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太峨誅魔
    眼見韓立朝自己走來,白松石眼中輕視之色全無,雙目神光隱閃,眼神變得凜如寒霜。

    其雙手在身前一揮,虛空之中頓時呼嘯聲起,從中浮現出來兩道巨大火輪,上面五色光芒閃耀,不時有五色靈焰從中飛出。

    赫然是一件品級不俗的五焰光輪靈寶!

    “閣下到了此時此刻,居然還不肯顯露真身嗎?”韓立見此,口中冷笑一聲。

    對面的白松石卻是沒有答話,雙手朝著韓立一揮,口中默念起法訣來。

    “呼呼呼”

    伴隨著陣陣風聲大起,兩道五焰光輪在虛空之中快漲大,瞬間變得有數十丈之巨,貼著地面朝韓立這邊輪轉而來。

    “錚錚錚”

    一陣令人牙酸的金石之聲響起,太峨峰上堅硬的山石頓時被光輪劃出兩道極深的溝槽,里面熊熊燃著五色火焰,竟是將山巖都燒灼得熔化開來。

    周圍的白家修士見此情形,互望一眼下,自知無法參合老祖與韓立之戰,當即在青袍老者的眼神指示下,全都轉而去圍攻白素媛。

    白素媛顯然沒有打算與對方硬碰硬,當即一口氣祭出了兩三件防御法寶,周身被一團團火云簇擁著,在場上四下游走,與一干白家修士周旋起來。

    說起來,此女雖然輩分上比青袍老者等人小上不少,但儼然資質不錯,以化神后期修為以一對多倒也尚無大礙。

    韓立望著席卷而至的兩道光輪,沒有絲毫避讓之意,反而向前跨出一個弓步,手臂之上金鱗翻起,雙手同時朝著前方探了出去。

    只見虛空之中兩道巨大的金色手掌憑空浮現了出來,徑直探入了光輪上熊熊燃燒的火焰之中,重重一握。

    五焰光輪前沖之勢頓時一滯,竟生生被擋在了原地。

    白松石見狀,瞳孔微微一縮,口中吟誦之聲大作,雙手也在身前飛快掐動起來。

    那遲滯下來的五焰光輪頓時光芒更勝,轉動更加迅捷起來,其上燃燒的烈焰更是騰的一下子,如火雨流星一般四散飛射了出來。

    感受到光輪之上驟然傳來的巨大力道,看著不斷飛落山峰各處的火焰,韓立眉頭微微一蹙,口中出一聲爆喝,雙手驀地一抬,沖著高空做了一個拋擲的動作。

    只聽“呼”的一聲!

    那兩道巨大火輪,便不受控制的飛入了高空之中。

    下一刻,韓立身形一閃,驟然來到了白松石身前,一條手臂出“嘎嘣”的爆響并粗大一圈,抬起一拳朝著對方頭顱轟了上去。

    后者早有防備,雙手在身前一探,一面鑲有獸面的圓形盾牌就立即浮現而出,擋在了他的身前。

    “砰”的一聲巨響。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襲來,頓時將那面原本靈光熠熠的盾面打得凹陷了下去,后面持盾之人也是被這股巨力震得倒飛了出去。

    白松石身形尚未站穩,就見眼前人影一閃,韓立竟如影隨形的緊隨其后,又是一拳砸了過來。

    倉促之間,白松石只得再次抬起那面已經損耗不輕的盾牌擋了上去。

    “轟”的一聲!

    這一次,獸面盾牌竟是直接光芒一閃,從中間爆裂了開來。

    然而,韓立那一拳的余勢卻沒有消去,而是繼續一往無前地砸了出去,重重打在了白松石的胸膛之上。

    “嘭”的一聲悶響傳來。

    猶如九天之上炸裂的悶雷,聲勢不大,卻極具震蕩之力。

    白松石胸膛處驟然凹陷了下去,但接著突然仰頭望天,大口一張,一股濃重的黑色魔氣滾滾而出,如同烽燧狼煙一般涌入高空中。

    很快,涌出的股股魔氣就將整座太峨峰上空籠罩了進去,方圓數百里的天幕頓時變得陰沉下來,仿佛瞬間從晌午進入了傍晚。

    “這是怎么回事……”

    “都給我住手!”

    “素媛,莫非你說的都是真的?”

    原本還在圍攻白素媛的白家眾人此刻已經紛紛停下了手來,全都呆呆地望著高空中那具沒了天魔支撐,正在墜落而下的軀殼,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白素媛立在原地,周身縈繞的火云一斂,望向高空中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憤恨之色。

    “不想死的,就帶上山下那些凡人,離開太峨峰。”高空中,忽然傳來韓立的冷淡的聲音。

    眾人聞言才幡然醒悟過來,將白松石的遺骸收起之后,紛紛朝著山下飛落而去。

    白家那名青袍老者,緩緩轉過頭望向白素媛,眼神無比復雜,猶豫再三后,才開口叫道:“素媛,跟二叔公一起走吧……”

    “我要親眼看著那魔頭灰飛煙滅……”白素媛聞聲,看也未看他一眼,貝齒緊要的說道。

    青袍老者遲疑了片刻,還是嘆息了一聲,朝著山下飛落而去。

    此刻,高空中的魔云已經聚集得濃重如墨了,其間忽然云霧涌動,在高空中凝聚出一張巨大的人族面孔來。

    “逼我舍棄人族肉身,壞我魔道修行,我定要將爾等挫骨揚灰!”一道冰冷聲音從天幕之上傳來,在整片天空中響起“嗡嗡”回聲。

    說罷,那張人臉突然大口一張,一股灼熱氣息立即從中一涌而出,化作一片滔天魔焰,鋪天蓋地的朝著韓立噴涌而來。

    韓立不知何時已經將那柄黑色長刀取了出來,正握在手里輕輕晃動著。

    眼見魔焰滾滾而來,他身形驟起,手中長刀烏光一閃,由下向上斜挑而去,一道寬余十丈的巨大刀影立即飛舞而出,迎著魔焰劈砍了上去。

    只見刀影四周魔焰劇烈翻滾,卻是被刀影之上裹挾的氣勢吹卷得向兩側退了開去,從中間豁開了一條寬約百丈的道路。

    韓立身影便從這條通路中飛掠而上,手中長刀不斷舞動,化出一片迷蒙如山般的黑色刀影,絞向那張魔云聚攏而成的巨大面孔。

    只見高空之中,虛空震蕩,刀光縱橫,大片魔云被切割得四分五裂,翻卷不已。

    那張巨臉口中更是魔焰不斷,朝韓立包圍而去,卻總被其刀光破開,無法奏效。

    就在這時,只見那魔云突然一陣收縮,瞬間由百里范圍縮小到了十里,整個凝聚成一張頭生雙角烏黑凝實的巨大魔臉。

    只見其大口忽然一張,口中竟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氣漩渦,從中傳出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竟一下子將韓立吸入了其中。

    魔臉巨口立即閉合,韓立的身影隨即也消失不見。

    身在太峨峰上的白素媛仰頭看到這一幕,不由心頭一跳,神色變得有些奇怪起來,其藏在袖中的手忽然一翻,掌心之中便多出來一顆圓乎乎的金球。

    那金球之上符文遍布,外表隱約有金色電弧閃爍跳躍,竟是對付天外魔頭的無上利器,一枚“金罡滅魔神雷”。

    半晌之后,眼見魔臉之中毫無動靜,白素媛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決然之色,身上光芒一亮,就欲飛馳而起。

    “滋滋滋”

    就在這時,魔臉口角之處突然亮起縷縷銀白光芒。

    緊接著,一聲雷霆之聲驟然響起,巨型魔臉頓時在漫天銀色雷光之中炸裂了開來。

    一頭體型巨大周身包裹著銀色電芒的雷鵬,從中一沖而出,在半空中光芒一斂,重新化為了人形,自然正是韓立。

    而那張魔臉爆裂開來之后,散亂開來的魔云竟是重新聚斂,化成了一個渾身漆黑的老者模樣,朝著下方的太峨峰上急飛掠,竟是直奔白素媛而去。

    其容貌與那白松石卻是一模一樣。

    韓立見狀,目光一凝,手中黑色長刀一閃而出,朝著下方猛然一揮。

    一道黑色刀光,驟然一閃,竟是快到了極點,在那漆黑老者追上白素媛的瞬間,劈砍在了其身上,徑直將其從中剖開,劈成了兩半。

    只聽“咔”的一聲巨響!

    那道黑色刀光劈中漆黑老者之后,竟是絲毫未停,一直劈入了太峨峰的山體之上。

    “轟隆隆”

    一陣如同地震般的震蕩傳來,太峨峰上煙塵四起,山石滾落,萬鳥驚飛。

    持續了好一會兒之后,這股震蕩才停歇了下來。

    在混亂中堪堪穩住身形的白素媛驚愕地看到,在她的身前竟然憑空出現了一道萬丈深淵。

    整座太峨峰赫然已被韓立一刀劈開,分為了兩半。

    韓立不知道的是,他這隨意一刀,硬生生將太峨峰這個名字從百佑國的版圖上抹去了,從此以后,太峨山脈中就多出了一座“兩斷峰”和一個仙人開山誅魔的傳說。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但見那天魔的身體,此刻也已經斷做了兩截,一截在深淵這邊,一截卻在另一邊。

    韓立身影從高空中飛落而下,來到那漆黑老者身邊,眼神漠然,抬手就欲將其一巴掌打爛,可他的耳中和心頭卻是同時響起了一聲“道友且慢”。

    只見那爬在地上凄慘無比的漆黑老者,眼中滿是哀求之色,對韓立說道:

    “道友莫要殺我,我愿與你簽下天魔契約,從此為奴為仆,任憑驅使。”

    韓立聞言,沒有說話,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

    白素媛見狀,卻是生怕韓立答應,快步走了上來,就要開口阻止。

    這時,韓立身前的影子卻是一陣晃動,驟然拉長,從中浮現出一道漆黑如墨般的身影來,其卻正是魔光,正是他,方才以心神聯系阻止了韓立。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