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重函秘寶
    韓立略一觀察后,便將黑色骨刀、長條方硯和鎮紙這三件仙器收起,隨后伸手一招。?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地面之上,一只尺許見方的八寶重函,悠悠懸浮而起,落在了他的身前。

    重函四方各有一道機關扣鎖封閉,上面分別貼有一張銀色符。

    韓立打量了片刻后,發現這四張符分別是“青龍困木符”、“白虎爍金符”、“朱明舉火符”和“真武拒水符”,無論是品階還是品相,無一不是禁制符中的上佳。

    “居然用四象符陣來封禁此函,里面究竟藏著何物?竟讓封天都這老僵尸如此珍視?”韓立心中疑惑,喃喃自語道。

    說話間,他便掐動法訣,周身金光大放,開始破解起四象符陣。

    四象符陣之所以難以破解,便在于四象之力相輔相成,彼此之間互為砥柱,所以不能夠一個接著一個去破解,而必須要同時解開,否則極有可能導致函中之物直接潰滅。

    故而針對其最好的破解之法,便是有四名修為相仿之人同時發力,一起破解。

    韓立卻并未如此,他的做法更加簡單粗暴,竟是直接喚出真言寶輪將其籠罩,不等四張符產生連鎖反應,便在瞬息之間將其一一解除。

    順利取下了四張符之后,八寶重函四方扣鎖的機關扣便“吧嗒”一聲,彈了開來。

    韓立雙手抓住重函盒蓋,將之一抬,取了下來。

    隨著盒蓋打開,重函之內并未出現什么靈光陣陣,或者寶氣沖天的異相,甚至根本沒有半點靈力波動傳出。

    他探過身子一看,就發現重函里面,放著一本蠟黃色的古籍,和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牌,四周還整整齊齊碼放著一根根黑色釘子。

    他先將那本蠟黃古籍拿了出來,手掌撫摸之下,只覺得有些滑膩,似乎是某種獸類的皮膚所制,上面還有些許溫度殘留。

    古籍封面之上,赫然寫著四個大字“幻辰寶典”。

    看到這個名字,韓立眉頭不禁一挑,覺得有些似曾相識。

    思量再三后,他恍然大悟。

    當年他通過無常盟尋找時間功法時,曾聽人說起過,伏凌宗內有能夠修煉出時間法則的功法,卻正是此典。

    關于時間功法,韓立一直以來接觸到的,就只有《真言化輪經》,所以沒辦法通過與其他功法相互印證比對,來加深對時間法則的理解。

    這《幻辰寶典》的出現,卻正讓他有了進行此事的機會。

    韓立眼中異色一閃,忽然想起一事,連忙雙手飛快掐動,喚出了真言寶輪。

    但見寶輪之上那枚巨大眼球悠悠一轉,一道金色光線從中射出,打在了蠟黃古籍之上。

    古籍表面金光略微閃動了一下,隨即湮滅下去,再沒有了半點動靜。

    韓立見狀,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神色,遂收起法訣,又將真言寶輪收回了體內,口中喃喃自語道:

    “看來此物和燭龍道內的那塊石碑不同,雖然同是記載時間功法之物,上并卻無時間法則之力……”

    以他的神識強大,不過一頓飯工夫后,這部《幻辰寶典》就被其翻閱了一遍。

    結果韓立驚喜的發現,這部功法里雖然也是關于時間法則之力的闡述,以及參悟之道,但無論是修煉之法,以及功法描述都與《真言化輪經》迥然有異,尤其是其中提到了“幻辰沙境”,似乎修成之后,可以影響某一區域的時間之力。

    不過眼下看來,無論是封天都,還是齊云霄,似乎對于這部功法修煉都十分有限,至少在與人交鋒之時,還無法用之對敵。

    雖然韓立恨不得此刻就一頭扎入此功法中,細細揣摩一番,但如此一來,動輒便是成百上千年的閉關,在如今的形勢下自然萬萬不可取。

    他將心中念想強行按捺住,將《幻辰寶典》收起,待以后有時間再好好探尋一番了。

    深吸了一口氣后,韓立又拿起那塊黑色令牌查看了起來。

    只見令牌之上光滑無比,外層泛著透明光澤,里面卻濃黑如墨,看起來就像是一團墨汁被凍結在了冰晶之中,將凝未凝,仍能看到縷縷墨絮流淌不定。

    令牌表面略有凸起地鐫刻著“乾天伏凌”四字,也不知是另有別義,還是代表著封天都的大長老身份。

    有了之前公輸久令牌的前車之鑒,韓立在周圍布下了一層法陣之后,才將仙靈力渡入此令之中,以嘗試著看看能否驅動此物。

    結果,不論他如何嘗試,這黑色令牌就是渾然不動,恍如死物一般。

    幾番試驗之后,也沒能嘗試出個結果來,韓立只好作罷。

    八寶重函之中,除了這兩樣東西之外,也就只剩下了些黑色鐵釘,數量還不少,細數之下,竟有足足八十一枚。

    韓立隨手拿出一根,放在眼前細細觀察了一陣,發現不過一指來長的鐵釘之上,居然密密麻麻地刻滿了各式紋路,上面既有某種古怪異獸,又有許多奇異符文,一看就知道不是俗物。

    并且在那鐵釘四周,似乎還有縷縷墨跡般的黑色霧氣繚繞,隱秘非凡。

    韓立將所有鐵釘取了出來后,忽然發現在那八寶重函內底部,似乎還嵌著一塊黑色鐵板,上面縱橫交錯地分布著一道道或深或淺的溝壑。

    他將鐵板從中取出后,才發現其上靈紋密布,竟是一張品級不俗的陣盤,在其左下角處,也有一串突起文字,上書:乾天伏凌,陣守八方。

    “這……莫非是一座守山大陣?”韓立一手捧著陣盤,一手握著令牌,在看了一眼地上的八十一根黑色鐵釘,喃喃自語道。

    心中這般想著,他便將陣盤翻了過去,結果就發現其背側有一處下陷的凹槽,輪廓大小分明與他手中的黑色令牌一模一樣。

    他心中一動,將令牌朝著凹槽處放了下去。

    “咔”的一聲輕響。

    令牌不偏不倚地嵌了進去,上面頓時烏光流溢,內里的黑色墨汁也如游龍一般飛掠而出,在陣盤表面巡游起來。

    但見陣盤上墨龍所過之處,一道道縱橫線條交錯之處,皆有暗金色的光點亮起。

    韓立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連忙將陣盤和令牌一同煉化。

    而后他便將其置于大地之上,使之與整個小島山體相接,繼而捻起一根黑色鐵釘,朝著陣盤上一處暗金光點上,放了過去。

    只見鐵釘方一接觸到陣盤范圍,便立即受到一股強大的吸引之力,突然從韓立手中掙脫,“錚”的一聲,釘入了那處暗金光點上。

    幾乎與此同時,這座小島東部不遠處的密林之中,傳來一聲轟隆巨響。

    韓立舉頭望去時,就見那里有一根高逾數百丈的烏黑光柱拔地而起,直指高空。

    其上似有異獸盤踞,表面不斷有淡淡的烏黑之氣流淌而出。

    “果然如此……”韓立心中一喜,繼續捻起鐵釘,朝陣盤上放置過去。

    隨著陣陣“錚”鳴之聲不斷響起,一枚枚黑色鐵釘接連落入陣盤,小島之上也不斷有烏黑光柱憑空而起。

    待最后一根烏黑光柱也升入高空后,圍繞在光柱之上的黑色霧氣頓時發散開來,彼此之間相互融合,很快就化作了一層淡黑色的光幕,將整座小島籠罩了起來。

    緊接著,那些出現在小島各處的烏黑光柱,開始光芒變淡,竟是一點一點變得透明起來,直至消失在虛空之中。

    不多時,籠罩小島的光幕也隱沒不見,看起來就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然而,在韓立身前的那座陣盤之上,卻已經出現了一座被陣法籠罩庇護的小島。

    看了片刻之后,他站起身來,身形一閃,便朝著島外飛了出去。

    穿越那層光幕之時,韓立能明顯感到一種被靈力波動掃過的感覺,只不過由于他已經將法陣煉化,自然是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從島嶼外看過來,整座小島沒有絲毫變化,根本看不出有陣法覆蓋,也感受不到有任何靈力波動傳來,但是當韓立以明清靈目探查之時,那層護島大陣便顯露無疑了。

    他一口氣飛出了小島千丈之外,抬起一只手掌握拳,調動體內仙靈力,朝著小島一拳轟擊過來。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

    整片虛空一陣激蕩,一道足有百丈大小的巨大拳影憑空生出,擠壓著天地元氣,層層疊疊如海浪一般,朝著三色小島傾軋而去。

    只見兩者方一接觸,原本肉眼無法看見的法陣屏障,頓時浮現而出。

    其上烏光大作,一道道墨色游龍從八十一根黑色光柱之中,不斷升騰而出,朝著拳影傾軋之處攢聚而來,運轉著陣法之力,抵擋了過來。

    小島上空,頓時轟鳴之聲不斷,黑色光幕上被壓出一個深達數十丈的凹陷,看似岌岌可危,卻始終沒有半點崩潰跡象。

    韓立見狀,也不禁暗暗點頭。

    他這一拳雖然并未出盡全力,但卻是以實打實的金仙中期修為激發而出,威能著實不小,若是尋常的真仙級別宗門的護山大陣,只怕早已經連陣盤根腳,都已經崩潰了。

    按照韓立估計,這個“乾天伏凌”法陣的防御極限,應該略遜于當年北寒仙宮對付百里炎時,在燭龍道內布下的那層陣法了。

    不過,饒是如此,此寶也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了。

    要知道,一般的護宗大陣,都需要在宗門各處,揀選靈氣充沛的山根作為陣法根基,布置上特別煉制的陣旗陣柱之物來壓陣,從而保證建立的陣法威能。

    只是這種陣法威能雖大,但卻屬于死陣,無法移動改變,不易被人從外界攻破,卻容易被人從內部動手腳,破壞陣腳和陣樞。

    這座乾天伏凌法陣,只以陣盤發動,卻是活陣,可以隨時收起帶走,不僅十分方便,而且不易遭受破壞。

    一番試探過后,韓立甚至隱隱覺得,此物應該便是伏凌宗真正護山大陣的簡縮版本,心中自然頗為欣喜。

    往后若是在別處開設洞府,有此寶在手,自然可省去不少麻煩。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