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章三十二章 穿界碑
    “此處設計實在精巧,我們在進入之前,竟是沒有察覺到半點空間波動……”陸雨晴點了點頭,由衷贊嘆道。

    “我倒有一種猜測,此處或許本是一處單向通道,觸發的機關在這邊,所以只能從這邊去往園林那邊。不知是不是因為拱門損毀的緣故,才變成了現如今兩側皆可互通的狀況。”韓立思索片刻,突然說道。

    陸雨晴聞言,立即朝拱門上探查過去,很快就發現,其上果然有一陣陣時有時無的空間波動傳來。

    “進了這處隱匿空間,他們應該就很難找到我們了。”陸雨晴收回視線,看向韓立說道。

    “我們也不能大意,先前他們不就以什么秘術追蹤到了我們嗎?”韓立搖了搖頭說道。

    陸雨晴聞言,沉默了下來。

    韓立目光微凝,思量了片刻,忽然一揮衣袖。

    一道金色光芒從他身上飛掠而出,現出一名黃袍道人來,正是蟹道人。

    “韓道友,我雖是傀儡之身,又認你為主,可這幾日你呼喚我的次數也未免過于頻繁了吧?”蟹道人方一出現,瞥見陸雨晴后,便傳音給韓立。

    “大敵當前,實屬無奈。這次喚你出來,是要給你些仙元石,以備不時之需……你且看看夠不夠用?”韓立苦笑一聲,翻手取出一只儲物袋遞了過去,說道。

    “除去發動一些秘術所需的,剩下的也勉強夠我修復之前的損耗了。”蟹道人神色不變,接過儲物袋探查了一下,說道。

    “好,那蟹道友就先回去休養。一旦我再召喚你出來,恐怕便是關鍵時刻了。”韓立點了點頭道。

    蟹道人聞言,沒有再說什么,身形再次化作一道金光,飛入了韓立袖中。

    陸雨晴靜靜地旁觀了這一幕,雖然在所難免地好奇蟹道人的身份,卻也識趣的沒有多問什么。

    “無論如何,先弄清楚這里是什么地方吧……”

    韓立喃喃自語一聲,目光飄向遠方,放開神識在這片山脈上探查了起來。

    片刻之后,他收起神識,眉頭微蹙著說道:

    “此處有點古怪,看起來似乎是一處獨立空間,神識飛出山脈之外的范圍便會處處碰壁,能夠探查的區域就僅僅只有山脈上的部分區域。”

    “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是要去那里看一下嗎?”陸雨晴問道。

    “如果這里是一處封閉區域的話,出入口就不會只有一個,我們先去那邊的山峰上找找看,或許就能找離開這里的出口也說不定。”韓立略一思量后,說道。

    陸雨晴點了點頭,對于韓立的判斷自然沒有異議。

    計定之后,兩人立即動身,化作了兩道飛虹,相攜著朝山脈深處飛了過去。

    身處半空,韓立才發現之前被山體遮擋看不清全貌,原來整個山脈并非是一字延伸的,而是在延伸出十數里之后,就從中間分叉開來,變成了兩座分支山脈。

    “韓大哥,我們走哪邊?”陸雨晴看著下方的岔路口,詢問道。

    韓立聞言,望著下方兩條山脈,神識再次投射下去,想要從中探查出點什么,結果卻和之前一樣,收效甚微。

    “兩邊目前都看不出什么差別,只能全都探查一遍了,就先去這……”

    韓立抬起的手指還沒落下,心中就忽然一動,停止了言語。

    他驚訝地發現,自己體內的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劍,此刻竟突然變得有些莫名躁動起來,通過心神聯系不斷向他傳遞著一種難以名狀的情緒。

    這種情緒既像是興奮,又像是驚訝,既像是狂躁,又像是激動……

    韓立略一沉吟后,手掌一翻,一道青光閃過,一柄青竹蜂云劍便懸浮在了他的掌心。

    然而,此劍方一出現,立即向前一竄,就要朝著下方右側的山脈方向飛去,要不是韓立心念一動,立即控制住了它,當下就要先丟失一柄飛劍了。

    “韓大哥,這是……”陸雨晴見狀,連忙問道。

    “不知為何,我的本命飛劍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召,想要往那邊山脈飛去。”韓立一把握住劍柄,望向下方山脈說道。

    “韓大哥的飛劍既然頗有靈性,想必是感應到了什么機緣吧?我們左右是要選一條路走,既然飛劍選了這邊,我們何不就跟它走這邊?”陸雨晴想了想,笑著說道。

    “也好。”韓立聞言,思量了片刻,點頭道。

    說罷,兩人便朝著右側山脈的方向飛了過去。

    臨近分叉口的時候,韓立忽然又停了下來,轉頭望了一眼拱門所在的位置。

    “陸姑娘,能否給我一截衣裙布料?”他忽然開口說道。

    陸雨晴眼中雖然閃過一絲疑惑之色,卻也沒有猶豫,當即提起衣裙,“哧啦”一聲,撕下一截裙邊,遞給了韓立。

    韓立接過之后,手腕一抖,喚出了兩個巨猿傀儡。

    他先將陸雨晴的那截衣裙,綁在了其中一只傀儡的手指上,而后又將自己的一段神念投入了另一只傀儡體內,命令他們向左側那座山脈飛落了下去。

    陸雨晴見狀,眼眸一亮,不由贊嘆道:“還是韓大哥思慮周全,這么一來的話,即使那幫人能夠追到這里,也未必就能立即找到我們。”

    “若是我們運氣好一些的話,他們真的去了那邊,不管是觸發什么機關,還是與我的傀儡廝殺,只要鬧出動靜,我們便能提前有所察覺了。”韓立緩緩說道。

    陸雨晴聞言,心中卻有些疑惑起來,究竟是怎樣的成長歷程,才能讓一個人的心思縝密到如此可怕的程度?

    “好了,我們走吧。”

    韓立招呼一聲后,便繼續朝右側山脈飛了過去,陸雨晴也連忙跟了上去。

    兩人剛剛飛到這邊山脈上方,韓立手中的青竹蜂云劍就忽然一陣劇烈顫動,竟是憑空生出一股大力,拽著他朝下方墜落而去。

    臨近山林時,韓立袖袍之中忽然青光涌動,自行鼓蕩而起。

    緊接著,其袖口霍然張開,里面青光噴涌,一柄接一柄的青色飛劍從中疾射而出,爭先恐后般的朝著下方飛射而去。

    韓立心中不由一驚,連忙一邊收緊袖口,一邊以心神聯系青竹蜂云劍,想要將其召喚回來,可已經飛出去的數十柄劍,卻像是完全失控了一般,根本不肯聽從他的指令。

    他深吸了口氣后,周身青光閃動,跟著飛劍方向疾馳而去。

    陸雨晴目光一凝,沒有過多猶豫,也立即跟著追了過來。

    落地之后,韓立心頭頓時一緊。

    他突然發現,方才飛走的那些飛劍,與他之間的心神聯系在剛剛的一瞬間,驟然斷了開來,此刻他竟是感受不到那些飛劍了。

    他按捺住心中焦躁,目光掃視了周圍一圈,發現自己正處在一片野草叢生的荒廢園林中,周圍滿是雜亂衰敗的枯草和矮樹。

    在他的腳下地面上,似乎原本有一條青磚小道,只是被枯枝敗葉混合著泥土掩埋,已經幾乎無法看清了。

    韓立面色陰沉,神識在周圍不斷掃蕩,卻沒有任何收獲。

    而此時,他手中和袖中剩余的飛劍仍在不斷折騰著,想要沖破他的禁錮。

    韓立低頭瞥了一眼猶自鼓蕩翻涌的袖口,手掌忽然一松,放開手中那柄飛劍。

    “嗖”

    那柄青色飛劍,立即從他掌中疾射而出,一閃之下就躥入了園林深處。

    韓立雙目之中光芒一亮,心神死死鎖緊那柄飛劍,身形暴掠而起,疾追了上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飛劍筆直穿過層層障礙,一直飛到了園林最深處,最終竟是直刺向一座半人來高的黑色墓碑,全須全尾的沒入了其中。

    那黑色墓碑方方正正,上面除了有些歲月侵蝕留下的斑駁痕跡外,就只剩下些滑膩幽黑的青苔,沒有篆刻任何文字。

    然而墓碑后方,卻鼓起著一個大包,看起來與普通墳塋并無任何不同。

    韓立雙目之中藍光涌動,以明清靈目掃視那面黑色墓碑,只覺得其上有一陣陣肉眼難辨的空間漣漪蕩漾。

    他眉頭緊蹙著走上前去,抬手朝墓碑上按了下去。

    只見墓碑上蕩漾起一層黑色光芒,閃了幾閃就恢復了原狀。

    韓立眉頭緊蹙著在墓碑上四處按動,但無論他怎么嘗試,墓碑上都只有黑光蕩漾,始終再無其他反應。

    這時,陸雨晴也趕了過來,周身遁光一斂的停在了韓立身旁,目光四下一掃后,便同樣落在了墓碑之上,凝神查看了起來。

    “這墓碑……”片刻之后,她有些猶豫道。

    “怎么?你認識此物?”韓立扭頭看向她,問道。

    “如果我沒認錯的話,它應該是一塊穿界碑,我們島王府內也有一塊。”陸雨晴如此說道。

    “穿界碑?那是何物?”韓立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說道。

    “與傳送法陣類似,也算是一種空間法寶吧。不過它是單向傳送的,過去之后便無法原路返回了。”陸雨晴解釋道。

    “你可有什么辦法可以催動此物?”韓立心中一動,連忙問道。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