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母豆發芽
    數年之后的一天。

    古云大陸以北,一片白茫茫的冰封海域上,陰風呼號,漫天飛雪。

    狂暴吹卷的風聲,吹得人耳膜生疼,肆意飄灑的飛雪,將整片天地都吞沒。

    天上低垂的鉛灰色陰云之中,一道身影懸立其間,其身材高大,身著青袍,臉上戴著一張青色的牛頭面具,正是韓立。

    “應該就是此處了……”韓立喃喃自語一句,聲音卻被風雪之聲掩蓋了下去。

    只見其手掌一揮,便有一道青光急掠而出,化作一柄青色長劍直墜而下,朝著海面上的冰層飛射而去。

    飛劍剛一飛出,韓立的身影也緊隨其后,墜落而去。

    只聽“錚”的一聲銳鳴。

    青色長劍刺入冰面,輕而易舉地破開一道口子,繼而鉆入了水下。

    韓立的身影也隨之一個閃動的躍入了海面之下。

    整片海域之上,風雪聲都掩不住的“咔咔”之聲,不斷響起,冰封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海面上,出現了一道橫亙千里的巨大裂隙,并不斷蔓延開來。

    卻說韓立入了水下,簡單施了一個避水咒,便與前方的長劍一道,在一層淡藍色光罩的庇護下,急速沖向海底。

    約莫一刻鐘過后,他的身形才停了下來,落在了海底深處的一座火山口旁,其青色飛劍就插在前方的海底巖石上,正閃爍著藍色的光芒。

    眼前的火山口一片灰暗,沒有散發出半點灼熱氣息,可能是一座死火山,亦或是已經沉寂了不知多少年沒有爆發過了。

    韓立走上前去,將青色長劍“錚”的一聲,從地面上拔了起來。

    劍鋒帶起一道青光,將火山口旁的巖石崩碎了些許,從里面露出一片淡淡的金色華光。

    韓立低頭看了一眼,手中長劍一抖,一陣青光蕩漾而起,無數密密麻麻細小無比的青光劍影飛掠而出,將火山口周圍的巖石盡數劈砍開來。

    隨著一層石皮一樣裹附在火山口周圍巖石全部剝落,一片有些晃眼的金色華光,頓時將漆黑無比的海底照得一片通透明亮。

    只見火山口四周,密集分布著一個個拳頭大小,類似獸卵的橢圓形金球。

    此物名為金龍膽,乃是一種十分特殊的煉丹靈藥,其既不屬于草木類,又不屬于骨獸類,同時也不屬于礦石類,而是這三者的結合。

    其原本是一種名為海龍膽的海底生物,在死后遺骸外層會逐漸生出一層苔蘚,之后又意外被火山熔漿掩埋,經過至少萬年演變才能成為金龍膽。

    此藥因兼具三者屬性,故而常常被用來調和諸藥,在許多丹方中都能見到。

    韓立本不會接取這種普通的采集任務,只因自己即將煉制的地階丹藥中也需要金龍膽,便索性從無常盟中接取了這個任務,既能賺到一筆傭金,又能為自己所用,倒也算一舉兩得。

    現如今,他不僅要積攢煉制丹藥的靈材,同時也要為煉制道丹做準備,所需要的靈石和仙元石數量已經不能用天價形容了,故而只得再次化身為任務狂人,瘋狂地在無常盟中接取起任務來。

    當下這個任務,已經是短短數月以來,他完成的第四個任務了。

    采集完成之后,他便馬不停蹄地飛身而起,朝著海面上急速而去。

    ……

    十年之后。

    一處不知名的狹長山谷之中,三四名頭戴獸首面具的身影,從峽谷兩側的巖壁之上跳落而下,看著躺在谷中奄奄一息的猙獰異獸,和站在一旁的那道高大身影,面面相覷。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這次斬殺真仙初期妖獸的任務,居然這么輕易就完成了。

    原本來時的路上,他們還有些瞧不上這個一直沉默寡言,不愿參與他們圍捕計劃的高大男子,可著實沒有料到,此人來到這里之后,就立即爆發了驚人的戰力。

    幾乎是僅憑一人之力,就將這頭妖獸拿下,倒讓他們之前在路上的種種計劃安排,全部落在了空處,顯得有些可笑。

    不過可笑歸可笑,在見識了這名代號為蛟十五的成員實力,尤其是看到其出手凌厲殺伐果斷之后,這些人的心中就只有敬畏了。

    韓立倒不是真的喜歡出風頭做那秀林之木,而是他實在不想浪費太多時間,這次任務交付之后,還要在一個月內趕往東流海域,執行下一個任務。

    ……

    時間一晃,已經是三十年后了。

    這一日,赤霞峰上朝陽初升,映照得山上暖意一片,不過韓立的府邸卻顯得有些冷清。

    孫不正和夢云歸兩人在成功破境之后,沒過多久就被韓立派出去搜尋靈藥種子了。

    而后,夢淺淺也以此名義外出游歷,離開了赤霞峰。

    她離開的時候,帶走了念羽,惹得那頭守山的雙首獅鷹獸,悶悶不樂了很長時間。

    洞府密室之內,一片青光逐漸黯淡下去,現出了韓立的身形,緩緩將覆蓋在臉上的面具取了下來,收了起來。

    他剛剛將一個任務交付,并得到了一筆不錯的仙元石報酬,足有一百多枚。

    只是對于他如今的需求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罷了。

    走出室內后,他身形一轉,又來到洞府內的靈藥田中。

    只見藥田之內,五顏六色的各類靈草幾乎已經種滿,左側一片區域里,種植的數棵靈樹藤蔓蜿蜒,攀附在架好的木架上,只待年份足夠就能掛上靈果,而右邊的一片靈田中,紫氣彌漫,處處氤氳著芬芳花香,開滿了密密麻麻的細碎小花。

    整個靈田里一片生機盎然,充滿著勃勃生氣,只有西南角那邊有些例外。

    那塊靈田之中空蕩蕩的,只能看到灰黑色的土地,卻看不到任何靈藥,仿佛一直被空置著,從來都未種植過一般。

    韓立每次目光掃過那里,也都只是微做停留一下,很快就挪開了。

    可今天,當他將目光投向那里的時候,卻是心中一動,赫然發現,有些地方不一樣了。

    他眉頭微微一挑,沿著田壟,三步并作兩步來到那塊靈田邊,看了一眼后,又跳進田內,踩著有些松軟的土地,來到靈田中央,蹲了下來。

    在他雙腳的正前方,一塊拳頭大小的灰色土塊下邊,正有一道比豆芽還纖細嫩綠幼芽,從泥土中伸了出來,將那土塊撐起一角,傾斜向了旁邊。

    其看似孱弱,實際上卻充滿了旺盛的生命氣息,不是他物,正是那枚母豆。

    “這是……發芽了。”韓立有些意外道。

    在最開始種下這枚母豆的百年之內,他還時常會用綠液來澆灌一次,但后來因為煉制晶粒和澆灌其他靈藥的緣故,綠液一直十分緊缺,而母豆又始終沒有發芽的跡象,他就暫停了對其的澆灌,沒想到今日再來看時,它竟然已經悄無聲息地發芽了。

    韓立仔細打量了片刻之后,就發現那嫩綠豆芽的兩片稚嫩的葉瓣上面,生著一圈圈模糊的暗金色紋路,顯得很是奇異。

    他眉頭微微一蹙,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就多出一本薄薄的黃紙書冊來。

    仔細翻閱了片刻之后,韓立臉上的疑惑之色越來越重,忍不住喃喃自語道:“不對呀……這怎么呼言長老心得筆札上描述的不一樣?”

    查看了良久之后,他也沒能得出個確切答案,只得將嫩芽上的土塊挪開,畫下了葉瓣上暗金紋路的全貌,轉身出了洞府。

    大約一個時辰之后。

    一道青光從高空中飛掠而下,朝著下方一座山峰上落了下去。

    青光落處,韓立的身影從中顯現而出,在他身前不遠處,坐落著一片面積頗大的連綿院落,正中的朱紅大門上方懸著匾額,龍飛鳳舞地寫著“百酒山莊”四個大字。

    韓立瞥了一眼那東倒西歪,顯得醉熏熏的四個大字,正欲上前,就看到府邸大門忽然一動,朝內打了開來。

    一名身著雪白紗裙的豐腴少婦從中走了出來,其臉上略施粉黛,一頭烏云青絲高高挽起,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子令人心折的嫵媚韻味。

    此女不是別人,卻是白素媛的師傅,十三金仙道主之一的云霓。

    只不過,她此刻的臉上帶著幾分頗為明顯的慍怒之色,步履匆匆朝著外面走了過來。

    身著灰白道袍,腰懸兩個葫蘆的呼言老頭跟在其身后,想要上前說些什么,似乎又有些說不出口,神態顯得有些窘迫。

    而當其一眼看到站在前面石階下的韓立時,神色就變得更加尷尬了,一時間停在了原地,沒有再追上去。

    云霓面色不善,從韓立身邊經過時,看也未看他一眼,就徑直飛掠而起,化作一道虹光,遠遁而去了。

    韓立看到站在臺階上的呼言道人,正望著高空中有些失神,便輕輕咳嗽了兩聲。

    后者隨即回過神來,一邊轉身朝府內走去,一邊故作淡定,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自顧解釋道:“哎,最近宗門真是公務繁忙……”

    “呵呵,呼言長老日理萬機,都是公務往來。”韓立笑著點頭道。

    “嗯。那股風把你小子又給吹來了。事先說好了,老夫這最近可沒有酒給你蹭喝。”老頭頗為滿意的點點頭,瞥了一眼韓立,又問道。

    “前些時日,晚輩去執行任務時,恰好得到了一壇好酒,據說乃是用六十七味珍稀靈藥所調制。這不就想到呼言前輩了嗎?”韓立微微一笑,單手一翻之下,手中便多出了一個用紅色酒壇,遞了過去。

    “噢,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快讓老……咳,這里人多口雜,進去說話吧。”呼言老頭聞言先是眼睛一亮,但接著左右望了望,有些故作矜持的說道。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