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沙海
    “如此一說,倒的確是,北寒仙域現如今是越來越不平靜了。”韓立面色如常,順著宮主裝女修的話說道。

    “妾身斗膽問一下,貴客來這元荒城是要做什么?”女修問道。

    “實不相瞞,我是想要去往蠻荒界域,明日便打算出城的。”韓立聞言,想了想后,說道。

    “出城?您可是與人結伴,一同前往?”宮裝女修似有些意外,停下腳步,問道。

    “不曾結伴,我習慣一人獨行。”韓立搖了搖頭,說道。

    “請恕妾身多嘴,妾身也絕無冒犯之意,只是……以貴客的修為,若是孤身一人出城的話,那無異于是以身飼虎,以身投狼。”宮裝女修略一欠身,說道。

    “姑娘此話何意?莫非這城外有什么大兇險?”韓立疑惑道。

    “貴客有所不知,元荒城外便是一片百萬萬里之廣的茫茫沙海,當中全是深不見底的流沙陷坑,莫說行人不能通行,就是生于別處的沙漠異獸到了此處也都無法立身。除非乘坐城內的大型渡船,方能抵達對岸的蠻荒大陸。”宮裝女修解釋道。

    “既然陸路無法通行,修士自可御空而過,莫不是空中還有什么危險?”韓立神色沒有絲毫變化,開口問道。

    對于這沙海之險,他沒有親眼見過,心中其實并未太過重視。

    “莫說真仙修士,就是金仙修士只怕都不敢如此大膽,貿然飛入那片沙海區域。我們這里臨近蠻荒界域,元荒城內自上次戰爭之后,就極少有兇獸現身,可那片沙海之中卻時常有強大的蠻荒生靈游弋,一旦被其盯上,即使是真仙后期修士,下場也往往十分凄慘。”宮裝女修繼續說道。

    韓立聽她的語氣,便知道她不是危言聳聽,眉頭就有些蹙了起來。

    “除此之外,即使僥幸能夠不遇到兇獸襲擊,還有很多海市蜃樓,沙海幻象等著你。若是在其中迷路,運氣好的,兜兜轉轉個數百年,也許還有機會回到元荒城。運氣差些,就恐怕……”女修說到這里,有些欲言又止,但言下之意已甚為明了。

    “不知姑娘所說的渡船,又在何處乘坐?”韓立略一沉吟后,如此問道。

    “西城門上的烽火垛口便是渡船碼頭,不過這種渡船每年只有兩趟,您來的還算湊巧,距離下一艘渡船出發,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宮裝女修想了想后,答道。

    “我尚有一事不明。修士進入沙海容易受到攻擊,那這滿載修士的渡船豈不是更容易引來兇獸么?”韓立有些疑惑的問道。

    “貴客有所不知。這些沙海渡船乃是城主府所制,據說其上有些外人無法知曉的特別機關,能夠掩藏整船的氣息,使得蠻荒生靈無法發覺。”女修答道。

    “這么說來,乘坐這渡船就能萬無一失,到達彼岸了?”韓立眉頭微微一挑,說道。

    “貴客說笑了,哪有什么萬無一失之事。事實上八年之前,渡船就曾出過一次事故,被某只真靈異獸伏擊,船沉沙海,死傷慘重。”女修苦笑一聲,說道。

    “既然渡船能夠隱藏氣息,為何還會被兇獸伏擊?”韓立聞言,有些吃驚的問道。

    說話間,兩人繞過了一塊九龍影壁,來到了后庭。

    “據說是船上有一名真仙境的獵荒修士,在之前一次獵荒行動中,殺了一窩幼年的九眼蜒蚰,激怒了當時外出的真仙級九眼蜒蚰,被其從窩中血跡里嗅到了修士的血脈氣息,故而才有了后來的這一場禍事。”宮裝女修撥開一旁古樹探過來的枝杈,走了過去,繼續說道。

    “獵荒修士,指的是進入蠻荒界域獵取異獸的修士吧?”韓立哦了一聲,又問道。

    “是,也不是。獵殺蠻荒異獸的確是獵荒修士目標的一部分,但卻不全是。采集蠻荒界域生長的奇花異草,開挖一些靈礦寶石也是他們的目的之一。”宮裝女修繼續說道。

    “這么說來,這漫長歲月以來,進入蠻荒界域的修士應該不計其數,不知可有蠻荒界域的地圖流傳出來,哪怕是不全的也可以。”韓立駐足問道。

    “沒有。貴客這幾日若是去商鋪,可千萬要小心,那些兜售蠻荒界域地圖的家伙,十個有十個都是騙子。”宮裝女修同樣停了下來,搖了搖頭說道。

    “這又是為何?”韓立疑惑道。

    “這些年來,進入蠻荒界域的修士的確不計其數,但他們的活動范圍卻很有限,真正敢于深入蠻荒界域,并且能夠活著回來的,幾乎全都是金仙境以上的高階仙人。而傳說中,能夠橫渡蠻荒界域,到達相鄰黑山仙域的,則只能是太乙以上的大能之士。這樣的人何其之少?又有幾人會繪制地圖流傳出來?”宮裝女修笑了笑,說道。

    “不錯,這么一說的話,倒是的確不會有真的地圖流傳了。”韓立繼續抬步前行,點了點頭說道。

    “貴客想必也是對蠻荒界域心生向往,才來的這元荒城吧?屆時到大可在那些已經探明的區域活動一二,想來也會有福緣收獲的。”宮裝女修綽約一笑,說道。

    這一路閑聊倒也不覺路長,二人很快就到了乙等園中的一處院落前。

    韓立目光一掃之下,發現院落成三合之勢,出了主屋之外,作用兩側各有一間廂房,中間夾有一個小型花園,里面種著些花朵鮮艷,年份不久的仙草。

    宮裝女修取出一塊寫著“聽雨軒”三個字的青色玉牌,對著虛空一揮。

    院落之外籠罩著的一層禁制法陣立即打了開來,一陣香風從院內飄散而出,兩道身著婢女服飾的婀娜人影從中翩然而出,朝著韓立兩人欠身施了一禮。

    “這些小婢,都是些結丹期的女修,身子清白。貴客若看得上眼,賜下一些福緣,今夜也就是她們的仙途幸事了,若是看不上眼,就讓她們煮茶掃灑,做些雜事便是了。”宮裝女修將玉牌奉送過來,開口說道。

    “不必了,我習慣一人,無需侍奉。”韓立接過玉牌,淡淡說道。

    兩名姿容上佳,不輸宮裝女修的婢女聞言,眼底都隱隱閃過一絲失落之色,但卻沒敢多說什么。

    “那就是她們沒有福分了。貴客先行休息片刻,酒宴很快會送過來。”宮裝女修卻是面色沒有絲毫變化,笑著說道。

    “有勞了。”韓立說罷,抬手一拋,丟過一個錦袋。

    宮裝女修順勢接下,手掌籠在袖中暗暗一查,頓時神色微變,驚喜之余,有些惶恐道:“貴客如此厚待,倒教妾身有些赧顏了。不若為貴客另換一處甲等園客院如何?”

    “不必了,此處就挺好,你們都下去吧。”韓立隨意揮了揮手,轉身進了院門。

    宮裝女修愣了片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從袋子里取出一枚靈氣濃郁至極的極品靈石,仔細打量了片刻后,瞥了一眼兩名婢女,嘆息道:“你們福緣還是不夠。”

    兩名婢女心底自是遺憾不已,神色戚戚。

    ……

    第二日,韓立早早便起身,離開了煙渺園。

    金童休息了一夜,此刻精神十足,跟在韓立身后,在街上跑了幾圈,手里已經多了一大把各式各樣的美食。

    “大叔,我們這便離開了?”金童嘴里咬著一個肉包,有些不舍的說道。

    “不忙。”韓立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朝著西城門走去,很快來到西城門渡口。

    “大叔,我們來這里做什么?”金童脖子一歪,問道。

    “你在這里等我一會。”韓立對金童說了一聲,朝著附近一座黑色建筑走去,片刻之后便走了出來,手里多了一張黑色靈符,上面銘刻一個大船圖案。

    “這是什么……”金童抓過靈符,好奇的問道。

    “船票。”

    韓立說著,大略將渡船的事情和金童說了一下。

    “大叔,不是我說,以我們的實力,還用得著坐什么渡船,直接飛過去豈不是更快?”金童撇了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們初來蠻荒界域,還是小心謹慎些好,而且這里既然有渡船可以橫渡這沙海,不坐白不坐嘛。”韓立淡淡一笑,說道。

    金童歪頭想了想,很快搖了搖腦袋,不再考慮這些,低頭享受著手中的美食。

    韓立將船票收好,朝著城內繁華街區走去。

    雖然他身上現在各種丹藥物品眾多,但大多數都是公輸久等人的儲物法器中掠奪而來,未必對他有用,畢竟橫渡蠻荒界域危機重重,他還要再做些準備。

    而且此處臨近蠻荒界域,城內肯定有不少蠻荒界域特有的材料,值得一逛。

    不過元荒城面積很大,很多地方都設有禁制,神識無法探查,盲目瞎逛需要花很多時間。

    韓立如此想著,走進了附近一家看似規模不小的雜貨鋪,買了一本介紹元荒城的書籍,很快翻看了一遍,對元荒城內的情況有了一些大致的掌握。

    他收起書籍后,繼續朝著前面走去,很快又來到內城一處頗為繁華的區域。

    此地和其他地方截然不同,卻是一處巨大白玉廣場。

    以白玉廣場為中心,附近一條條寬闊的街道,足有近百條之多,呈現出發散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而在廣場上空赫然懸浮了一座白色宮殿,通體潔白如玉。

    無數斗大的白色符文圍繞整座宮殿盤旋飛舞,散發出陣陣白光,籠罩了白玉廣場和周圍所有街道區域。

    此處名為通天街,是元荒城內最大的貿易區域,人流如織,看起來好不熱鬧。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