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地底異動
    就在呼言道人與盧越斗得不可開交之時,云霓這一邊卻并不怎么順利。

    籠罩在其周圍的雪蓮花影,如今花瓣凋零大半,顯得有些殘破。

    她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道嫩綠色的纖細柳枝,每次揮舞而出,便有成百上千道柳葉狀光刃飛射而出,在半空只交織出一片密集刀網,使得那宮裝女金仙一時半會兒竟也近不了身。

    可就在這時,她的頭頂上方,忽然有一道青光突兀出現,化作一道巨大劍鋒,極其陰險地朝著她的頭頂刺下。

    云霓神色驟變,籠罩在周圍的數枚花瓣立即合攏,將她護在下方。

    只聽“砰”的一聲響。

    那數片雪蓮花瓣炸成粉碎,激起的氣浪之中,一道人影倒掠而回,落在了云霓身前百丈外的虛空中,持劍懸立。

    “呵呵,云道主,可還記得古某?”那人看向云霓,冷笑著說道。

    云霓口中悶哼一聲,強自壓下方才那一擊帶來的震蕩,面色蒼白地朝其望去。

    只見那人身著古樸青甲,甲身之上繡有金色紋路,不是別人,正是古杰。

    此人似乎為了報當年之仇,先前竟一直沒有出現,直到此刻才突然現身,出手偷襲云霓。

    呼言道人發覺下方變故,手中法訣變換不止,身下火海便隨他心意,不斷卷起巨浪撲向盧越,自己則是身形下墜,重新落回了云霓身旁。

    “你沒事吧!”他眉頭緊蹙,開口問道。

    云霓輕輕搖了搖頭,取出一枚丹藥服了下去,沒有說話。

    呼言道人面色變得寒如冰霜,轉頭望向古杰,雙目之中殺意凜冽,猶如實質。

    后者見狀,心中微異,忍不住喉頭微動,咽了口唾沫。

    “你找死。”

    呼言道人一字一頓的說道,抬手在劍身之上一抹,掌心之中立即破開一道口子,鮮血點滴滲入赤鸞劍中。

    長劍之上赤光大作,一些原本不甚明顯的符文也從劍身上亮了起來。

    隨和其單手一揚,赤色長劍頓時脫手而出,赤光一閃,便不見了蹤影。

    古杰心中咯噔一下,身上護體寶光亮起,連忙身形一閃,朝著遠處疾遁而去。

    然而他才飛出數百丈距離,身后便有一道赤光驟然浮現,絲毫沒有半點阻滯地刺破他的護體寶光,突入他的青色古甲,直接穿入了他的身體。

    伴隨著一聲嘹亮鳳鳴之聲響起!

    赤色長劍劍尖從古杰身后刺入,而突出其身前的,卻是一頭燃燒著熊熊烈焰的火鸞。

    在其貫身而過的瞬間,古杰胸口被洞穿處,頓時噴射出數道血箭,全身上下就劇烈燃燒了起來,口中頓時傳出一聲慘叫。

    赤色長劍所化的火鸞脫離古杰前胸而出后,并未善罷甘休,在半空中猛然一轉,又回過身來的俯沖而下,再度朝著古杰的胸口處貫穿而去。

    被烈焰包裹的古杰雙手猛然在身前一合,口中暴喝一聲。

    其身上青甲就頓時亮起了幽綠光芒,如同流水一般蜿蜒而出,連同那些赤紅火焰一起,包裹了進去。

    重新折返而回的赤鸞,猛地刺在了古杰體外的幽光之上,卻如同刺在棉花上一般陷了進去,繼而又很快反彈而起,朝著一邊跌落了下去。

    呼言道人揮手一招,赤鸞重新化為一柄長劍,飛掠回其手中。

    緊接著,一連串“噗噗”之聲不斷響起。

    古杰體表頓時冒出一股股白煙,滾滾赤焰飛快熄滅。

    但此刻的他卻已被燒得面目全非了,不僅皮肉焦黑,到處都是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可怖傷痕,看起來就是久旱無雨的河床上那些縱橫的龜裂紋路,里面還泛著血光。

    這一幕,讓周圍正與豆兵廝殺的仙宮眾人紛紛一驚,望向呼言道人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忌憚。

    然而古杰卻是嘴巴一咧,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桀桀怪笑起來。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層籠罩在他體外的幽綠光芒緩緩收縮,如同一件貼身衣物一般,將他整個人緊緊包裹,之后又光芒一閃地融入了他的體內。

    而在其不斷吸收綠光的同時,其體表上的所有焦痕裂紋,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彌合,竟一點點自愈了起來。

    呼言道人見此,只是冷哼了一聲,倒也并不怎么驚訝。

    修煉到他們這般的金仙層次,不僅是神魂還是肉身,可就沒那么容易被毀了。

    “歐陽道主,盡早結束,你們燭龍道也能少受一些牽連。”盧越收回目光,轉頭望向歐陽奎山方向,冷聲道。

    歐陽奎山聞言,略一沉吟后,足底靈光一閃,整個人就化為一道銀虹的騰空而起,幾個閃動后,就出現在了廣場之上。

    有了他的加入,本已被斬殺過半的豆兵再次如摧枯拉朽一般,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減少。

    四名仙宮金仙修士騰出手來,聯手在火海之外布置出一座喚雷法陣,從中召出數十道粗如水缸般的青紫雷光,落雷之處,大片豆兵被炸得四分五裂。

    隨著豆兵的快速減少,呼言道人二人的局面越來越危險。

    看到這一幕,周圍與韓立一樣,并未走遠的不少燭龍道修士臉上,不禁浮現出復雜之色,甚至其中還包括一些金仙道主和副道主。

    在他們看來,百里炎這位第一道主雖然并不常出現,但過往的八次出關講道,卻無形中促使一大批修士受益,并且正因為他的存在,燭龍道才能至今屹立于北寒仙域,成為可與蒼流宮比肩的存在。

    如今北寒仙宮以天庭之名,趁這位第一道主講道之機,里應外合的突然發難,可謂用心險惡,現場如此多修士,百里炎起初顯然有所顧忌,但仙宮眾人卻根本沒有顧及燭龍道低階弟子的性命。

    可悲的是,其余十二金仙之中,只有呼言道人與云霓二人敢站出來與北寒仙宮對抗,但局面已然岌岌可危。

    一旦他們這里潰敗,那百里炎這里孤立無援,勢必不是仙宮對手。

    韓立見此,心中忍不住嘆息一聲。

    呼言道人今日所展現的實力之強,著實讓其心中震驚不小,雖然他早就覺得這老頭不簡單,但沒想到,其竟能一己之力,拖住北寒仙宮差不多十名金仙。

    可惜這燭龍道內部產生了分歧,若所有金仙道主能和百里炎一條心,仙宮雖強,也未必能夠興起什么風浪。

    那蒼流宮主之所以沒有出手,恐怕也是看出了這一點,否則以燭龍道和蒼流宮兩大勢力聯手,恐怕這蕭晉寒也只得立刻轉身走人。

    就在這時,他的眼眸忽然一閃,發現此時圍在呼言道人與云霓周圍的仙宮修士之中,竟不見了那名華服青年。

    他目光四下飛快一掃,又在廣場上已經損失大半的豆兵之中掃視了一圈,竟然也不見其蹤影。

    見此情形,韓立心中不由閃過一絲不安。

    ……

    蒼穹深處,百里炎渾身之上赤炎繚繞,整個人已經徹底化為了火焰之軀。

    而在赤炎之外,還亮著一圈圈七彩光弧,從中傳出驚人的熾烈高溫,直將周圍虛空都燒灼得扭曲不已。

    與他遙遙相對,蕭晉寒單手握著一柄結滿冰刺的長劍,背后懸浮著一道數丈大小的晶瑩冰輪,上面正冒著森森寒氣。

    此外,還有包括雪鶯在內的十數名仙宮修士,分散于其四周,都與他保持著一定距離,似也抵受不住冰輪之上傳出的森寒之氣。

    “百里炎,事到如今,你還要負隅頑抗?不如就此束手就擒,或許天庭尚可給你一個歸順效忠,和戴罪立功的機會。”蕭晉寒淡淡的開口道。

    “歸順……簡直笑話!天庭對付輪回殿之人,何曾有過歸順一說?不抽煉生魂就已經算是優待了。少廢話,放手來戰吧。”百里炎朗笑大笑道。

    說罷,其手中火焰長劍猛然一揮,一片漫天火浪便朝著蕭晉寒這邊卷動而去,同時雙目紅芒大盛,口中輕聲念叨起某種晦澀咒語來。

    “咚”

    整個鐘鳴山脈之下,頓時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緊接著,白玉峰附近方圓萬里內的山峰和大地,同時劇烈震顫起來,無數山中走獸嘯鳴不已,成群林間飛禽疾飛而出。

    “咚”

    又是一道奇異聲音傳來,比上一聲更加洪亮,震得整個虛空之中,都開始劇烈顫動起來。

    分散于各處的燭龍道修士們見此情形,一時間紛紛悚然,卻不知出了何事。

    就在此時,下方的大地突然向上拱起,地表翻裂,河流斷絕,無數林木傾倒折斷。

    極遠處的十數座山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同時上漲,數息時間內就拔高了近百丈,其上山體不斷崩裂,無數巨石紛紛滾落,激起無數煙塵。

    廣場之上,盧越等人見此,紛紛將目光投向歐陽奎山。

    “歐陽道主,這是怎么回事?”盧越沉聲問道。

    歐陽奎山聞言,卻是一言不發的搖了搖頭,顯然也不知情。

    倒是被他們圍在中央的呼延道人,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深處浮現出一抹笑意。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