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零一十一章 沒想到
    “哎喲”一聲輕呼,將韓立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韓立循聲望去,只見方才還輕握陸雨晴柔荑的墨雨,此刻卻歪著脖子,一只耳朵被一只纖纖素手揪著,一臉的痛苦狀。

    而素手的主人,自然便是“陸雨晴”。

    蛟三見此,也是一陣愕然。

    “讓你別握,你還握!當老娘的話是耳旁風是嗎?”“陸雨晴”一改此前的嬌羞,怒斥道。

    “哎喲,別…別,要扯下來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墨雨口中哀嚎連連,忙告饒。

    “你哪次不是說自己錯了,有改過嗎?要不是你,我又何至于此?”“陸雨晴”單手輕輕一提,墨雨的頭顱也隨之上升了幾分。

    “我這不是來給你賠罪來了嗎……別人都看著呢……”墨雨歪著脖子,臉上擠出笑容,陪笑道。

    “陸雨晴”瞥了一旁韓立和蛟三一眼,口中低哼了一聲,捏住墨雨耳朵的兩根白皙手指才稍稍一松。

    墨雨如蒙大赦,連忙用一只手捂住耳朵,沖“陸雨晴”討好般的笑了笑。

    “你為何要放走蒼流宮主那些人?這里發生之事,若是被天庭之人得知,后果你很清楚。”“陸雨晴”皺眉問道。

    “那些人只是無關緊要的小角色,不必理會。而且就算殺了他們,我們兩人復生的消息也不可能隱瞞的住。”墨雨嘿嘿一笑的說道

    “陸雨晴”聽聞此話,眉梢一挑,還要再說些什么,墨雨卻驀的轉身,朝朝著韓立二人看了過去,拍了拍胸口說道:

    “這次我和無生能夠復生,多虧了你們二位相助。我墨雨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向來是有恩必報,你們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我夫婦二人定不會叫你們失望。”

    “陸雨晴”聽聞此話,瞪了墨雨一眼,然后美眸一轉的朝韓立望去,開口道:“韓道友,先前多虧你一路護送,我才能順利解封記憶。此番恩情若不報答,對道心有礙,所以你不必客氣,有什么要求盡管開口。”

    “韓道友?剛剛那些人不是稱呼你厲飛羽嗎……喂,你小子到底叫什么?”墨雨聽聞陸雨晴此話,沉聲問道。

    “姓名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閣下叫我厲飛羽就好。”韓立目光微一波動,說道。

    “哼,遮遮掩掩,你這人忒不爽快!”墨雨不滿的看了韓立一眼,哼道。

    蛟三聽聞此話,眼神也微微波動了一下,但依舊沒有說話。

    “既然陸道友這么說了,那在下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雖然修成了靈域,但對其仍然沒能完全掌握。兩位都是前輩,在下想請兩位指點一下靈域的使用之法。”韓立不想多談此事,開口說道。

    墨雨和“陸雨晴”聽聞此話,互望了一眼。

    “每個人的靈域因為修煉的法則不同,具體使用之法也各不相同,需要修煉之人自己摸索,不過旁人的一些修煉心得,也確實可以借鑒一下。這是我多年修煉靈域的一點心得,你拿去參考一下吧。”墨雨屈指一彈,一道灰光飛射而出,落在韓立身前,化為一塊灰色玉簡。

    “多謝。”韓立接住玉簡,神識一掃,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蛟三,你有什么要求,也盡管提出來吧。”墨雨目光一轉,看向蛟三說道。

    蛟三眼中露出沉吟之色,沒有立刻說話,沉默了片刻之后,才開口道:“我來此救你,是奉人之命,報酬大可不必。不過我在輪回殿中,素聞墨雨真人見多識廣,無所不知,故而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哦,但說無妨。”墨雨有些意外,隨即頷首說道。

    “方才我的靈域和厲道友的時間靈域發生共鳴,威能突然大增,不知墨雨道友可知道這是為何?”蛟三沉吟著問道。

    “放眼整個仙界,修為能達到金仙境者,基本都會掌握一門法則,畢竟未掌握法則的散修,想要渡劫過三衰之劫太難,要想成就金仙,那是難上加難。一般而言,對于某一法則的感悟越深,施展出的靈域威能自然也將越大。不過法則之道作為這一界最本源的規則,本就玄奧無比,互相之間也往往存在著某種關聯。有些相契合的規則一旦結合運用,自將威力大增。”墨雨聽聞此話,微微一笑的說道。

    “法則結合?”韓立心中一動。

    “不錯。不過這種情況非常少見,并不是所有法則都互相契合,可以結合施展,只有彼此相性好的法則,才有可能結合,比如陰之法則和陽之法則,風之法則和火之法則。”墨雨侃侃而談的道。

    “原來如此,這么說來,剛剛我的時間法則和蛟三道友的法則,產生了結合效果,所以威能大增。”韓立點了點頭,朝蛟三望去。

    “據我所知,法則結合之道修煉不易,而即便是相性好的法則,想要結合施展,需要極強的悟性,還有長時間的練習配合。我和厲道友今日為止,不過見過寥寥數次,而且從未有過這方面的交流,怎么可能會突然出現法則結合的情況,我想問的是這個。”蛟三看著墨雨,沉聲問道。

    “法則之道深奧無比,就是一方道主,也不敢說能夠完全了解。而法則偶然結合之事,并非沒有過,蛟三道友不必在意這些事情。更何況若我沒有看錯的話,蛟三道友你掌握的,應該是三大至尊法則之一的輪回法則吧,你們二人修煉的同為至尊法則,嘿嘿,這種結合在過去可是不多見的。”墨雨解釋道。

    蛟三聽聞這些,眼神閃爍,似乎對這個說法并不滿意,卻也沒有再說什么。

    韓立看著蛟三,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原來蛟三的法則是輪回法則,難怪自己當時就覺得有些奇怪。

    “二位的要求,我們均已完成。我二人剛剛蘇醒,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就不多留你們了。稍后我會施法將你們二位傳送出冥寒仙府,就請二位在此稍等片刻。”“陸雨晴”開口說道,單手一揮。

    說完,也沒等韓立和蛟三開口,一股青光包裹住了她和墨雨,朝著遠處飛去,一閃消失無蹤。

    韓立目送兩人離開,心中卻是暗暗一松。

    他雖然此前便對那老道殘魂之言有不少懷疑推測,但卻沒想到,其乃是一名如假包換的灰仙,而陸雨晴,這位黑風島島主之女,竟似乎是無生道人的轉世,真正的冥寒仙君?

    而最讓其沒想到的是,則是冥寒仙君竟與墨雨這位太乙灰仙,似乎早在不知道多少萬年前,便已結成了道侶,且看起來感情相當不錯的樣子。

    這還真是造化弄人。

    思量間,韓立轉首看了蛟三一眼。

    此女仍然站在在那里,雖然隔著面具看不到神情,從其目光判斷,似乎還在皺眉沉吟。

    他搖了搖頭,不再理會此女,身形落在了下方坍塌的宮殿之中,神識散發開來。

    韓立很快面色一喜,揮手發出數道青光朝著四周飛去,片刻之后卷回了一些東西,卻是幾塊殘破的金色屋頂,還有兩具殘破的金色傀儡。

    這幾塊屋頂赫然是用一種金色材料煉制而成,上面銘刻了一道道靈紋,散發出一股特殊法則氣息,和他的元合五極山有些相似。

    他先前想要收取此物,畢竟能夠抵抗丹劫之物是他接下去煉丹最迫切想要得到的,此刻雖然破碎了,但其本身材料靈性未失,還有大用。

    至于這兩具傀儡,他也頗感興趣。

    蛟三依舊站在原地,對于韓立的舉動視若無睹,似乎也沒打算撈一些戰利品的意思。

    韓立揮手將這些東西都收了起來,正要繼續在此處翻找。

    就在此刻,一股粗大金光毫無征兆的從天而降,將他和蛟三一下子籠罩在了其中。

    韓立只覺周身空氣一緊,沉重無比的壓力從金光中滲透而出,包裹住了自己的身體,讓其頓時動彈不得。

    金光之中,無數靈紋翻滾流轉,翻滾不已,朝著二人身旁匯聚而去,很快形成兩個金色法陣。

    “嗡”的一聲!

    金色法陣光芒大放,發出一聲巨大銳嘯之音。

    兩人眼前一花,被刺目金光充斥,身形從金色光柱中消失無不見。

    ……

    冥寒仙府某處,一片雜草叢生的園林中,佇立著一座保存尚且完整的三層閣樓。

    閣樓三層的外欄內,正站著兩道人影,彼此相依著眺望遠方。

    當中那名中年男子身著墨綠道袍,生得劍眉星目,當得起風神俊逸四字,此刻正攬著懷中女子的肩膀,輕輕撫動著。

    “無生,你比以前嬌小了不少,過往我可沒法這么抱著你。”中年道人低笑著說道。

    這二人不是別人,而正是灰仙墨雨和冥寒仙君陸云。

    “這么說來,你是更喜歡我當下這副皮囊了?”陸云秀眉一挑,淡然說道。

    墨雨聞言,頓時神色一僵,額角有冷汗淌下。

    “皮囊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在的你,還是原來的你。”他心中突然靈光一現,連忙正色說道。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