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七十九章 破碎虛空
    深夜。

    漆黑天穹之上,群星顯得黯淡異常,只余下環形分布的北斗七星,恍若一輪銀紫色的太陽,大放奇光異彩。

    其上投射而下的那道粗逾百丈的銀紫光柱突然間一收,消失不見。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

    那道籠罩著整個山峰的球型光幕轟然炸裂,無數銀光如同無數螢火蟲漫天飛舞,映滿大半夜空。

    遠遠望去,就仿佛是九天銀河墜落至人間。

    然而,這番美景并未持續太長時間,這些銀色光芒像是突然受到召喚一般,驟然一收,朝著雪峰頂部急速收攏而去,并悉數沒入一名周身映射銀光的青年體內。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韓立。

    一波又一波洶涌的銀光狂涌而至,韓立卻始終保持掐訣姿態,雙目緊閉,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他睫毛一顫下,雙眼驀然睜開,眼眸中藍芒閃爍,澄澈無比,當中赫然映出萬千星辰。

    下一刻,他口中一聲輕喝,一片如同霧氣般的銀色光芒從中噴灑而出,閃爍片刻后,逐漸隱沒在空氣中消失不見。

    在他的胸腹處,七顆藍色光點光芒閃耀,熠熠生輝。

    第七玄竅,終于凝成!

    而縈繞在他周身之上銀色光芒,也正逐漸斂去,其體表肌膚之外,卻有一層半透明的薄膜生成,其上還隱隱有縷縷淡銀色流光流轉不停。

    “這就是真極之膜,真極之軀的象征!一旦北斗星元功圓滿,果然立刻成就此軀!”

    韓立大喜,抬起手臂,打量了一下這層包裹全身的光膜,發覺其并不需要消耗法力維持,觸之微涼,也無異物之感,就仿佛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

    他神識一動,這層光膜便立即收縮,貼在了他的皮膚之上,一陣星辰般的光芒閃過后,竟融入了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當他心念再一催時,光膜又瞬間透體浮現。

    試驗幾次后,韓立心中欣喜不已,在掌握了真極之膜自如收放的同時,他還發現,自己的神識之力,竟然也已經全部恢復了。

    如今單以神識之力論,普通真仙已經遠遠不及他了。

    這對即將返回仙界的韓立來說,無疑是個極好的消息。

    至此,方圓千里之內的異動,才逐漸平息了下來,就連那座爆發的火山,此時也逐漸安定了下來。

    只有那蔓延在山林中的大火,一時半會兒還無法熄滅。

    數百里之外,懸浮空中的一眾散修們,皆是仰首遙望,有些不知所措。

    那名白袍青年背上已被汗水浸濕,有些茫然地喃喃道:“這是……結束了嗎?”

    “或許吧……”消瘦老者面露幾分遲疑,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此時雪峰上的韓立,臉上卻沒有絲毫欣喜表情,反而目光沉靜,神色顯得有些凝重。

    只有他知道,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方才,就在他成就真極之軀的一剎那,來自界面的排斥之力便已經憑空出現,并如影隨形一般的壓迫而至了。

    現在的他,只覺得周圍空氣流動瞬間變得遲滯起來,仿佛整個人陷入了泥淖之中,連呼吸都變得有些不順暢起來。

    這股排斥之力,他并不陌生,在靈界飛升之時,他就有過短暫的感受,只是當時忙于應付雷劫,并未對此太過留意。

    他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掐訣,嘴唇輕啟,口中傳出陣陣的吟誦咒語之聲。

    “嗡”的一聲響。

    數十道光芒同時從周圍亮起,一股股濃郁的靈力石柱頂端的靈石中流淌而出,紛紛順著石柱上的紋路流入陣法之中。

    地面與周圍石柱上鐫刻著的道道符文立即亮起光芒,很快就匯集成了一座精致繁復到極致的銀色光紋陣圖。

    此陣名為“界空靈紋陣”,是他在境元觀藏經閣中一部陣法古籍中找到一種空間法陣。

    雖然并不能達到破碎虛空的程度,但卻能清除部分空間阻隔,對于如今的他來說,也是一大臂助。

    “轟”的一聲巨響!

    數十道銀色光柱,同時從雪峰之上沖天而起,徑直刺入高空的陰云之中。

    厚重的陰云在光柱刺入的瞬間,頓時化作一道巨大螺旋,圍繞著光柱急速旋轉起來,同時帶動著周圍的風雪,也跟著瘋狂卷動起來。

    一道道粗壯的雷電,便如同一條條暗藍色的蛟龍,不斷在光柱四周翻騰扭動,發出一陣陣隆隆的沉悶聲響。

    周圍原本還在遙遙觀望的一干散修,見此情形頓時一驚,生怕又有什么異象從中生出,紛紛主動退離,這一次直接飛出到千里之外,才驚疑未定的停了下來。

    而這時,處在陣中的韓立站起身來,手腕一揮,數十道烏光立即從其袖中飛舞而出,赫然是近百面星月寶鏡,朝著四周光柱之中飛射而去。

    之前為了煉制這些具有空間之力的星月寶鏡,他不僅將天鬼宗內所藏的陰辰石消耗一空,甚至將從童人堊的儲物袋中得到的陰辰石,也都全部用盡了。

    只見這些星月寶鏡,飛入光柱之中后,立即順著光芒直沖而上,紛紛沒入了陰云之中。

    韓立手中法訣掐動,口中默默吟誦一陣之后,突然眼中藍光一閃,口中大喝一聲“爆”。

    “轟隆隆……”

    數十聲震徹天地的爆鳴之聲接連響起,無數銀色星光在天穹頂端炸裂開來,化作一片銀色光幕,在陰云漩渦之中撐開一片銀光區域。

    這時,韓立身上光芒一亮,身形驟然一躍,徑直飛身而起,朝那片區域之中沖了進去。

    漩渦內部一片混沌,到處都充斥著灰蒙蒙的霧氣,成百上千道或長或短的灰白色空間裂隙,雜亂的分布在銀光區域四周,顯得極不穩定。

    韓立目光掃過,就見那些裂隙之中時不時的,就會有中一道細小的灰白色光刃飛出。

    周圍的陰云稍一接觸,就會立即被切割成粉碎,甚至連不遠處的一道閃電,也在閃現的瞬間,被一道光刃切中,瞬間化作兩截消散開來。

    而隨著周圍灰色光刃的不斷閃現,由無數星光撐開的銀光區域也遭到侵蝕,面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縮小起來。

    看著大片銀光重新被陰云吞沒,韓立不再遲疑,口中立即發出一聲低吼,周身之上頓時金光大放,體型急劇狂漲,幻化成一頭數十丈高的金色巨猿。

    他深吸一口氣后,所化巨猿的眉宇間一道血痕一裂而開,一團黑氣從中一涌而出,一只黑幽幽的眼珠頓時浮現而出。

    眼珠瞳孔深處黑光一閃,從中噴出一根纖細的黑色光線。

    黑線方一噴出,劇烈一顫下后便驟然化為了一道碗口粗的漆黑光柱,一閃即逝下,沒入虛空不見了蹤影。

    然而下一刻,陰云漩渦深處忽然傳來一陣轟鳴。

    緊接著,整片天空都突然寂靜下來,仿佛整個空間都被凍結住了一般,連旋轉的陰云和飛卷的風雪都全部瞬間靜止了。

    在那漩渦深處,一堵方圓不過十丈,形狀卻極不規則的灰白色光墻,有些模糊地浮現在陰云中。

    巨猿眼中藍芒一閃,雙臂一抬,兩道璀璨銀光便在其大如山包的拳頭上亮起,一對生有根根白色骨刺的猙獰拳套驟然浮現而出,將其整個拳頭都包裹了起來。

    一聲震天巨吼之后,巨猿將全身法力一提,渾身上下頓時有絲絲金芒透體而出,順著手臂流入銀色拳套之中。

    拳套之上頓時銀光大作,有些不太協調的漲大了一倍。

    與此同時,韓立胸腹處,七團藍色光芒驟然大亮,渾身肌肉再度鼓脹,兩條手臂更是突然粗大一圈。

    只見其猛然提起一拳,朝著灰白光墻之上砸了過去。

    一團銀光猛然沖出拳端,在半空中飛速漲大,化作一個房屋般大小的銀色蛟龍頭顱虛影,徑直沖入漩渦深處。

    “轟隆隆”一聲巨響!

    整片天空為之劇烈一震,漩渦深處的灰白色光墻之上,發出一陣陣鏡面破碎般的聲音,從中裂開一道道如同蛛網般密集的裂隙,幾乎爬滿了整個墻面。

    然而,饒是這樣,灰白光墻仍是沒有破裂開來,反倒是之前撐起的那片銀光區域,在這劇烈震蕩中轟然崩碎開來。

    原本靜止下來的陰云再次瘋狂卷動,無數灰白裂隙逐漸擴大,朝著巨猿這邊聚攏過來。

    韓立見狀,所化巨猿立即在虛空中邁開步伐,幾個閃動下,便鬼魅般出現到灰白光墻前方。

    他全身法力再度提起,手臂之上光芒流轉,金色毛發之下翻起片片金鱗,肌肉迅速鼓脹一倍,胸前七處玄竅光芒大作,手上的破天拳套更是亮起璀璨光芒。

    一道逐漸凝實的龍首銀影浮現其上,從中傳出陣陣蛟龍低吼之聲。

    “給我破!”

    金色巨猿口吐人言,發出雷鳴般的聲響,一拳朝著灰白光墻之上砸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

    巨猿右手上的銀色拳套上,根根銀白骨刺寸寸斷裂,龍首銀影與拳套同時爆裂開來。

    只見一輪銀色驕陽在天穹深處驟然亮起,綻放出令人無法直視的萬道璀璨光芒,幾乎將整個灰白光墻都吞沒了進去。

    緊接著,便有一聲清脆的瓷器碎裂之聲響起!

    前方的灰白光墻“喀拉”一聲響,頓時碎裂開來,破開一道約莫丈許來高的口子,露出其后一片灰蒙蒙的空間。

    與此同時,破口之中傳來一股韓立從未感受到過的,極其強烈的空間波動。

    他目光略一閃爍,身上金光頓時一閃,重新變作人形,一閃之下,便沒入了破口之中。

    其才剛一進入,身后十數道空間裂隙便和陰云一起,將那面灰色光墻吞沒了進去。

    而又過了數息的工夫,雪峰之上的銀白光柱光芒斂去,逐漸黯淡下來,高空中形成的漩渦也逐漸潰散,夾雜其中的空間裂隙也隨之一點點彌合了起來。

    漫天的風雪重新席卷而下,峰頂上除了呼嘯的風聲,一切都重新歸于寂靜。

    (忘語下個月只能一更了,好為2月份上架準備點稿子哦。)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