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章零九章 失散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那處藍色光點也就變得越來越大,韓立等人也逐漸看清了光團的全貌。

    那的確是一個水藍色的空間漩渦,與他們方才進入此處的漩渦,傳出波動很相似。

    眼看著距離漩渦不過百步距離時,異變陡生!

    飛雪遮蔽的高空中,忽然猛地一震,所有飄灑下來的雪花為之一凝,繼而化作一道粗達百丈的雪花巨龍,氣勢洶洶的朝著韓立等人沖撞了下來。

    “轟隆”一聲巨響。

    籠罩著眾人的藍色光球被風雪巨龍砸中,轟然潰散開來,漫天涌入的雪花變得無比狂暴,裹挾在混亂的勁風中,將所有人沖得四散顛倒,紛紛拋飛到了高空中。

    也不知是這突如其來的風雪巨龍的威力,還是此方天地被巨龍擾亂之后爆發的威能,一股狂暴無匹的巨大風暴,開始在大地之上肆虐起來。

    處在高空中的眾人,都想穩住自己的身形,但一時半會兒之間,竟是被四面八方涌來的亂流沖擊得無法自持,一個接一個的身影,從高空中消失不見,不知被風暴卷向了何方。

    韓立身上青光大盛,背后電弧閃爍,一對青白雷翅浮現而出,在狂風暴雪之中急速扇動,竭力穩住了身形。

    他才剛想探查呼言道人的方位,就看到前方一道黑影急速撞了過來,隨即就感到一個柔軟的身軀保住了自己。

    被這股大力這么一撞,韓立在風雷翅幫助下才穩住的身形頓時一晃,朝著后方一個歪斜,恰巧被一道亂流沖撞,隨即身不由己地跌入了一股空間風暴之中。

    天旋地轉之間,韓立耳畔的嗡鳴之聲再次大作,也來不及看清八爪魚似的附在自己身上的人是誰,就頭腦一陣昏沉,失去了知覺。

    ……

    一片未知的廣袤雪原上,呼嘯風聲獵獵作響,風雪依舊。

    只是相比之前的那方天地,這里的空間穩定了許多,周圍到處分布著成片的白色尖塔,間隙之中隱約有一片片墨綠顏色露出,竟是一棵棵積雪覆蓋的巨大雪松樹。

    一片雪塔高聳的雪松林前方,站著十數道人影,為首的是一名貌美婦人,赫然正是北寒仙宮的副宮主雪鶯。

    這些人雖然都站在一起,但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之間存在的分歧,其中人數較多的北寒仙宮之人隱隱聚合一起,屬于燭龍道的歐陽奎山三人,則與之隔開一道看不見的溝壑。

    “雪鶯副宮主,仙府開啟只有一年時間,為何不見蕭宮主前來匯合?”歐陽奎山看了一眼風雪交加的雪原高空,開口問道。

    “若不是有人泄露了冥寒仙府的入口,時間又怎會變得這般緊蹙?”雪鶯看也不看他一眼,冷淡說道。

    顯然,對于仙府入口泄露一事,他們不會疑心自己仙宮之人,只會懷疑這三個外人。

    歐陽奎山聞言,面色一沉,冷哼了一聲,遂也不再多言。

    “宮主去處理后面進來的那些人了,只要稍微動些手腳,將他們送入空間風暴中,即使能夠被傳送過來,也都會被分散開來,實力自然也就會被削弱了。屆時若有不識相的,各個擊破,自然容易許多。”雪鶯瞥了他一眼,說道。

    歐陽奎山三人聞言,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神色都有些復雜。

    ……

    一片不知名的灰色荒漠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灰色卵石,中間沒有半棵樹木和野草,到處都凝結著一片片尚未消融的白色積雪。

    灰色荒漠中央,有一條半淺不深的蜿蜒溝壑,似乎是一條被融雪沖積出來的河道,里面有些大小不一的水潭,表面也都凍結著一層堅冰。

    河道左岸的一片灘涂上,一截不知被積雪融水從哪里沖來的雪松樹干旁,正癱睡著一男一女兩道人影。

    男子身材高大,趴伏在地上,看不清楚面容,那女子卻生得眉眼如畫,長得自是極美。

    只是此刻其雙手正死死箍著男子的腰,臉頰緊貼在男子的身側,姿態顯得有些不合禮數,讓人看了便覺得十分尷尬。

    這時,那名趴伏在地的男子,身子忽然微微一顫,率先轉醒過來。

    他翻轉過身子,從地面上坐了起來,一張中年男人的臉頰上,露出些許狐疑之色,朝著四周打量了片刻。

    其不是別人,正是以無常盟面具變幻了容貌之后的韓立。

    此刻,他的身邊除了順勢趴在自己膝蓋上的年輕女子之外,就再無他人。

    呼言道人和云霓等人,竟是全都不見了蹤影。

    “陸姑娘……”韓立手掌上亮起青光,在女子肩頭一拍,開口叫道。

    那貌美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陸雨晴。

    被韓立這么一拍,她口中“嚶嚀”一聲,方才悠悠轉醒了過來。

    “柳大哥,這是什么地方啊?”在看清了眼前之人的面容后,她一邊揉著有些疼痛的太陽穴,一邊茫然問道。

    韓立聞言,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雙目藍光一閃,放開神識在四周探查了起來。

    “可以肯定是的,這里仍舊是冥寒仙府內。只不過我們如今具體身處哪里,我也不清楚。”片刻之后,他收回目光,緩緩開口說道。

    “其他人呢,怎么只有我們在這里了?”陸雨晴環顧四周后,眨了眨眼睛,疑惑問道。

    “之前我們好像是突遭襲擊,被卷入空間風暴中,全都分散了開來。如今看來,只有我們兩人落在了此處。”韓立苦笑一聲,答道。

    陸雨晴聞言,這才想起之前在風暴中,自己慌亂之下死死抱住了韓立的情景,臉頰不由一熱,微微泛起一抹緋紅色。

    “那……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她連忙問道。

    韓立聞言,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按照原先的安排,他所有人本來是要一起行動的,所以關于仙府的具體情況,他還沒從呼言道人那里獲知。

    現在突然落到這步境地,實在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先前我以神識探查過四周了,周圍都沒有什么明顯的靈力波動,只有那個方向上,越往遠去,氣溫就變得越低。”韓立抬手指了指極遠處的一個方向,開口說道。

    “若是如此的話,那我們應該就要往那個方向去了。那里應該就是傳說中,冥寒仙府的第一重區域幽寒境了。”陸雨晴聞言,神色微凝,開口說道。

    “幽寒境……陸姑娘,你怎么會知道這些?”韓立聞言,目光微異,上下打量了陸雨晴一眼,疑惑道。

    “柳大哥,別這么大驚小怪的……事實上,我們黑風島早就發現了冥寒仙府的入口,也奉北寒仙宮之命堅守了很多年。雖然一直被要求不得外傳,但我爹暗地里還是打聽了許多關于冥寒仙宮的事情,所以我知道些關于仙府的消息,沒什么好奇怪的。”陸雨晴見韓立這副表情,只好解釋道。

    韓立聞言,臉上露出些古怪之色,開口問道:

    “這么說來,之前北寒仙宮設陣隱藏仙府入口后,是你們島王府偷偷泄露了入口位置?”

    韓立之所以作此猜想,也并非是全無依據。

    黑風島為北寒仙宮駐守仙府入口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然而仙宮卻根本看不起偏居一隅的黑風島,在進入仙府的十二人中,黑風島卻連一個名額都沒有。

    以至于陸雨晴沒有辦法,都只得央求韓立,才從呼言道人這里獲得了一席之位,進得這冥寒仙府,來尋找一線機緣。

    “柳大哥這話可說不得,我們哪里敢呀?一旦被仙宮探查出來,我們島王府面臨的可就是滅頂之災。”陸雨晴被韓立的話嚇得不輕,連忙擺手說道。

    “我只是隨口問問,你不要當真。”韓立對此并無追究之意,見陸雨晴反應如此之大,便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事實上,不論是誰將消息放出來,韓立都是樂見其成的,他和呼言道人他們雖然結為同盟,但實力終究比不上北寒仙宮和伏凌宗之流。

    仙府入口的泄露,引來了諸多勢力的介入,使得冥寒仙府這塘水被徹底攪渾,韓立他們想要渾水摸魚,自然也就變得方便了許多。

    思量間,韓立看了一眼遠處,手掌一揮,一道青光閃過,一艘形如青色飛鳥,兩側生有四只青色羽翼的青鳶飛舟浮現而出,懸浮在了虛空中。

    “走吧,我們也趕緊出發吧。”他身形一閃,落在了靈舟之上,對陸雨晴招呼道。

    陸雨晴“嗯”了一聲,也連忙高躍而起,輕盈地落在了韓立身后。

    韓立一催靈舟,舟身立即在半空中劃過一道青色流光,朝著遠處疾馳而去。

    高空之中陰云堆積,將天幕壓得很低,使得這方天地的氛圍有些壓抑。

    周圍四野寂寂,既看到一個活物,也聽不到多少聲響,兩人誰都不再言語,耳畔就只剩下呼嘯的風聲。

    就這么飛行了約莫半刻鐘,天空之中開始飄起了雪花,一開始還只是零星的幾點,越往前去,雪片就變得越大,也變得越密集起來。

    與此同時,兩人身下的景象,也逐漸發生了變化,那片灰色荒漠被他們遠遠拋在了身后,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廣袤無比的冰原。

    到了此處,天空中的鉛云已經變成了青灰色,四周飄灑的雪花也不似尋常那般輕盈,每一片都似乎帶著不小的重量,朝著下方墜落而去,又疾又密。

    不過,好在這里的風雪雖然一樣寒冷無比,卻不像之前遇到的那般寒徹骨髓,只要放出護體靈光,便能夠將之隔絕。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