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蠻荒大族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一月有余。

    一片林木茂密的原始叢林上空,一頭頭形態各異的巨大飛禽當空疾掠而過,上面乘騎著一個個青膚長頸的異族,朝著叢林中央飛落而去。

    一名容貌木訥的中年男子,以人族之身夾雜在這些異族人當中,多少顯得有些顯眼。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隨著向頸族人返回幽辰族的韓立。

    坦什騎著一頭背生雙翅的黑色麋鹿,與騎乘通體白羽的雪鷹的諾依凡,一同斜飛向下,朝著叢林中央的一片開闊地帶降落下去。

    韓立騎乘著一頭耳大如肉翅的灰色長毛象,與其他向頸族人稍稍滯后一些,也飛落下去。

    落地之后,韓立目光四下一掃,就看到密林之中,竟然隱藏著一座座半地下式的坡頂建筑,密密麻麻地分布在一棵棵參天古木之間,與周圍環境和諧地融為了一體。

    只是此刻這些建筑,大多數都已經遭到了破壞,有的頹圮半塌,有的徹底被移平,四周圍還散亂地躺著一具具凄慘可怖的異族尸身。

    這些人中,大多數都是身形嬌小,體態豐腴的灰膚矮人,頭顱頗大,五官與人族幾乎一樣,只是眼睛鼻子嘴巴都擠在一起,看起來有些別扭。

    另外,還有許多青膚的向頸族人尸身,以及許多妖獸的尸體散落四周,大多數都被靈蟲噬咬得面目全非,令人不忍卒看。

    在整片建筑四周巡查過一番后,所有向頸族人的神色都變得極其難看起來,每一個人眼中都有憤怒的火焰熊熊升騰。

    不多時,韓立看到坦什從一座坡頂小屋后方,橫抱著一具年邁的向頸族人尸身走了出來,神色戚戚。

    他再一打量那尸體的面目,發現其與坦什竟有七分相似,心中了然,這多半便是坦什的父親,向頸族的首領了。

    諾依凡見狀,走上前去,先是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沖著坦什懷里的尸體彎腰行了一禮,繼而拍了拍坦什的肩頭,以蠻荒言語說了幾句。

    經過這一路上從貔貅小白處學來的蠻荒言語,韓立如今已經能夠大致聽懂了諾依凡的話,知道是些類似于“死者已矣,節哀順變”的話語。

    坦什神色恢復如常后,從父親懷中摸出一節潤澤如玉的黑色長骨高高舉起,口中發出一陣悲戚低鳴,其余向頸族人立即圍了過去,將他環繞在了中央,口中同樣響起叫聲。

    諾依凡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來到韓立身邊。

    “坦什的父親戰死了,他將成為新的部落首領。”她緩緩開口說道,語氣顯得有些疲憊。

    “看樣子,你們獸族的處境似乎很不妙啊。”韓立如此說道。

    “自從數百萬年前的那場戰爭擊敗了蟲族之中,我們獸族各部就過得太安逸了,雖然也一直派人密切跟蹤蟲族的動向,但此次蟲族蓄謀已久,加上事先沒什么征兆,所以此次才會這般措手不及。不過,我們供奉的真靈之王,實力之強絕對遠在他們的蟲靈之上,等我們各部聯合起來,請出王的真身,便是蟲族覆滅之時。”諾依凡語氣堅定的說道。

    “但愿如此吧。距離你們幽辰族部落,還有多少路程?”韓立對此并不太感興趣,話鋒一轉的問道。

    “按我們當前的速度,最多再有三個月,就能回到族中。”諾依凡略一沉吟后,說道。

    韓立聞言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向頸族人進行了一場簡單但不失莊重的儀式之后,收斂了自己族人和孔靈族人的尸身,便再次啟程。

    離開孔靈族的部落之后,似乎是因為進入了獸族完全控制區域的緣故,眾人的行進速度明顯加快了,除了中間偶爾要避開一些強大的兇獸以外,便一直都在全速飛行趕路。

    在此期間,韓立一邊繼續跟白玉貔貅學習蠻荒語言,一邊默默留神觀察沿途經過的地形地貌,將其繪制進自己先前拼湊出的地圖中。

    其實之前在元荒城中購買的那些地圖,到了這里,已經基本上沒有任何用處了,蛟三給的那份雖然還有些用,但與自己目前所走的路,并沒有什么交叉之處,只能被用來判斷大致方向而已。

    兩個半月之后,韓立和向頸族等人,終于越過了莽莽森林。

    在此期間,雖然向頸族人對于這片森林頗為熟悉,避開了不少盤踞此地的強大真靈,但仍被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蟲族伏擊截殺了數次,對此韓立自己依舊沒有怎么出手,基本都交給了金童和貔貅小白處理了。

    這些經歷,讓向頸族人對于韓立的敵意和戒備之意漸漸消除,韓立也趁勢從諾依凡和坦什口中,了解了一些關于蠻荒的傳聞逸事。

    此時,他們來到了一座巨大無比的峽谷前。

    此處便是幽辰族的棲息之地,暗星峽谷了。

    雖然事先已經知道了幽辰族,是獸族幾個最強大的部落之一,可當韓立真正來到此處時,還是被眼前看到的場景給震驚到了。

    放眼望去,只見一片綿延不知多少萬里的巍峨山脈橫在前方,萬頃蒼翠幽碧之間,分裂開來一道巨大無比的白色溝壑,就像是巨獸身上剖開的傷口一般,看起來觸目驚心。

    而在那白色峽谷入口處,佇立著一座巨大無比的白石關隘,上面碉樓林立,旌旗飄揚,看起來就仿佛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城堡。

    整座城堡高逾萬丈,幾乎與整個峽谷兩岸等高,其并正式門戶,只在城堡中央開著三道高逾六千丈的巨大券門,當中個有一道黑色的金屬柵欄阻隔。

    正當中的券門之內,一道水勢兇猛的巨大河流從中穿過,有些渾濁的青色河水從中滾滾涌出,發出陣陣雷鳴般的轟鳴之聲,奔流不息。

    到了城堡之外,諾依凡就將一直穿在身上的灰布長袍脫了下來,露出的身段曲線玲瓏,加之身上穿著清涼貼身,看得一眾向頸族男子,都有些血脈噴張,但卻又不敢多瞧。

    韓立在其身上打量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發現先前有那件不知材質為何的灰布長袍阻擋,他竟沒看出這諾依凡身上氣息,竟然達到了真仙后期。

    看來在這遠離仙域的蠻荒之中,應該也有一些特別的煉器技藝和禁制手段,但想來也只有少數有實力的大部族,才能負擔得起這樣的煉器師吧。

    思量間,城堡之內便有數十道人影,相攜著飛了出來。

    這些人與諾依凡模樣相似,都是淺藍色皮膚,兩耳尖長,顯然都是幽辰族人。

    他們當中有男有女,男性普遍更高一些,身上生有一些顏色較重的紋路,但外表看起來并不強壯,一個個相貌英俊不凡,模樣卻顯得有幾分陰柔。

    其中為首的一人,是一名手持青玉法杖的中年男子,其容貌與諾依凡有九分相似,只是臉上棱角更加分明,一頭淺藍色長發束在身后,穿著一件米白色長袍,看起來竟有幾分儒雅氣質。

    “依凡……”尚未到身前,男子便高聲喚道。

    “父親!”諾依凡面色一喜,也叫了一聲,連忙迎了上去。

    向頸族人和韓立則都懸停在稍遠地方,沒有立即跟上去。

    對于蠻荒這里的言語,韓立如今已經沒有多少障礙了,只是鮮少與人交流,說起來還有些困難。

    “都是為父不好,讓你受苦了,你能安全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身份為幽辰族長的男子輕撫著女兒頭發,疼惜道。

    “此番是女兒自己要去的,不怪父親。好在已經聯合了北方各部落,他們都已經決定向我們暗星峽谷集結,相信很快就能聚攏起來我們獸族所有力量。”諾依凡搖了搖頭,說道。

    “你做的很好,最近這十余日已經陸續有些部落舉族遷徙過來了。不過聽他們帶來的消息說,向頸族和孔靈族都被襲擊了。你們應該沒有遇到吧?”白袍男子點了點頭,又問道。

    “女兒在向頸族時,恰逢灰蟾和青蝎等族聯合殺來,向頸族族長坦喀帶人逃往孔靈族,引開了大部分追兵,女兒則與剩余向頸族人逃向了鹿明之丘,后來被灰蟾族人追了上來,所幸遇到了那位厲前輩,出手滅殺了灰蟾族。”諾依凡開口說道,最后目光看向了韓立所在。

    白袍男子聽得心驚膽戰,對于讓女兒身陷險境一事,更加懊悔不已。

    當他聽到是韓立出手滅殺掉灰蟾族時,目光也移了過來,瞳孔不禁微微一縮。

    “人族……”

    不僅是他,幾乎所有幽辰族人在看到韓立的瞬間,流露出來情緒的都差不多。

    由于幽辰族人與人族有不少相似之處,韓立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厭惡和戒備之意。

    諾依凡見狀,立即補充道:“父親,也是厲前輩一路護送,我們才能安然回到族中。”

    聽聞此言,白袍男子神色稍緩,帶著眾人朝韓立等人飛移而來。

    “多謝厲道友相救并護送依凡回族,道友想要什么報酬,盡管開口。”白袍男子沒有沿用他們部族禮節,而是朝韓立略一拱手,以仙域言語說道。

    韓立眉頭一挑,心中報以冷笑。

    這位幽辰族長,顯然是想用什么寶物將自己打發走,并不打算讓其進入暗星峽谷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