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二十章 渾水摸魚
    數日之后,黑風城外一道遁光落下,遁光斂去,現出了一個人高馬大的黃臉虬髯大漢,正是幻化了容貌的韓立。

    他抬頭看了一眼高大開闊的城門,邁開步子混入了入城的人流。

    上次試圖橫穿黑風海域周圍的落魄驚風帶,可謂歷經坎坷,如今他雖然修為大進,但也沒有再去嘗試之意,還是通過此處的傳送陣離開更為穩妥一些。

    繳納了入城費用,韓立很快進入了黑風城,徑直朝著島王府方向而去。

    走到半途,他腳步忽的一停,朝著城池中央方向望了一眼,然后身形朝著那里飛去,很快來到傳送廣場前,落了下來。

    只見廣場的傳送塔上浮現出一道道白光,散發出一股股龐大靈力波動,隱隱有空間波動波動夾雜在其中。

    韓立見此,心知這是傳送法陣已經開啟,即將傳送的情況。

    他略一沉吟,伸手攔住了身旁路過的一名元嬰期中年修士,問道:“敢問這位道友,我先前聽說黑風島主宣布關閉傳送陣千年,怎么今日又突然開啟了?”

    那人被韓立突然攔住,面色一沉正要發怒,感應到韓立身上深不可測的氣息,忙滿臉堆笑的抱拳說道:“這位前輩是剛剛來到黑風城吧,您有所不知,就在昨日黑風島主突然宣布傳送陣再次開啟,再過一會到了正午,傳送陣便會正式啟動。”

    “哦,閣下可知道,黑風島主為何突然改變了主意?”韓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問道。

    “這……在下就不知情了。”中年修士搖頭說道。

    “多謝。”韓立點了點頭道。

    中年修士朝著韓立拱了拱手,快步離開。

    韓立朝著傳送塔望去,目光閃動了幾下后,隨即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日光,身形忽的一閃消失無蹤,化為一團虛影朝著傳送塔飛去,一閃落在塔前大門口。

    塔門緊閉,兩名黑風島修士守在兩旁。

    韓立腳下絲毫沒有停留,徑直往前飛去,仿佛一團無形之氣,穿過了大門,還有后面的數層禁制,進入大廳之內,沒有引起絲毫的波動。

    大廳之中此刻圍聚了一大群人等待著傳送,人數足有八九十人。

    韓立目光微微一縮,人群最前方赫然站著幾個藍袍修士,正是洛青海一行人。

    黑風島主陸鈞,正滿臉笑容的站在一旁,小心陪同著。

    “原來如此……”韓立眼見此景,點點頭。

    看來是洛青海不知何時也已離開了冥寒仙府,且比自己早了一步,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樣也好,他正好可以順路離開。

    下一刻,韓立身影無聲無息出現在眾人身后,然后屈指在身前一個白衣青年背上一點。

    白衣青年眼睛立刻變得迷蒙,轉身將手中的一枚藍色符箓遞給了韓立,然后走到了一旁站定。

    一連串的事情悄無聲息,大廳內眾人幾乎都沒有注意到人群后面的情況,除了洛青海等少數幾人外。

    洛青海轉首看了過來,視線在韓立身上打量了一眼,眼神深處隱隱閃過一絲疑惑,但臉上神色沒有絲毫變化。

    韓立面色平靜的站在那里,坦然面對洛青海的觀察。

    他原本也沒有指望這番舉動能逃過洛青海等人,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即便被對方發現他也無所謂。

    而且以他對洛青海性格的了解,只要其沒有查清自己是何人,應該貿然做出什么舉動。

    果然,洛青海看了韓立兩眼,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并沒有聲張。

    不過就在此刻,韓立忽的轉首朝著另一邊望去。

    那里站了一群人,此刻都在低聲交談。

    韓立眉頭微皺。

    就在剛才,他感覺到了那里傳來另一道視線,只是那道視線一閃便立刻消失,他也沒能捕捉到是何人的目光。

    能發現剛剛的動靜,定然是金仙級別的存在。

    韓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難道是呼言道人和云霓,又或者是其他人隱藏在這里?

    他心中盤算,繼續暗暗打量著那群人。

    “讓諸位道友久等了,時辰已到,諸位請入法陣。”就在這時,傳送陣旁的一個黑袍老者,走了過來,說道。

    眾人手持藍色符箓,依次踏入傳送陣內,那白袍青年仍站在原地沒有動,神情迷茫。

    陸鈞眼見此景,視線在韓立身上掃過,面上露出一絲異樣神色,卻沒有多說什么。

    那黑袍老者翻手取出一個白色陣盤,兩手飛快掐訣。

    “嗡”的一聲,陣盤上浮現出耀眼白光。

    傳送法陣也隨之光芒大放,綻放出耀眼的白色靈光,將眾人吞沒了進去,隨即消失無蹤。

    陸鈞看到眾人消失,面色一松。

    眾人傳送走的瞬間,一旁的白袍青年眼睛一閃恢復了清明。

    “這……發生了什么,我怎么會在這里……”白袍青年朝著周圍望去,驚慌說道。

    “帶他出去,將傳送靈石退還給他。”陸鈞揮了揮手,說道。

    兩名黑風島修士答應一聲,一左一右的夾著那白袍青年走了出去。

    “島主,可算是將那些瘟神送走了!”黑袍老者走到陸鈞身旁,嘆了口氣道。

    “怕就怕,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陸鈞搖了搖頭道。

    “您的意思是說……”黑袍老者微微一怔。

    “當時入仙府的可不止蒼流宮一股勢力,如今卻只有洛青海這些人出現在這里,這意味著什么?蕭晉寒一行人至今下落不明,除此之外,包括伏凌宗,燭龍道在內的所有人都猶如人間蒸發了一般,恐怕是仙府內發生了什么。洛青海雖然嘴上說不知情,但以我對此人的了解,事情絕不簡單。此事不管怎么說,可是發生在我們黑風海域。”陸鈞緩緩說道。

    “我以為他們有什么其他途徑,已經離開這里了,畢竟有些人神通廣大,入我黑風海域也并非通過傳送陣……”老者神色一僵,有些遲疑的說道。

    “落魄驚風,嘿嘿……希望他們都已經通過那里,離開了我黑風海域吧。”陸鈞苦笑一聲道。

    “對了,島主,雨晴小姐她……您可曾從蒼流宮那些人那里問到什么消息?”黑袍老者猶豫了一下,又問道。

    “沒有。不知是蒼流宮的人真的不知道,還是刻意隱瞞。”陸鈞神情有些黯然的說道。

    “雨晴小姐的元神燈并未熄滅,性命肯定無礙的,此刻她說不定只是被困在某處,很快便會脫身回來,島主不必擔心。”黑袍老者安慰道。

    陸鈞沒有說話,嘆了口氣,雙眉緊鎖。

    黑袍老者看到陸鈞這般神情,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

    陸鈞在法陣旁站立了片刻,又嘆了口氣,正要轉身離開。

    就在此刻,他目光忽的一凝,看向法陣旁邊的地面。

    那里不知何時,掉落了一塊白色玉簡。

    陸鈞眉頭微皺,抬手發出一股吸力,將玉簡吸入手中,神識探了進去。

    玉簡內只有一行小字:

    “令女雨晴在冥寒仙府內另有機緣,此刻一切安好,閣下無須掛念。”

    陸鈞看到這些,露出大喜之色,面上擔憂一掃而空。

    他收起玉簡,在老者的詫異目光下,朝著傳送陣方向躬身行了一禮。

    ……

    韓立眼前被白光充斥,周圍更是天暈地轉,耳邊傳來陣陣呼嘯之聲。

    好一會,他身周的異樣感覺也驟然消失,視野恢復清明,出現在了另一個白色大廳內。

    韓立朝著周圍望去,認得這里是觀瀾城內的傳送大廳。

    此時,在大廳一角,還站著另一群人,顯然是等待著通過傳送陣進入黑風海域。

    韓立隨著其余人從傳送法陣內走出,朝著外面走去,很快來到了傳送高塔之外。

    韓立沒有在這里停留,徑直混入塔外街道人流中,朝著遠處走去,很快沒有了蹤影。

    不遠處的一座閣樓上,以洛青海為首的蒼流宮等人不知何時出現在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韓立離去的方向望去。

    “宮主,這人是什么來路?”白面書生收回了目光,問道。

    “現在還看不出。不過看其剛剛施展的幾下手法,定是一名金仙無疑了。他現在的外貌應該是用了無常盟面具幻化,并非真容……夢兒,你可看出此人身份?”洛青海面露沉吟之色,轉身看向身旁的南柯夢,問道。

    南柯夢神情看起來還有些委頓,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無常盟面具……莫非他是輪回殿的人?”另一個黑須老者眉毛聳動了一下,眼中似有異芒閃過,問道。

    “有這個可能,不過也可能是燭龍道,伏凌宗,又或者其他勢力存活下來的人。這次進入冥寒仙府的修士眾多,我們也只是見到了部分而已。”洛青海緩緩說道。

    “這次傳送是我們蒼流宮主持的,此人剛剛渾水摸魚的奪了一個傳送名額,恐怕來者不善,要不要我去探一探此人的底細?”黑須老者低聲說道。

    “我們此次冥寒仙府之行雖然達到了目的,這人身份未明,不要多生事端。北寒仙域經過此事,將有一番巨大動蕩,我們先返回蒼流宮,再行從長計議。”洛青海搖了搖頭,說道。

    黑須老者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不過仍然點了點頭。

    一行人邁步往前走去,南柯夢也隨著眾人往前走了幾步,面上忽的浮現出一層詭異的藍光,卻是一層淺淺的藍色冰凌。

    她的嬌軀顫抖,搖晃了一下,朝地面倒去。

    洛青海神色一變,揮手打出一股藍光,扶住南柯夢的身體。

    其他人見此情形,忙圍了過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