也轉身離去。

    韓立主意到二人視線,眉頭微皺。

    這兩人看來對自己怨念很深,他們現在的實力韓立并不在乎,但這二人如今都繼承了真靈王血脈,日后實力定然會大進,甚至成就道祖之位也有可能。

    按照他一貫的行事風格,這樣的敵人應該及早鏟除,只是白澤和岳冕都在,他如何敢動手。

    “哥哥,我剛剛繼承圣祖血脈,雖然在修羅血門內苦修百年,卻還是沒能徹底和身體融合,需要返回天狐族繼續苦修,哥哥你看起來也不會在蠻荒久待,日后一定要回來看看我。”就在此刻,柳樂兒飛了到韓立身前,眼眸中泛起一層水霧,泫然欲泣的說道。

    “我一定會的。”韓立摸了摸柳樂兒腦袋,含笑說道。

    柳樂兒臉上頓時露出笑容,用力點點頭,轉身返回天狐族。

    柳青,狐三等人也和韓立告別一聲,然后天狐一族眾人緩緩開拔,朝著遠處飛去。

    轉眼間,廣場之上只剩下韓立,小白,白澤,岳冕,利奇馬五人。

    “白澤前輩,岳冕前輩,承蒙這些時日的款待,只是在下還有些瑣事要處理,也告辭了。”韓立上前朝白澤和岳冕行了一禮,也告辭離開。

    在蠻荒已經耽擱了百多年,不知金童現在情況如何,輪回殿是否已經開始對九元觀下手,他必須馬上離蠻荒界域,探查清楚。

    “既然韓小友有事,那我也不強留你了。”白澤微微點頭道。

    “小白,你雖然突破了大羅境,體內血脈之力也尚未徹底穩固,還是留在八荒山這里修煉吧。”白澤隨即對一旁的小白說道。

    “多謝王上關愛,不過我想跟著主人。”小白卻搖頭。

    白澤聽聞此話,面色不禁一沉。

    “小白,以前不知你的身份,才戲言收你為靈獸,如今你繼承了墨眼貔貅前輩的真靈血脈,地位尊貴,主人二字不必再提,直接稱呼我道友就行。”韓立瞥了白澤一眼,連忙說道。

    小白私下里怎么稱呼他都行,但此刻當著白澤和岳冕的面,他可不想得罪這兩個道祖。

    “不管是主人,還是道友都只是稱呼,我叫主人叫的慣了,不用改。”小白卻擺手說道。

    (諸位道友,忘語有事出差中,今天只能一章了哦^^)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