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十一章 元嬰異變
    靈舟內。

    韓立倚靠著一側舟壁閉目盤膝而坐,樂兒則乖巧的盤坐在一旁,有些好奇的思想打量著靈舟內的一切,并不時張望著四周快倒退的風景。

    古韻月操控著靈舟站在船頭處,同時低聲和身旁的余夢寒說著什么。

    不知多久后,韓立輕吐出一口氣,緩緩睜開眼,臉色有些陰沉。

    他清醒過來后,便現自己無法吸納天地元氣入體了,更談不上什么靠吐納直接恢復法力,當時其剛剛恢復神識,外加正處于莫名丟失記憶的震驚中,故而還來不及仔細探查此事。

    如今他再次嘗試,現依舊如故。

    韓立略一沉吟后,單手一翻,掌心多出了一個白色玉瓶,方一打開,一股濃郁至極的藥香撲鼻而來,讓其精神微微一振。

    他倒出一顆青色丹藥,用兩根手指夾著,湊到眼前打量了兩眼。

    “這就是望犀丹?希望真有些用處吧。”韓立喃喃了一聲,抬手將丹藥送入了口中,隨即閉上雙目,調息起來。

    柳樂兒見此,很懂事地沒有打攪他,見余夢寒已結束了與古韻月的交談并朝自己走來,便起身迎了上去,與其去了舟內另一側坐下,小聲交談起來。

    片刻之后,隨著藥力逐漸化散開來,韓立眉頭忽然輕挑了一下,小腹丹田處一股溫和暖流緩緩生出,并自行沿著體內的四肢百脈流淌起來。

    一個周天循環過后,他只覺得通體舒泰許多,體內原本那種空蕩無依的感覺,也生了些許變化,丹田中竟然生出了一絲法力,雖然微不足道,也讓其有些欣喜。

    韓立緩緩睜開眼,握了握擺在雙膝上的拳頭,略微感受了一下,手掌一翻,掌心中就已經又多出了十數枚丹藥。

    這些丹藥除了從白石真人那里所得外,還有一些得自齊冥浩與那灰衣漢子的遺留之物,幾乎都是療傷恢復法力之用,品質良莠不齊,遠遜于那枚望犀丹。

    韓立從中捻起一顆,送入口中,隨即又緩緩閉上了眼睛。

    然而,過了片刻之后,他的雙目忽然睜開,面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緊接著又捻起一枚丹藥,吞入了腹中。

    又是片刻功夫后,他的眼睛再度睜開,目光微閃。

    方才兩顆丹藥入腹,竟然全都如同泥牛入海,沒有半點聲息,既感受不到藥力蘊化,也沒有絲毫法力生出。

    韓立面色凝重起來,將手中丹藥一顆接連一顆吞服下去。

    很快,他的掌心中就只剩下了一枚拇指大小的暗金色丹藥。

    這枚丹藥品階不低,與那枚望犀丹應該相差無多,料想應該是那齊冥浩的保命丹藥。

    韓立面無表情地看了這枚丹藥一眼,抬手將之扔入了口中。

    這一次,沒有讓他失望,這枚金色丹藥的藥力如之前那般緩緩化開,化作一縷靈力,流入了他的丹田中,讓法力再緩緩增加了些許。

    韓立這才神色一松。

    只要有丹藥能起效用,恢復法力就不是難事的。至于其他丹藥沒有作用,多半是等階太低藥力不強緣故。

    就在這時,他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

    “恭喜韓道友,恢復法力有望了。”

    “只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罷了!”韓立苦笑一聲,以神念回道。

    “聊勝于無,韓道友多恢復一分法力,你我也就多了一分重回仙界的希望。”魔光淡然說道。

    “話是不錯,只怕也沒那么容易。”韓立慢慢的回道。

    “丹藥如此,那靈石呢?”魔光又問道。

    “道友不說,我也正要試上一試。”韓立笑了笑,回道。

    言畢,他手掌一翻,掌心中便多出了幾塊大小不一的青色靈石,他雙手一握,那幾塊靈石上立即亮起一片蒙蒙青光。

    柳樂兒和余夢寒乍見韓立這邊有青光冒起,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而站在船頭處的古韻月,則沒有半點反應。

    只見青色靈力從靈石上緩緩流出,在韓立掌心盤旋了一陣后,竟然逐漸變得朦朧隱約起來。

    片刻之后,那團青光逐漸渙散,消失在了空氣中。

    韓立松開手中已經變得黯淡無光的靈石,眼神猶疑,陷入了沉思。

    “怎么回事,靈石也無法吸收?”魔光的聲音再度從韓立腦中響起。

    韓立沉默片刻后,答道:“或許是與丹藥一樣,這些靈石品階太低,蘊含靈力不夠精純,無法將之轉化為法力吧。”

    “若是如此,只要有大量高階丹藥和極品靈石,那道友恢復實力便指日可待了吧。”魔光略一沉默下,如此說道。

    “沒有這么簡單。極品靈石是否有用,還要試過之后才能知道。所幸我的肉身體和神識根基還算穩固,即使無法吸納天地元氣,也能緩慢自行恢復。”韓立長吐出一口氣,有些郁悶的說道。

    “韓道友過謙了,以在下過往所見,若道友的肉身與神識還只能算是根基穩固的話,那世間就沒有幾人算得上是雄厚無比了。既然已有方向,只盼道友早日復原。”魔光悠悠一聲的說道,隨后便不再言語了。

    韓立嘆了一口氣,先前所撿儲物袋中竟然沒有極品靈石,否則就直接加以嘗試了。

    他再仔細檢查一番體內法力,現如今也就相當于普通修士的元嬰中期左右,要想繼續提升的話,要么能夠重新吸納天地元氣,要么直接吞服恢復法力的高階丹藥了。

    韓立想到這里,眉頭一皺,不由的神念往丹田深處一沉,直接內視體內起來。

    只見他整個丹田中仿佛都籠罩在一片無盡的濃霧之中,而在濃霧深處,有一層薄薄金光暈開,恍若夜幕中的一盞黃燈。

    韓立神念投射其間,便看到一個通體金黃散著明光的小人,盤坐濃霧當中,樣貌神態與韓立一模一樣,正是其元嬰。

    元嬰神色平靜,雙目微合,兩手垂在身側,仿佛正在熟睡一般。

    他無法吸納天地元氣入體,自然是和元嬰如此模樣大有關系。其剛醒來時更曾用神識掃過一番,卻現神念無法進入元嬰內部,更無法喚醒分毫。

    要不是他心底深處和元嬰還一絲若有若無的神魂聯系,幾乎以為自己元嬰成了外來之物了。

    此刻,韓立腦中各種秘術飛快轉過一遍后,最終單手一掐訣,丹田殘余法力頓時一陣激蕩后,化為一枚枚淡銀色符文,緩緩朝元嬰身上一貼而去。

    “噗”“噗”幾聲悶響。

    銀色符文剛一接觸金色小人肌膚,紛紛化為團團銀光的爆裂而散。

    韓立臉色一沉,倒也沒有太感覺意外,當即心中法決再一換,丹田金色小人四周一絲絲乳白色光絲浮現而出,緩緩朝小人纏繞而去……

    數個時辰后。

    韓立雙目一睜,猛吸一口氣,才將咽喉上的一口熱血重新吞咽了下去。

    就在剛才,他不惜法力的催動煉神術這門仙界秘術,強行用神念侵入元嬰體內,結果從元嬰中隱約傳出一股恐怖威能,竟讓神念突然反彈,法力逆轉,從而遭受秘術反噬。

    這也是他肉身神識足夠強橫,換了一個人遭遇此事,輕則經脈斷裂,重則神識反噬下真成白癡了。

    這一番折騰,讓韓立法力又消耗了一部分,都快從先前的元嬰中期層次快掉落到了初期了,讓其越郁悶起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