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章一十章 雪獅
    冰原之上,天色昏暗。

    由于周圍的能見度極低,神識雖然無法探測到什么明顯的靈力波動,但誰知道會不會有什么讓人無法以常理度之的危機在周圍蟄伏。

    漸漸地,從天上飄落的雪花越來越密集,放眼望去,周圍幾乎是青灰色的一片。

    此時的靈舟在韓立的操控之下,飛行速度并不快,兩側的四片羽翼中,綻放出一層青濛濛的光芒,將整個舟身連同韓立兩人一起,包裹了進去。

    周圍那些密集的雪花落在這層青色光幕之上,紛紛無聲無息的碎裂開來,對于靈舟的前進倒并未產生多大影響。

    “這里的風雪有些古怪,我的靈目神通受限不小,你的幻瞳鬼目是否能夠看得遠一些?”韓立眉頭微蹙著問道。

    “我方才試過了,也看不了太遠。不但如此,我的神識也受到了干擾,最多就只能探查到數里之外的動靜,而且還有些模糊。”陸雨晴搖了搖頭,說道。

    韓立心中了然,隨著這古怪雪花的愈發密集,他的神識也只能探查出百里范圍內的動靜,超出這個范圍,也會變得時靈時不靈。

    “那邊似乎有東西。”

    又飛過了近百里距離,韓立突然目光一閃,探出手指向了下方。

    “好像是什么宮殿?”陸雨晴移目望去,喃喃一聲道。

    就見雪幕深處,隱隱約約間似乎能夠看到一些屋宇的高挑飛檐,和一些樓閣高塔的寶頂。

    “走,我們下去看看。”

    韓立說著,手中法決一催,駕馭著靈舟一個俯沖,便從風雪中直沖而下,來到了那片建筑群落前。

    收起靈舟,落地之后,兩人才發現這里的積雪,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深,不過堪堪沒過了腳踝而已,腳下便是堅硬的石板。

    他們四下略一觀察后,便一前一后,深一腳淺一腳地在大雪覆蓋的開闊廣場上,朝著建筑群落深處走去。

    最前方佇立著的,是一座數丈來高的紅色磚木牌樓,一間二柱,頂上的樓數也只有一層,規格并不算高,檐脊之上落滿積雪,坊額上的字跡已經模糊不清,看不出原本寫的什么。

    等走到近前,韓立二人才注意到牌樓的立柱和坊梁上,均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只是其中原本蘊含的靈氣,已經流散殆盡,顯然已經失效了。

    二人沒有在此多做停留,穿過牌樓向內又走了百余步,來到了一座歇山頂的大殿前。

    大殿外觀基本上還算完整,只是半扇殿門已經不見了蹤影,門前的石階掩在屋檐下,并沒有被積雪覆蓋,上面裂開了一道極深的黑色印痕,顯然是給什么人給一刀劈作了兩半。

    “柳大哥,先前的牌樓立柱上有符文就罷了,怎么這石階上也有符文?”陸雨晴俯身看著斷做兩截的石階,有些疑惑的說道。

    “若是我沒看錯的話,這片區域之前應該是被一座陣法包裹隱蔽起來的,那處牌樓和這塊石階,包括廣場上的一些磚石,都是大陣的陣眼,只是已經被人破壞掉了。”韓立沉吟著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比我們先到這里的嗎?”陸雨晴有些慌張的四下張望了一眼,小聲問道。

    “這里的陣法靈氣已經完全消散了,破陣的年代應該很遠了,應該是之前某次仙府現世時,有人到了這里,破開了禁制,取走了此處所藏的珍寶吧。”韓立想了想后,如此說道。

    陸雨晴一聽到寶物已經被人取走了,微微松了口氣,但也不由有些失望,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別再這里浪費工夫了,還是繼續前進吧?時間可不多的。”

    “不急,仙府之中這樣的藏寶之處應該不在少數,未必沒有和此處使用同一種陣法禁制的地方,我們先看看這里的陣法布置,之后若是遇到,破解起來就能節省不少時間了。”韓立卻是不緊不慢的說道。

    “對,我怎么沒想到!還是柳大哥你經驗豐富,考慮的周到。”陸雨晴聞言,恍然說道。

    韓立笑了笑,走上臺階,推開虛掩著的半扇門扉,走進了大殿。

    陸雨晴也躡手躡腳的跟在韓立身后,跨入了大殿。

    大殿里面空無一物,只有屋頂上的幾處破損處,有片片雪花從中飛落而下,尚未觸及地面,便自行消散了開來……

    從大殿后門走出來,后面連著的,還有幾間大殿和一座三層閣樓,情形與前面基本上一致,并無明顯損毀,里面卻也都已經空無一物。

    “走吧……”

    站在閣樓下,韓立揮手再次喚出那艘靈舟,招呼了陸雨晴一聲,兩人便駕馭著靈舟再次沖天而起,朝著前方趕路而去。

    前方的雪花依舊密集,兩人越往冰原深處趕去,沿途遇到的建筑群落也就越多,其中規模最大的,比第一次遇到的那處大上十余倍,規模小一點的,則只是一些獨棟的閣樓和塔樓,看起來倒像是仆從雜役待的地方。

    然而不論是哪一種,基本上都已經在之前的仙府開啟過程中,被人破解掉禁制,洗劫一空了。

    韓立對此早有所料,不覺得有什么,倒是陸雨晴卻是嘟著個嘴,覺得大為可惜。

    不過這一路上,倒是頗為平靜,既沒遇到什么人,也沒遇到什么妖獸出沒。

    兩人就這么駕馭著靈舟一路而行,越往深處,天空中的風雪就越強勁,對他們神識的壓制也就越嚴重,以至于到了后面,以韓立的神魂之強,也只能探查出方圓數十里的范圍。

    在飛越過一座山勢逶迤的冰雪山脈后,韓立隱約間看到前方的山谷之中,又有一片建筑群落掩映在風雪之中。

    他與陸雨晴招呼一聲后,便催動著靈舟朝山谷中飛落而去。

    臨近谷口處時,兩人遠遠就看到,山口左側佇立著一頭數丈來高,被雪花覆蓋的石獅子,與之相對的右側,另一頭石獅子躺倒在地上,同樣被冰雪掩埋。

    落下身后,韓立走上前去,抬手掃掉了左側那尊石獅子身上的積雪,發現其身上鐫刻著一道道復雜符文,與先前所見的略有不同,但大致上屬于同一種類。

    “看來山谷里都不用去了,這里的禁制已經被毀了……”陸雨晴只是看了一眼,便有些失望的說道。

    韓立聞言,正想要開口說話,突然眉頭一蹙,一把抓住陸雨晴的肩頭,向后一扯,身形暴退著貼住了后面的石壁。

    只見谷口右側地面上那頭躺倒的“石獅”,竟突然活了過來,身子一陣抖擻,暴然而起,揮起一只巨大的爪子,勢大力沉的朝著兩人拍落而下。

    獅身之上抖落了一層厚厚的積雪,底下露出來的,竟然還是冰雪,其就好似是一頭用冰雪堆積起來的雪獸。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一緣故,在其暴起發難之前,韓立也沒能感知出它來,只當其是一尊沒有生命的石獅子罷了。

    韓立目光微凝,抬起一拳,上面青光凝聚,朝著上方直搗而出。

    “呼啦”

    一道青濛濛的拳影立即沖破風雪,與那頭雪獅落下的爪子碰撞在了一起。

    “嘭”的一聲巨響!

    雪獅的巨爪在拳影觸及后徑直炸裂開來,化作一片雪霧四散開來。

    韓立未及收拳,卻是眉頭一蹙,只覺得雪霧之中一股刺骨冰寒的氣息滲透進來,拳端的關節處,頓時結上了一層白霜。

    他心中一凜之下,連忙將拳頭收了回來。

    再看那頭雪獅抬起的前爪上,正有一道藍色漩渦生成,從中生出道道旋風般的吸引之力,將四周圍飛灑的雪花吸引過來匯入其中。

    隨著漩渦內涌入的雪花越來越多,雪獅已經崩碎的前爪,竟然在頃刻的功夫重新凝聚了大半。

    “柳大哥,這不是什么陣法傀儡,而是仙府秘境中獨有的寒獸,若不擊碎其體內的寒魄,它便能不斷吸收風雪之力,來修復損傷,幾乎不死不滅!”陸雨晴竟似認出了眼前之物,連忙開口提醒道。

    “寒魄?那是什么東西?”韓立雙目死死盯著正在恢復的寒獸,開口問道。

    “就是此獸體內孕育出來的一塊極寒晶石,有點類似妖獸的妖丹,通常是在其雙眼正后方。”陸雨晴想了想后,連忙說道。

    韓立聽她這么一說,目光就集中在了那雪獅寒獸幽藍色的眼珠上了,他心念一動,一柄青色飛劍就憑空飛射而出,寒光一閃,就來到了雪獅的左眼前方。

    此獸靈智似乎并不算高,眼見劍光襲來,竟是直接抬起那只還沒復原的巨爪,朝著飛劍直接拍了過去。

    飛劍去勢雖快,氣勢卻并不如何強大,但在觸及雪獅巨爪的瞬間,一陣密集劍光猶如劍蓮綻放般刺向四面八方,直接將其整條臂膀卷成了齏粉。

    與此同時,青色劍芒一穿而過,直接從其左眼之中飛刺而過,將其整個頭顱劈作了兩半。

    “錚”的一聲銳鳴傳來。

    韓立就看到青竹蜂云劍的劍尖,釘在了一塊人頭大小的淺藍色晶石上,只是刺入寸許,卻并未將其刺穿。

    只見晶石之上絲絲縷縷雪白流光游弋,周圍立即就有風雪朝著雪獅的頭顱所在聚涌了過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