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暫別
    韓立聽聞呼言道人此言,心中不覺恍然。

    沒想到這幅冥寒山河圖竟還有這般來頭,難怪當年的拍賣會上,那名神秘的紅袍女修會不惜出極高的價錢拍下此物,只是不知此女到底是何方神圣?

    “前輩剛剛說,燭龍道中也有此殘圖……莫非……”思量間,韓立出言問道。

    “不錯,燭龍道如今已沒有冥寒山河圖了,此圖一直是由百里道主保管,如今百里道主與老夫既已脫離宗門,此圖自然也帶了出來。”呼言道人嘿嘿一笑。

    “說起此事,想當年我燭龍道何等興盛,與蒼流宮、伏凌宗雄踞三方,上有十三金仙道主,千名真仙云集,附庸中小勢力不計其數,與北寒仙宮也可分庭抗禮。倘若歐陽道主他們不與仙宮里應外合,北寒仙宮勢力再強,又能奈我們何?”韓立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道。

    呼言道人與云霓聞言,神色一黯,顯然對于此事仍是耿耿于懷。

    “其實你所看到的更多只是表象而已,宗門早已不復當年,十三金仙道主之間由于本散之爭,分歧已久,明爭暗斗不計其數。若沒有百里道主坐鎮,早已被蒼流宮,伏凌宗遠遠甩在了后面……此事不提也罷,還是正事要緊。”呼言道人冷笑幾聲,不再多談。

    他頓了頓后,嘴唇翕動,口中念念有詞,雙手十指如車輪般變化之下,一道道藍光從手中飛射而出,凝聚成了一個圓壇形狀的法陣虛影,,散發出陣陣耀眼藍芒。

    呼言道人一揮手,手中冥寒山河圖化為一道藍光飛射而出,一閃的落入了法陣中央。

    嗡!

    藍色畫卷之上,頓時立刻泛起藍燦燦的霞光,絲絲縷縷,如云如霧,一股極寒氣息猛地從中散發開來,周圍空氣溫度驟降。

    幾乎在頃刻間,方圓數十里范圍內,海面瞬間徹底凍結,半空之中浮現出一片片雪花,隨風飄落,似乎整個世界一下子陷入了極寒。

    韓立微微一個激靈,立刻便恢復了過來。

    這寒氣雖然厲害,不過還不足以對他造成什么妨害。

    冥寒山河圖懸浮在法陣中央,藍色法陣也光芒大放,嗡嗡運轉起來。

    兩者彼此呼應,散發出的藍光在半空中交織纏繞在一起,忽閃忽現,似乎在感應著什么。

    韓立看到此幕,眼中露出一絲好奇,不過呼言道人神情嚴肅,便沒有出聲打擾。

    至于云霓,他與其就不熟,自然也不會去詢問此女。

    片刻之后,呼言道人手中法決一停,接著一會袖袍,只聽呼啦一聲,整座藍色法陣虛影頓時潰散開來,化為點點藍色晶芒的隨風消散。

    冥寒山河圖散發出的霞光也隨之暗淡下去,落到了他的手中。

    幾乎同一時間,四周充斥著的極寒氣息也隨之消散一空,只是原本冰封的海面仍保持著原狀。

    “怎么樣?”云霓出言問道。

    “從目前的跡象來看,距離出世,還有大概三四年左右吧。”呼言道人略一沉吟,開口說道。

    韓立聞言,目光看向了其手中的藍色畫卷,此圖看起來不止是入口鑰匙那么簡單。

    “那具體位置呢,可有探查到?”云霓又問道。

    “這里還無法感應到具體位置,看來是距離太遠,所幸還有時間,我們根據地圖,確定幾個地點再試一下吧。”呼言道人搖了搖頭道。

    “也只好如此了。”云霓點頭。

    “厲道友,如今還有一些時間,不知你有什么打算?是隨我們一起,還是自作準備?”呼言道人轉向韓立問道。

    “在下修為不及兩位前輩,如今既要隨同進入仙府,還是回去做些準備為妥,就不隨二位去尋址了吧。”韓立想了想,如此說道。

    “也好,仙府之中危險重重,你修為稍弱一些,確實要多做準備。”呼言道人點了點頭道。

    他翻手取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暗紅色陣盤,交給韓立,又說道:“你先覓一處安全之地,若是有什么事情,就用這塊烽火盤聯系吧。”

    韓立接過陣盤,只見上面上面銘刻著一副火焰圖案,點了點頭后便收了起來。

    呼言道人隨后又交代了兩句,讓韓立務必小心莫要被仙宮之人發現后,很快便和云霓一同離開了。

    韓立在海面上站立了片刻,接著身上青光一閃,也轉身朝著一個方向疾射而去。

    半個月后。

    烏蒙島附近虛空青光一閃,一個人影浮現而出,正是韓立。

    他朝著烏蒙島看了一眼,島上禁制靈光覆蓋,仍在閉關封島。

    韓立點了點頭,收回視線,身形一動的朝著遠處飛去。

    烏蒙島不遠處的海面之上,一個巨大漩渦隆隆轉動,發出悶雷翻滾的隆隆巨響,方圓數萬里的滄海水氣滾滾匯聚而來,盡數被漩渦吸收了進去。

    韓立見此,身形一晃的直接飛入海中,很快落到了海底。

    藍色禁制之內,地祇化身閉目盤膝,頭頂一根藍色晶絲正隨著漩渦方向緩緩轉動。

    周圍海水劇烈翻滾,不斷匯聚而來,都被其以功法催動,飛快轉化為一滴滴的重水。

    此時,在化身兩手之間,已有一團人頭大小的黑色重水滴溜溜轉動。

    這團黑色重水乍看之下,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韓立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差異和不同。

    這是凝練程度遠超一層重水的二層重水!

    韓立身上青光一個波動,整個人直接化為一道青影,飛入藍色禁制中,盤膝坐了下來。

    只有三四年時間,他也懶得再另外尋覓地方閉關,索性回到了烏蒙島這里。

    他單手一招,化身手中的那團二層重水脫手飛出,落在了他身前。

    這二層重水的重量遠在一層重水之上,這一小團,便幾乎相當于一座數百丈山峰了。

    韓立閉上雙目,放出神識一掃,只覺陣陣濃密的水靈力從二層重水中浩浩蕩蕩的散發而出,讓其不禁有一種錯覺,此刻自己似乎正面對著一片大澤湖泊一般。

    他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二層重水果然玄妙的很。

    韓立眼睛一瞇,心中不由起了一個將所有一層重水盡數凝練成二層重水的念頭。

    不過隨即,他便搖了搖頭。

    如今時間并不充裕,能凝練多少便多少吧,等此次仙府之事結束,再考慮其他。

    韓立一揮手,將手中的重水又送還給了地祇化身,不再理會那邊的情況,眼中閃過一絲沉吟之色。

    如今距離仙府開啟之日不過三年光景,修煉任何功法都有些倉促,想要快速提高實力以提升自保之力,恐怕只有在靈寶仙器上再下點功夫了。

    七曜星環這樣掠奪來的仙器并非他親手煉制,想要再重新煉化可并不容易,除此之外,似乎只有青竹蜂云劍和重水真輪了。

    韓立一念及此,單手一抬,一道道青光從袖袍之中飛出,青光閃動間,化為了七十二柄青色小劍,劍身一道道纖細金色電弧繚繞。

    所有飛劍圍著他的身體盤旋飛舞,正是青竹蜂云劍。

    一股股龐大而又銳利的氣息從七十二柄飛劍上散發而出,附近海水也波動震顫起來。

    這套飛劍在和那頭陰魅怪物對戰之時,受到了一些損傷,不過所幸此劍經過熊山的千鋒劍陣吞噬了數百劍元,早已今非昔比,經過這幾日在體內不斷溫養滋潤,也已基本恢復了過來。

    他手又是一動,一輪黑色圓輪從他身上飛出,一晃的懸浮在了身側。

    一圈圈耀眼黑色水光從上面彌漫開來,正是重水真輪。

    韓立目光在兩件寶物上來回游移,片刻之后還是停留在重水真輪上,揮手將青竹蜂云劍收了起來。

    青竹蜂云劍雖然是他的本命法寶,但以如今的情況想再提升威力并非易事,盲目施為恐怕會得不償失。

    至于重水真輪則就不同,此物本就是自己通過功法凝練的一件偽仙器,提升空間還很大,即便失敗,損失也在自己可承受范圍之內。

    韓立心中計定后,深吸了一口氣,手中掐訣一點指。

    “呼啦”一聲!

    重水真輪滴溜溜運轉起來,上面的水之道紋光芒大放,散發出一圈圈藍色波紋。

    韓立目光閃爍,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這些年隨著他修為提升,和戰斗過程中對于重水真輪的運用,也有了些更加深刻的體會,要提升其威能并不很難,甚至思量了數次,想要將其重新祭煉一番了。

    他翻手取出一枚玉簡,玉簡中正是偽真輪的煉制之法。

    他將玉簡貼于額頭,閉目靜坐起來。

    足足過了三日,他才睜開眼睛,站起身來,取出一些材料,在地面刻畫起來。

    一日一夜之后,一個復雜無比的法陣出現在地面上。

    這個法陣內有八個圓環圖案,散發出陣陣藍色霞光。

    韓立在法陣中央坐下,地祇化身也早已停止了凝練重水,坐在了韓立對面。

    韓立兩手掐訣,同時張口噴出一團青色嬰火。

    幾乎同一時間,地祇化身也張口噴出一團藍色火焰,和青色嬰火結合在一起。

    嗤啦!

    兩團火焰融合到了一起,化為一團數尺大小的火球,青藍兩色交織,包裹住重水真輪,狠狠煅燒起來。

    重水真輪上的符文禁制頓時盡數亮起,發出一陣陣顫鳴。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