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盤桓
    “族長不必客氣,關于報酬之事,令愛先前已與我說過了。”韓立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淡然說道。

    白袍男子眉頭微蹙,有些疑惑的轉身看向女兒。

    諾依凡嘴唇微動,通過傳音將先前應允的地圖一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父親。

    白袍男子聽罷,眉頭皺的更緊,對韓立說道:

    “厲道友,小女年歲尚淺,思慮不周,才會夸下這般海口。我幽辰族雖規模不小,但于這蠻荒獸族各部而言也不過是滄海一粟,對于集齊各部地圖恐心有余而力不足,還是請道友另開個條件吧。人族的規矩我也知道一些,我諾青麟絕不會叫你吃虧就是。”

    “我并非獵荒修士,也無意做什么暗探之流,索要地圖實則是為了橫渡蠻荒界域,去往另一片仙域。所以貴族給我的地圖上,可以不去標示你們各族的具體位置,只需將地形地貌和兇獸大致分布注明即可。”韓立看向白袍男子,緩緩說道。

    諾青麟聞言,面露沉吟之色,并未立即說話。

    諾依凡走上前來,又以密語與之交談幾句后,男子眉頭才舒展開幾分,緩緩點了點頭。

    “既如此,那就請道友在我幽辰族盤桓幾日,正好過些時日獸族其他各部落也都會齊聚暗星峽谷,屆時便嘗試替道友收集各部地圖好了。”諾青麟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韓立,仍是覺得看不透他的修為,略一沉吟過后,開口說道。

    “那就叨擾了。”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在與諾青麟交談之際,他事實上也一直在觀察對方,發現此人似乎也刻意隱藏了氣息,據估計其境界差不多應該相當于一名金仙初期的人族修士。

    不過,按照這些異族人驅獸為戰的情形來看,其真實戰力應該還要再往上提升半級,至于其他跟隨在后的其余幽辰族人,氣息大概都介于真仙中期到金仙初期之間,其中又以真仙境居多。

    諾青麟向韓立點了點頭后,又轉向坦什,神色凝重的說道:

    “坦什,你族護送依凡之恩,幽辰族舉族難忘,待剿滅蟲族之后,定會幫助你們重返世代繁衍生息之地,重新興建家園,令向頸族重復榮光,更加興盛。”

    “多謝族長。”坦什面露感激之色,雙手交疊胸前,施了一禮說道。

    “在此之前,向頸族各位大可將暗星峽谷,當做你們自己的家園,放心居住生活。”諾青麟微微頷首,繼續說道。

    坦什等一眾向頸族人更是越發感激涕零,紛紛向其施禮稱謝。

    接下來,在諾青麟的引領下,韓立等人越過那座巨大的谷口城堡,朝著峽谷內飛了進去。

    飛越城堡之際,韓立便看到城堡之內的數個碉樓后方,都各自盤踞著一頭背生雙翼,形如巨蜥般的異獸,其身上鱗甲反射著烏黑光芒,時不時睜開眼睛,朝上方投來冰冷的視線。

    他很明顯能感受到,這些異獸的所有惡意,都是加諸于自己這個人族身上的。

    越過谷口城堡后,深邃寬廣的暗星峽谷才向韓立展露了真容。

    只見一條寬逾千丈的青色洪流從峽谷正中央浩浩湯湯而來,聲如滾雷,氣勢磅礴,在其兩岸河水沖刷之下,巉巖遍布,斷崖橫生。

    兩岸旁更高處的峭壁之上,開辟著一個個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鏤空洞穴,彼此之間又有一條條嵌入山壁內的棧道相互聯結,構成了一個龐大且復雜的建筑群落。

    并且,這些洞穴并非是什么簡單粗陋的洞窟,相反的,其外部雕刻有屋角飛檐,廊柱雕欄,并封有各式或圓或方的木門,上面花鳥紋飾十分精美,且頗具別樣風情,而在這些洞穴建筑四周,還有青苔綠蔓環繞,幽蘭繁花簇擁,看起來恍如仙境一般。

    若說先前見到的孔靈族部落,其生存的那片山林是一座小小村落的話,那幽辰族繁衍生息的這座暗星峽谷,則是堪比人間都城一般的繁華所在。

    暗星峽谷沿暗星河走勢,蜿蜒曲折,越往深處而去,韓立心中就越是驚訝,周圍的峭壁之上開始出現了一座座巨大的祭壇模樣的建筑,上面還有淡淡的法陣波動不斷傳來。

    韓立知道自己身份敏感,出于禮節等多方面考慮,一路上只是隨意瀏覽一下沿途風光,并未刻意去觀察整個峽谷的建筑分布,更沒有動用太多的神識。

    一路上都沒有放松暗中觀察的諾青麟,見此情形微微頷首,神色略露出滿意之色。

    臨近峽谷中部,眾人來到了一座地勢相對平坦的山崖上方,諾青麟停下身,轉身對韓立說道:“此處環境還算幽靜,厲道友就暫時在此休息幾日吧。”

    韓立環視了周圍一遭,發現此處四周皆有幽辰族人聚居,雖然距離都不算太近,但若是要監視或者包圍此處,卻是十分的方便。

    “多謝了。”他隨即笑了笑,說道。

    而后諾青麟也沒有停留,當即帶著其余眾人,繼續朝著峽谷深處飛移而去。

    諾依凡略一猶豫,沒有立即跟上去,而是來到韓立身邊,略帶歉意對其說道:“厲前輩身份特殊,莫要見怪。”

    “我有一事不明,為何你不似同族之人一般,對人族心懷芥蒂?”韓立笑著問道。

    “這……實不相瞞,晚輩已故的娘親便是人族,我身上有一半的人族血脈。”諾依凡遲疑片刻后,解釋說道。

    韓立默默點了點頭后,沒有再說什么。

    兩人分別之后,韓立先是目中藍芒閃動的四下一掃,隨后才身形一晃的落在了那片山崖之上,朝著崖壁上的那座石窟洞府走了進去。

    推開石窟兩扇沉重的石門,一股陳舊的煙塵氣息頓時鋪面而來。

    韓立眉頭微蹙,揮袖虛空掃動兩下后,一縷縷清風立即從袖中鼓蕩而出,將室內塵土席卷著,帶出了洞外。

    緊接著,已經許久不曾有人住過的洞窟內,一盞盞不知燃燒著什么油脂的壁燈接連自行亮起,散發出淡淡地麝香味道,將整座石室照亮了起來。

    韓立環視一圈后,發現洞窟面積不算太大,分作內外兩室,都只比尋常房屋大上一些。

    外室只有一張石桌和一副石椅,內室也只有一座石床,陳設簡單到了極點。

    韓立將石門關閉之后,這才取出了一枚枚陣旗和陣盤,開始在石窟內布置起來。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遮蔽靈力波動的法陣布置完畢,韓立才盤膝坐回了石床上,抬手輕輕敲了敲自己手上的甲蟲戒指。

    只見戒指上金光亮起,一閃之下,重新化作人形,落在了韓立身側。

    “金童,接下來這段時間,我要暫時閉關一陣,試著看能不能再將修為提升一二。在此期間,需要你和小白一起為我護法。”韓立沖金童說道。

    “大叔,怎么突然想要閉關了?”金童疑惑道。

    “這些時日在蠻荒里一通亂撞,遇到的那些實力強橫的兇獸實在太多。接下來這段時間在這幽辰族中,雖說仍是異族環飼,但總比在外面安穩一些。如今居安思危,天庭絕不會放棄對我的追殺,這片蠻荒也遠比想象中的要危險,只有盡可能的提升實力,才能繼續生存下去。”韓立緩緩說道。

    “大叔別說這么多了,你放心閉關就是。有我在,誰都別想打擾到你!”金童拍了拍胸脯道。

    韓立臉上露出些笑意,從袖中取出一只儲物袋,遞給金童,說道:“這里面還有些以前的存貨,省著點吃。”

    “好嘞。”

    金童接過儲物袋,笑嘻嘻地出了內室,蹦跳著到了外室的石桌上,盤膝坐了下去,像個守財奴一般查點儲物袋起來。

    “老大,可別忘了我!”

    白玉貔貅也從韓立身上跳落下來,小跑著跳到金童身旁,如一條小白犬般親昵地蹭了過去,卻被金童滿臉嫌棄地一巴掌拍了下去。

    韓立見狀,微微一笑,將目光從他們身上緩緩移開,手掌一揮,啟動法陣將內室暫時隔絕起來。

    調息片刻后,他手掌一揮,掌心之中多出來兩枚玉簡和一本蠟黃色古籍來。

    這兩枚玉簡和古書不是他物,正是北寒仙域三大宗門秘藏的時間功法:《水衍四時訣》,《真言化輪經》和《幻辰寶典》。

    之前在路上,他已將這三部功法從頭到尾都看了一遍,隱隱發覺這三者之間似乎有什么內在關聯,但當時忙于趕路并未細查。

    今日他才打算仔細比對一下,看看能否通過相互印證,來幫助自己盡快提升修為。

    在這三部功法之中,韓立最為熟悉的自然是真言化輪經,此功法他目前已得到了六層,并且由于掌天瓶的緣故,修煉也算頗具火候,對于另外兩部功法雖然尚未修煉,但有了真言化輪經的基礎,結合自己對時間法則之力的感悟,想必在參悟上將會事半功倍。

    他略一沉吟后,最先拿起了那部《水衍四時訣》,心神沉入其中,仔細查看了起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