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出手
    “諸位,既然伏凌宗之人不守承諾,擅自潛入,那我們也不必遵守先前商議的協定。”燭龍殿那個濃眉金仙說了一聲,身形立刻飛射而出,似乎怕蒼流宮四人阻攔,一閃之下,便沒入石門之內。

    云霓看了蒼流宮四人一眼,美眸微閃,身形也化為一道銀光飛射而出,也一閃沒入石門內。

    蒼流宮四位金仙并未阻攔云霓與濃眉金仙二人。

    此刻,在石門外,只剩下蒼流宮一行人。

    四人互望一眼,兩手掐訣,一道道法訣沒入藍色光幕內。

    藍色光幕出現的同時,四人也收到了洛青海的一道隱秘傳音。

    光幕一陣波動,接著飛快收縮,幾個呼吸后化為一扇藍色光門。

    “你們繼續守住入口。”蒼流宮四人中,那個白面書生對其他幾個真仙吩咐道。

    “是。”幾個真仙立刻點頭。

    四人身形飛射而出,一閃之下,便沒入藍色光門內。

    四人飛入后,藍色光門立刻波動起來,飛快飄散。

    就在此刻,白影一閃,云霓身影憑空浮現而出。

    蒼流宮幾個真仙面色一變。

    云霓絲毫沒有理會幾人,身形一晃,也沒入了即將潰散的藍色光門之中。

    光門閃爍了幾下,碎裂飄散,只留下蒼流宮幾個真仙面面相覷。

    ……

    大殿之中,漫天耀眼銀光忽的一閃,潮水般消散無蹤。

    各處的金色光芒也隨之消退而去,丹劫再一次安然度過。

    丹爐的兩頭螭龍嘴巴一張,兩枚太乙丹從中飛射而出,濃郁無比的藥香頓時再次充斥整個金殿。

    封天都看著兩枚丹藥,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此刻丹爐后面金影一閃,赫然不知從何處又冒出兩具金色傀儡,接住了兩枚太乙丹,再次朝著金色座位走去。

    “師弟,你情況如何?”封天都見此,傳音向齊天霄詢問道。

    “方才為了脫離那火海,我動用了本宗禁制秘術,消耗頗大,不過所幸未傷及根本。”齊天霄深吸一口氣,傳音回道。

    “事已至今,我絕不甘心空手而歸,相信你也如此。洛青海那老鬼剛剛八成是想要調集外面的金仙進來,等那些人進來,我們情況就更加不妙,太乙丹必須立刻奪到手!”封天都冷冷傳音說道。

    “但此地的禁制,還有那些傀儡如何厲害,憑我一人之力,想要奪丹根本不可能。”齊天霄面色微變,傳音回道。

    “無妨,我剛剛仔細觀察,那些灰白雕像雖然厲害,但似乎靈智不高,不知變通。這樣,我設法引住它們的注意,你趁機奪丹!”封天都傳音說道。

    “好吧,我再試一次。”齊天霄微一猶豫,傳音說道。

    封天都二人傳音之時,韓立朝著周圍其他人看了一眼,目光微閃。

    這大殿內的情況越發不妙,他雖然有把握能掙脫隔元法鏈,但也需要一些時間,一直這般受制于人似乎不太妙。

    韓立心中有些猶豫,是否此刻便掙脫這些隔元法鏈的禁錮。

    就在此刻,封天都忽的兩手一揚,打出一道道法訣,沒入了兩根黑色鎖鏈中。

    這兩根黑色鎖鏈上,捆縛著呼言道人和歐陽奎山二人。

    兩根黑色鎖鏈立刻光芒大放,無數黑色符文從上面飛射而出,匯聚到一起,形成一個半尺高的模糊黑色人影,口中發出吱吱怪叫。

    “域靈!”韓立瞳孔一縮。

    黑色人影立刻飛撲而出,一個模糊沒入呼言道人和歐陽奎山二人體內。

    兩人體表頓時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紋路,飛快在體身上蔓延。

    “封天都,你做了什么?”呼言道人二人面色大變,奮力運轉各自法則抵擋,卻沒有任何作用。

    轉眼間,兩人全身各處都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紋路,散發出的氣息也為之一變。

    “嘩啦”一聲,呼言道人二人身體從鎖鏈囚籠中脫出,落在了地上,丹田處仍然連接著一根黑色鎖鏈。

    “去!”封天都手一揮。

    二人身形飛射而出,然后朝著丹爐方向掠了過去。

    齊天霄眼見此景,面上一喜,翻手取出一枚丹藥服下,滾滾灰云從其體內散發而出。

    韓立瞬間明白了封天都的意圖,面色一冷。

    呼言道人和他本就有些交情,此番同入這冥寒仙府,又將真言寶輪經功法后幾層功法給了自己,他絕不能眼睜睜就看著讓其隕落。

    他身上金光一閃,正要有所行動。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只見大殿入口處藍光一閃,一個藍色光門浮現而出。

    嗖嗖嗖!

    白面書生等四個蒼流宮金仙從中飛射而出,看到殿內情況,面色一變。

    緊接著,光門中人影一花,一名黃裙女子身影也從中飛射而出。

    正是云霓。

    “你……”白面書生四人看到云霓現身,神情一驚。

    云霓身影剛一出現在金殿之內,一眼就看到了被黑色鎖鏈捆縛在靈域內的黑須老者,也就是呼言道人。

    她目光一緊,口中嬌喝一聲,周身之外立即浮現出一朵巨大無比的白色雪蓮花影,掌心之中也多出來一柄狀若蓮枝的古怪飛劍。

    其乘蓮而行,足踏虛空,在漫天蓮葉飄舞之中,飛也似的沖向了呼言道人。

    這一刻,似乎周圍的一切,都被她視若無睹,她的眼中,只有那一抹身影。

    “好一對絕命鴛鴦!”封天都一橫眉,冷笑一聲。

    屋頂上方的黑色光幕之上,“倉啷啷”之聲大作,兩道黑色鎖鏈從中憑空生出,在半空中左右一陣交錯,朝著云霓疾射而來。

    “小心!”呼言道人見狀,連忙疾聲叫道。

    云霓救人心切,雖心知上方有異,卻仍是不肯繞路避讓,而是全力催動身下蓮影,繼續朝著呼言疾射而去。

    然而,她身處在封天都的靈域之中,又豈能任由己身?

    還未等她飛近,左右兩側就又有兩道鎖鏈從前方包抄而來,與上方兩道鎖鏈一縱一橫,將她的去路完全封鎖,眼看就要將她也困入其中。

    就在此時,韓立雙目之中忽然亮起湛然神采,一點如豆般的凝實金芒從其胸前亮起。

    繼而,只見那金芒如火苗一般跳動了一下,瞬間就化作了一層金光熠熠的光幕,將整個大殿都籠罩了進去。

    圓頂金殿之內,虛空之中浮現出無數金色漣漪,縷縷霞光閃爍不定,從中散發出一股沛然無比的法則氣息。

    那四道射向云霓的鎖鏈,在撞入金色漣漪的瞬間,立即變得遲緩起來。

    云霓雙眉一挑,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竟然游刃有余的從鎖鏈中的縫隙里,穿梭而過,來到了呼言道人身邊。

    “好小子,哈哈……”呼言道人扭頭看了一眼韓立,朗笑道。

    事實上,此刻整個大殿之中,還能自由活動,不受金色靈域影響的人,也就只有他們兩個了,包括封天都和洛青海在內,全都感受到了一股明顯的時間法則之力。

    這一番變故著實太過驚人,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大驚。

    “時間靈域……”封天都僵尸般的枯槁臉頰,變得猙獰異常,咬牙喝道。

    其手指緩緩一勾,一道黑光凝實如同黑晶一般的鎖鏈,自其身下衣袍間驟然躥出,如同靈蛇吐信一般,直射向了韓立的丹田位置。

    “怎么?閣下到了此時,還想鎖住我的元嬰不成?”韓立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道。

    其聲音落處,身前虛空中就有一道青光驟然浮現,一柄青竹蜂云劍浮現而出,朝著捆縛在韓立身上的黑色鎖鏈劈砍而去。

    “滋啦啦”

    一陣金色電芒劇烈跳躍,從青竹蜂云劍上迸射而出,整個劍鋒就仿佛被雷池洗禮了一遍,變得愈加鋒銳無比,金光之中更迸射出青色劍氣。

    “鏘”的一聲銳響!

    捆在韓立身上的黑色鎖鏈應聲而斷,化為一陣黑色霧氣,重新融入了那層黑色靈域中。

    “不可能!”

    封天都神色再度一變,他目光死死盯著韓立手中的長劍,怎么都不相信此劍能夠一擊,就斬斷自己的隔元法鏈。

    他哪里知道,這青竹蜂云劍的看似只有一柄,實則卻是三柄融合成,是韓立目前所能催動的最大威能,其中釋放出那磅礴浩渺的無生劍海劍氣,威力遠超尋常仙器。

    這一切看似漫長,實則只是一瞬之間。

    韓立斬斷身上鎖鏈的時候,那道黑晶鎖鏈也已經到了他的小腹前,距離射入也不過寸許而已,然而下一瞬,他的身影卻是突然一個模糊,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原來,是他在脫出束縛的瞬間,便逆轉了體內真輪,加快自身的時間流速,先行一步避讓開,閃身來到金童身側,揮起一劍,又將纏繞在她身上的鎖鏈斬斷。

    看著這一幕,封天都本就鐵青的臉上更加陰郁,若不是還要控制住其他人,他甚至恨不得,立即就親自趕上前來,殺死韓立。

    洛青海看著眼前的一幕,神色也變得愈加復雜起來。

    他費盡心思召喚進來的那幾人,此刻也被韓立釋放的靈域所影響,行動皆是變得遲緩無比起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