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百八十章 感應
    與韓立一同在此處登岸的人足有兩百余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人族,還有部分看起來像是異族,而在這些人族之中,還有少數幾個凡人。

    其實這些人倒也并非真的就是普通的凡人,而是和靈界的煉體士一樣,走的是淬煉體魄提升武力的路子。

    眾人沿著渡口山道向內走去,從關隘高大的門洞走入,來到了一間十分寬敞的大廳。

    大廳內十分空曠,幾乎沒有任何陳設,只在廳內的一角處擺著一張三尺來長的紫檀案幾,上面點著一只香爐,里面正冒著裊裊煙氣。

    透過那層淡薄煙氣,韓立看到案幾后方的太師椅上,正倚坐著一名須發雪白的紫袍老者,雙目微闔,頭顱小幅度的輕擺著,看不出來到底是在打坐調息,還是在閉目小憩。

    觀其身上修為氣息,卻是一名大乘期修士。

    就在韓立目光從其身上將移未移之時,那老者卻是突然睜開了雙眼,目光炯炯的朝他望了過來。

    與此同時,韓立的心頭突然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這位前輩,你既擁有真仙境修為,卻有意壓制至合體期層次,是何緣故在下不會多問。但閣下既踏入我們燭龍道地界,務必要遵守我們燭龍道的規矩。”

    “愿聞其詳。”韓立望著老者,以傳音回道。

    對方表面客氣但帶著警告意味的話語,他倒并沒覺得有何不妥,只是心中有些嘀咕,為何對方能以大乘期神識之力,便能看透自己的修為?

    “我燭龍道自有容下外界修士的氣度,這一點前輩大可放心。只是道友須謹記,身為真仙,不得介入世俗紛爭,不得擾亂凡人秩序,更不得妄殺凡人。”紫袍老者傳音說道。

    “多謝告知,理當如此。”韓立聞言,直接回道。

    “那就祝前輩一切順利了。”紫袍老者見此,語氣一下客氣了幾分。

    韓立略微點頭致意,而后一轉身,與其他人一起,從大廳另一側的殿門走了出去。

    殿門之外,是一片十分寬廣的白色廣場,上面停靠著許多奇異獸車,既有能在山間奔跑的,也有可在天上飛馳的,主要為那些凡人體修提供的。

    而在更遠處的山巒之上,則如同玉帶橫掛般的覆蓋了一層瑩白的冰霜,在朝陽中反射著刺目的光芒。

    進入古云大陸之后,韓立就明顯發現,這里的氣溫比之前的荒瀾大陸等地都降低了許多,氣候也更偏于寒冷潮濕了一些。

    他在原地略一頓足,舉目遠眺了片刻,手腕一翻,取出一枚玉簡后,將神識投入了其中。

    這枚玉簡之內,正是他當初在無常盟中交換得來的那份循蹤地圖,此刻地圖內呈現出來的地形地貌雖然仍然只有一部分,但卻明顯比他之前在黑風海查看時,要詳盡了許多。

    而與之前明顯不同的還有一點,就是此時的地圖中多出來了一條十分顯眼的紅線,以韓立所處的鷹愁渡為起點,直通向了東北方向一座名為“白鳶城”的地方。

    按照地圖所示的情況來看,這座白鳶城處于一個名為百佑國的國家境內,距離此處尚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為穩妥起見,他打算以符合其如今合體期修士身份的遁速趕路,約莫還要十余日的樣子。

    與荒瀾大陸不同,古云大陸無論是天地間彌漫的靈氣濃郁程度,還是遍布的靈脈,都遠超前者,故而這里的宗門大派,也自然比前者要多得多,沿途的危險自然也要小得多了。

    確定了方向之后,韓立收起玉簡,身上遁光一起,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沖入了高空中。

    如此約莫飛了七八日,在途徑一片白雪覆蓋的茂密山林上空之時,韓立突然神情微微一變,整個人立即懸停在了半空中,臉色陰晴不定起來。

    就在方才,他神魂深處突然起了一絲異動,竟然感受到了青竹蜂云劍和蟹道人的氣息。

    不過這兩者感應都是十分微弱,若非他的神魂足夠強大,否則根本注意不到。

    他略一沉吟后,目光四下一掃,隨后徑直朝著一處隱蔽雪谷飛遁了下去。

    落入山谷之中后,韓立身形飛掠,如同一只山間猿猱般在寂靜的山谷中飛快跳躍,最終在谷內深處一塊十分平整的巨石上停了下來。

    他隨手一揮袖,將巨石上的積雪全都掃除干凈,盤膝坐下了下來,雙目一闔,雙手在身前快速掐動,口中默念起口訣來。

    在他的識海之中波濤翻涌,一道若有若無的神魂聯系如同一縷纖細絲線一般,在虛空中蜿蜒游弋,循著那微弱聯系不斷探尋,尋找著青竹蜂云劍和蟹道人的蹤跡。

    然而,就在他的心神聯系逐漸變得清晰之時,那縷游弋在虛空中的神魂絲線卻突然斷絕了開來,就連原先那絲微弱至極的神魂感應也徹底斷絕了開來,似乎是被人特意施法隔絕了。

    他眉頭微蹙,雙手法訣一變,全力催動神識,想要找回那絲感應。

    然而片刻之后,他還是無奈地睜開了雙眼,攤開雙手,喃喃嘆息道:“看來想要找回你們,怕是也沒那么容易……”

    經此一事后,韓立心情有些失落,便索性在那處幽靜山谷中又靜坐了半晌,整理了一下思緒之后,這才重新飛掠而起,朝著白鳶城的方向飛馳而去。

    三日后。

    一座佇立在平原上兩條河流交匯處的白色城池外,一道青色身影遁光一斂,從高空中落了下來。

    其身上高大,額頭前凸,臉上生著一圈羅圈胡子,面容看起來有些粗獷,雙目卻是十分明亮,倒顯得有些不太相襯。

    此人自然是喬裝后的韓立。

    在入城之前,他以無常盟的那張面具又改換了一次面容,這次索性將氣息完全壓下,以一個凡人的模樣,大搖大擺地步行進入了白鳶城。

    白鳶城附近并沒有積雪,但氣溫卻同樣有些寒冷,城門口處來往的行人不多,身上大多都穿著較厚的棉衣。

    城門兩邊還各有一隊人駐守,大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而已,其對往來之人卻并無過多盤查,似乎只是負責維持秩序罷了。

    一開始韓立還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很快也就明白了過來。

    這座白鳶城只是百佑國內的一座偏遠小城,其中生活的絕大部分都是普通凡人,故而在管理上多半也就更加世俗化一些。

    進入城內之后,韓立又查看了一下玉簡內的地圖。

    這次圖內的標識就更加清晰細致了,直接將他引向了城東的一家酒樓。

    沿著城內的道路,韓立七拐八扭地才在一條并不繁華的街巷中,看到了那家酒樓的旌旗和酒招。

    走到酒樓門口,韓立就聞到了一股子凡人釀制谷酒的濃烈味道,或許因為時隔太久,倒是覺得和記憶中有些偏差。

    記得小時候,老張叔每次來家里時,都會帶上一些土燒酒,飯桌上就著農家粗劣的飯菜,總要和父親喝上一些。

    他那時候年紀小,倒是沒有喝過,每次聞著都會覺得有些嗆鼻。

    想到這些,韓立微微有些失神,隨即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大步跨過門檻,走進了酒樓之內。

    這個時間段,按照世俗的生活習慣,已經過了午飯功夫,卻還未到晚餐時間,加之這條街巷比較偏僻的緣故,店內的桌椅大都空著,只有兩個閑漢坐在靠墻的一張桌椅旁,吃著鹽水花生喝著小酒,砸吧著嘴。

    一個肩膀上搭著毛巾的伙計看到韓立進來,連忙露出一個熟稔的笑臉,迎了上來。

    他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肩膀就被人一把拉住,搬到了一邊。

    “這位是老熟人,我來招呼,你去忙你的就行了。”一個身材臃腫的中年男子從他身后走了出來,滿臉堆笑地說道。

    “什么老熟人?我怎么沒有什么印象。”

    伙計看著胖掌柜將韓立迎上了二樓,不禁撓了撓頭,暗自腹誹了幾句,隨后伸了個懶腰,靠著一張凳子偷起懶來。

    韓立一言不發的跟著胖掌柜踩著“咯吱”作響的木梯上了二樓,進了廊道最里面的一間雅間。

    一進門,胖掌柜便讓出半個身子,讓韓立走進屋內,自已一回身將房門關了起來。

    而后,只見其伸手在虛空中一揮,一層淡淡華光隨即在房間內壁上亮起,將里面的聲響隔絕了起來。

    “道友,請坐。”

    做完這一切之后,胖掌柜探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臉上的笑意逐漸收斂了起來。

    韓立隨即坐了下來,四下掃了一眼,就發現周圍的隔絕陣法并不如何高明,他這種層次的修士若有心探查,十里之外也能窺視得一清二楚。

    不過,此處位置比較偏僻,本就不惹人注意,倒是最好的隱蔽。

    “道友身上應該帶有信物吧?可否拿出來讓在下驗證一下。”胖掌柜也在韓立對面坐下,開門見山的說道。

    韓立聞言,也不二話,手腕一翻,將那枚記錄了任務和循蹤地圖的玉簡取了出來,直接放在了身前的桌面上,朝胖掌柜推了過去。

    后者接過之后,閉目探查了一番,點了點頭說道:

    “信物沒有問題,看來閣下應該便是無常盟的道友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