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息十塊
    法陣中央,蟹道人通體散發出玄黃,金,紫三色光芒,三種光芒互相交雜,卻絲毫也不沖突,反而彼此交融滲透,隱隱給人一種水乳交融之感。

    無數三色靈紋在它體表活物般流轉不定,時而凝聚到一起,形成一個個法陣,但下一刻立刻便會分散開來,看起來極為玄妙。

    一股屬于金仙級別的威壓從中散發開來,而且這股靈壓順暢無比,再沒有之前的遲滯不穩之感。

    韓立心中一喜,手上動作絲毫不停,兩手掐訣,房間內的四色光幕光芒大放,將這股金仙靈壓死死壓制住,不讓其泄露出去。

    蟹道人身軀一動,睜開了眼睛。

    其雙目之中充斥著耀眼光芒,讓人無法逼視。

    嗖嗖!

    兩道刺目光芒飛射而出,赫然輕易洞穿了四色光幕,打出兩個大洞。

    隨即兩道光芒又刺破客棧墻壁,沖天而去,消失無蹤。

    幸而這兩道光芒是斜飛沖天的方向,并沒有傷到人。

    韓立嚇了一跳,急忙立刻施法。

    四色光幕上光芒連閃,被洞穿的地方立刻彌合。

    兩道光芒飛射到了白玉城半空,赫然猛地炸裂開來。

    城池上空空間狂閃,天地靈氣劇烈翻滾起來,黃,金,紫三股颶風浮現而出,散發出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巨大靈壓。

    三股颶風在半空咆哮撕裂著,所過之處發出滾滾雷鳴,聲勢極為驚。

    白玉城各處修士眼見半空中出現如此驚人異常,臉色頓時大變。

    “好可怕的威壓,這絕對不是真仙境可以釋放的!”

    “難道是哪位道主來到了白玉城?”

    一時間,不少人駐足原地,議論紛紛。

    韓立通過神識感應到外面的情況,臉色卻是微微一變。

    他兩手車輪般掐訣,死死封鎖住蟹道人散發出的氣息,不讓其再泄露出去一分。

    同時他將神識散發開來,頃刻間覆蓋以客棧為中心的方圓數千里區域,感應城內的情況,以便早作應對。

    那兩道光芒從他這里飛出時并不起眼,幾乎是一閃而過,而今日是講道大會即將開始,不少人恐怕早已離開了白玉城,如今城內修士并不多,未必真有人察覺到源頭是這里,加上對于金仙境修士的忌憚,即便真有人發現,也未必真敢上前確認。

    半空的三色颶風咆哮盤旋了一會,很快消散開來。

    三色颶風雖然氣象恢宏,但是并沒有造成什么危害,城內眾人議論了一陣,很快散去。

    韓立見此,這才大松了一口氣。

    法陣中央,蟹道人活動了一下身體,這才站了起來,身上各色光芒盡數消失,散發出的龐大威壓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時至今日,總算是功行圓滿。”蟹道人開口道。

    “蟹道友,你此前不是說無需我出手護法,便可自行搞定此事的嗎?若非我多逗留了片刻,恐怕已引來不小的麻煩了。”韓立卻是語氣淡淡的說道。

    這三日他守在這里,城內的各路拍賣會,交易會都沒能參加。

    一般這等盛典,越往后各種好東西才會出來,這三日若是能參加,說不定已經找到了一兩樣道丹材料了。

    “我也沒想到這塊雷魄晶竟然如此精純,里面蘊含的力量超乎預料。”蟹道人聽出了韓立話語中的幾分不滿,解釋道。

    “算了!此番你能夠融合成功,也算是一件幸事,我還沒恭喜你終于得償所愿了。”韓立話鋒一轉,微微一笑的恭賀說道。

    “多謝韓道友替我尋來這具仙傫身,還有這幾日替我護法之恩,否則我此次絕無法如此順利的。韓道友放心,此恩我記下了。”蟹道人沖韓立一拱手,口中如此說道。

    “剛剛你無意中釋放的力量雖然沒有導致身份泄露,不過繼續留在這里總是不妥,而且講道大會也快要開始了,先離開這里吧。”韓立一擺手,淡淡說道。

    蟹道人點了點頭,身上光芒一閃,化為一道黃芒,飛入了韓立手上的儲物鐲中。

    韓立揮手打出一道黃光,將墻壁上的兩個小洞修復,然后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他正要轉身下樓,忽的停住腳步,朝著走廊另一個方向望去。

    剛剛他神識散發開來的時候,已經將這個客棧的情況探查清楚,那個甘九真已經不在。

    韓立臉上露出一絲異樣之色,然后很快收回目光,轉身下樓。

    “對了,你先前讓我賣掉那些緋云火晶,說等徹底融合了傀儡之軀便告訴我原因,是為什么?”他想起一事,神魂溝通蟹道人。

    “韓道友,你覺得這金仙傀儡是用何種力量催動的?”蟹道人不答反問。

    韓立一怔,沒有回答。

    “所有仙傀儡都是以仙元石催動,這具傀儡也不例外,而且這具是實力達到金仙境的傀儡,催動威能之時消耗巨大,你身上本來那點仙元石根本不夠用。”蟹道人繼續說道。

    “你催動此傀儡,消耗幾何?”韓立默然了一下,問道。

    “這具傀儡徹底催動時,每一息,恐怕就需要消耗十塊仙元石。”蟹道人說道。

    “什么,一息十塊!”韓立雖然已經有些心理準備,聽聞此話仍然一驚。

    “這可并不算高,仙傀儡需要龐大的仙靈力支撐,一息消耗是此數十倍乃至百倍的也并不是不存在。”蟹道人說道。

    “蟹道友莫非見過這樣的傀儡?”韓立輕吸了一口氣。

    “沒有,這次融合雷魄晶過程中,我塵封的記憶中又多出了一些東西而已。”蟹道人說道。

    “哦,你可是想起了關于你前主人的事情?”韓立眼神微閃,立刻問道。

    他對此人非常感興趣,雖然蟹道人曾說過其前主人已經隕落,不過真實與否,有待商榷。

    “是一些十分零碎的記憶,大多都是有關仙傀儡的資料……至于韓道友你賣掉的那些緋云火晶,換來了差不多三千多仙元石,足夠支撐我出手數次了。”蟹道人說道。

    “我明白了。時間差不多了,走吧。”韓立點了點,抬頭朝著白玉峰望去。

    ……

    白玉峰上,陽光明媚,天朗氣清。

    碧藍如洗的天幕上,漂浮著朵朵潔白云絮,一道七彩飛虹如同一座巨大拱橋,橫架在云端之上。

    高空之中,一頭頭背生雙翼的龍馬拉動著數百架金色戰車上,上面站立著一隊隊身穿金甲,手持銀戟的高大修士,在方圓千里之內的天幕中來回巡視。

    白玉峰上空籠罩著一層淡金色的禁制光幕,用以限制來往修士御空飛行。

    其中傳出的波動并不如何強烈,只要是真仙境以上修士,便可不受影響飛行入內,但若是大乘期及以下修士,則會被阻擋在外,無法入內。

    故而大部分燭龍道弟子們,都是飛臨到白玉峰下后,再以步行上山,才能來到峰頂的廣場之上,參加此次盛會。

    此刻,在那白色廣場之上,正是一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的場景。

    足有數以十萬計的燭龍道弟子,以及許多下屬宗門的核心長老們,密密麻麻將整個廣場占據,坐滿了所有蒲團位置之后,仍有人不斷趕來,摩肩接踵地擠在廣場之上。

    更有甚者,眼見峰頂已經再無立錐之地,索性退而求其次,在半山腰之上尋得一處開闊地帶,自行盤膝坐了下來,等待盛會開始。

    而在白玉峰下的山腳處,同樣是人山人海,喧嘩熱鬧絲毫不比峰頂廣場上差。

    只不過此處的人員構成更加復雜,除了燭龍道的普通弟子之外,還混雜了許多古云大陸上的一些其他中小型勢力的修士。

    這些人在白玉峰下的林間空地和道路兩旁,支起了一張張不大的攤位,上面擺滿了琳瑯滿目的法寶器物和丹藥靈材,竟是借著此次大會尚未開始,做起了小生意。

    攤位周圍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身披金甲的燭龍道修士駐守巡視,維持著此處的秩序。

    與韓立之前參加的交換會不同,這里主要是針對一些化神期以下的修士開設的,說起來倒是更像當年他在人界時,參加過的太南小會。

    白玉峰頂上,廣場中央佇立的那座講經臺上,正中位置上擺放著一張寬大的紫色案幾,上面沒有多少紋飾雕刻,看起來雖不精致華美,卻更顯古樸自然。

    案幾后方,則放有一尊丈許高的青銅圓鼎,其內插著數百支青紫色的檀香,香頭在山風吹拂下,隱隱有猩紅火光閃動,正從中冒出裊裊青煙。

    在圓鼎兩側,左右對稱擺放著近百個青灰色的圓形蒲團。

    此刻,高空不時有各色遁光飛來,現出一道道身影,自行在高臺周圍的石階上尋一個普通蒲團位置,盤膝坐下。

    與廣場上的紛亂喧鬧不同,能在講經臺周圍石階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皆是燭龍道的內外門真仙境修為的長老,以及各道主座下核心弟子,一個個自恃身份,萬眾矚目之下,自然不會大肆喧嘩。

    他們大多數都是各自閉目調息,靜待大會開始,只有少數人與身邊相熟之人打著招呼,低聲私語著。

    就在此時,一道青色遁光從西南方向的遠空飛掠而至,直接落在了講經臺下,遁光一斂后,從中現出一道身著長老服飾的高大青年,正是韓立。

    他抬頭朝上掃了一眼,只見上面臨近高臺頂部的位置,基本上都已經被人占滿了,只有下段的一些臺階上,還有許多空位。

    韓立沿著臺階當中留出來的步道拾階而上,走了大約百余級,就看到左側有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在朝他招手。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祁良。

    韓立沖其笑了笑,朝其走了過去,在其身旁空著的蒲團位置坐了下去。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