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分食
    韓立定了定神后,目光一轉,再次看向不遠處的那具巨鼠骸骨。

    此時,這具骸骨內的煞氣比此前要稀薄了不少。

    韓立沒有立刻靠近,而是雙手掐訣一催,催動骸骨周圍的法陣,消散其中煞氣。

    如此小半個時辰后,骸骨內的煞氣終于被徹底驅散,再無分毫殘留。

    此時的巨鼠骸骨看起來更加晶瑩,散發出陣陣柔和綠光,幾乎能看到其中一道道靈力流淌。

    韓立目光來回掃了幾遍后,這才揮手收起骸骨周圍的法陣器具,身形驀的化為一道青光,朝著上方飛去。

    深淵坑洞上方,一處石崖之上。

    金童滿臉的焦急神色,在石崖邊緣來回走動,時不時探出腦袋往下方深淵中望去。

    “老大,你就別轉悠了,主人他肯定沒事的。”白玉貔貅有些無聊的趴在地上,勸說道。

    “你懂個屁!如今距離那二十年沒多少時間了,大叔到現在都沒動靜,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不行,我得下去看看。”金童小臉緊皺,下定決心道。

    蟹道人飄身而起,攔下正欲跳下山崖的金童,說道:

    “還是我下去看看吧,我畢竟是傀儡之身,受到的影響也能小一些。”

    金童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感激之色,正想說話時,眉毛突然一挑,趕忙朝深淵下方望去。

    只見一道青光從下方疾馳而來,沖破了滾滾煞氣,很快來到了山崖之上。

    青光斂去,正是韓立。

    “大叔,你怎么才……咦,你的修為?”金童本想抱怨幾句,可在察覺到韓立身上的氣息時,神色驟然一變,驚訝叫道。

    白玉貔貅和蟹道人也先后察覺到異樣,紛紛圍了上來。

    “金仙境巔峰……主人,你距離進階太乙玉仙境界,只怕也只有一步之遙了吧?”白玉貔貅驚喜叫道。

    “看來韓道友在深淵下方,又有奇遇啊……”蟹道人也贊嘆道。

    “大叔,你是不是在下面發現了什么寶貝,自己一個人偷偷吃了,所以境界才提升了這么多?對了,你的眼睛怎么變成了灰色……好厲害的樣子!”金童正說著話時,突然發現韓立的眼睛在一瞬之間,轉為了灰白之色,忙開口叫道。

    韓立聞聽此言,神色微微一變,其手掌一揮,掌心之中便有水汽彌漫,凝聚出一面水鏡,朝其上看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他就發現自己的雙眸瞳孔之中,果然如同泛起一層霧靄,變作了銀灰之色,竟然和墨雨這等灰仙,有了幾分相似之處。

    “看來被墨雨這老家伙給算計了,這灰仙的《玄煞暝靈功》果然有貓膩……”韓立面上神色如常,心中卻嘆息一聲,暗自沉吟道。

    “怎么了,大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金童見韓立沉默不語,忙問道。

    “先前修行出了點岔子,具體的以后再跟你們說。我在深淵里發現了東西,對你應該有些幫助,跟我下去看看。”韓立收回思緒,開口說道。

    “真的有寶貝啊?”金童驚喜叫道。

    “我怎么沒有感應到……”白玉貔貅搖頭晃腦,有些不解道。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蟹道友,上面法陣還要繼續勞煩你看護。”韓立笑了笑,轉身沖蟹道人說道。

    說罷,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水鏡,突然發現自己瞳孔中的灰光已經消失不見,又重新恢復了本來模樣。

    蟹道人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韓立沖其略一抱拳,隨后周身青光一閃的將金童和小白一卷,縱身一躍,重新朝著深淵下方飛掠而去,身影沒入煞氣之中,消失不見。

    在吸收了巨鼠體內的所有煞氣之后,韓立對于煞氣的感應似乎出現了些許變化,他的身體對于煞氣的排斥也減弱了許多。

    至于那濃郁煞氣對他的影響,也變得微乎其微,他甚至已經能夠簡單地操控這些煞氣了。

    重新落回深淵谷底之后,韓立來到巨鼠尸骨旁,雙手飛快掐動起來。

    一股無形力量便從他的體內迸發而出,將周圍聚攏的煞氣層層逼退,在周圍隔絕出一片沒有煞氣的空間來。

    他手掌一揮,一金一白兩道光芒閃過,金童和小白的身影重新浮現了出來。

    “好重的煞氣……”金童身影剛一浮現,立即眉頭一皺,有些不喜道。

    “這尸骨……”白玉貔貅卻是雙眼光芒一亮,驚喜叫道。

    這時,金童才注意到了這具如山般的翡翠骸骨,眼中同樣亮起一抹驚喜之色,身上金光一閃,驟然亮起一道金光,就要朝骸骨沖上去。

    然而,她才剛一飛起,就被韓立一把拽住給扯了回來。

    “先別急,這尸骨之前煞氣濃重,我雖然已經吸納一空,但是難保不會對你產生影響,所以你還是先看看清楚,再動口不遲。”韓立緩緩說道。

    “大叔,殘余的這點煞氣不成問題,你就放心吧,我都快饞死了……吃了這個,說不定我的修為境界也能再提升一大截……”金童聞言,抹了一把嘴角流出的口水,急吼吼道。

    “主人,這骸骨能不能也分我一些?”這時,白玉貔貅也晃著那袋湊上前來,開口問道。

    “小白,現如今情況有些特殊,若是這具大妖骸骨能夠助金童再破一境,那我們面對那只噬金仙的時候,就有更多把握了,關于這一點,你能明白吧?”韓立略一猶豫,說道。

    “那……好吧……”小白有些失落道。

    “此劫若能度過,我會另想其他辦法補償你,總之決不會虧待于你就是。”韓立拍了拍白玉貔貅的腦袋,安慰道。

    金童的注意力一直在大妖骸骨之上,壓根兒沒有注意到這邊的動靜,這時才扭過頭來,眼巴巴地望向他,說道:“大叔,能吃了吧?我都等不及了……”

    韓立沒有說話,有些無奈地點了點頭。

    金童大喜之下,身形驟然一閃,化作一頭巨大的金色甲蟲,飛掠而上,撲向那具翡翠色的大妖骸骨,深淵之中很快響起了“咔嚓咔嚓”的啃噬之聲。

    一旁的白玉貔貅看著這一幕,只得“吧嗒”幾下嘴巴,滿眼艷羨。

    然而,才過了不到幾十個呼吸的時間,金童忽然金光一斂,重新化作紅衣女童模樣,從巨鼠的骸骨之上飛落了下來。

    只見她手捧著一根成人手臂粗細的翡翠長骨,來到韓立身前,疑惑說道:“大叔,你看看這節尾巴根兒的骨頭什么情況,差點把我牙給磕了。”

    韓立聞言,接過那根長骨,仔細打量了起來。

    看了片刻之后,他眉頭不禁微微一挑,露出了一抹意外之色。

    緊接著,他手掌青光亮起,將一縷仙靈力渡入其中。

    只見翡翠長骨之上光芒大亮,一個韓立從未見過的禁制符紋從其表面亮起,從中散發出陣陣頗為強烈的空間波動。

    “空間法寶……難道是巨鼠的存儲之物?”

    韓立目光微凝,開始運轉仙靈力,嘗試著催動此骨,結果長骨之上光芒越來越亮,變得瑩綠通透,好似無瑕美玉。

    但是,也就僅此而已了。

    不論韓立怎么嘗試,此骨就只是放光,既無法催動,也無法煉化,自然也無法一探究竟。

    此時,金童早已再度化作了巨型甲蟲,朝著翡翠骸骨撲了上去。

    約莫一頓飯工夫后,一道金光從翡翠骸骨之上飛落而下,重新化作一個紅衣女童,抹了一把嘴巴,拍了拍圓滾滾的肚皮,打了一個長長的飽嗝。

    “哎呀,我吃飽了,小白,剩下那些就賞你了。”金童用大拇指,指了指剩下的小半具骨架,大方說道。

    白玉貔貅聞言,明顯一愣,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給金童一巴掌拍在了腦袋上。

    “還愣著干什么,不想吃我就吃光了?”

    “可是,老大……”貔貅自然是垂涎不已,可還是有些猶豫道。

    “你既叫我一聲老大,咱也不能虧待了你。況且這大妖尸骨的確很補,只吃了半具骨架就已經有些撐了,接下來光是消化吸收只怕都需要些時日呢……之前在你肚子里也吃了你不少仙器,這次就算是補償了。”金童拍了拍滾圓的肚皮,大大咧咧的說道。

    貔貅心中卻頓時有些感動,仍是沒有立即動彈,而是轉頭望向韓立。

    “就聽她的好了。”韓立剛剛調息完畢,沖其點了點頭,說道。

    “多謝老大!”

    白玉貔貅嘴巴一咧,身形驟然暴漲變大,一張大嘴更是變得好似能吞食天地一般,一口就將剩余的大妖骨架干凈利落地吞了進去。

    而后,其身上光芒復又一亮,體型重新恢復了家犬大小。

    “小白,說真的,就你這一口吞的能力,本仙女也羨慕得很啊!”金童背著手,繞著白玉貔貅看了一圈,嘖嘖贊嘆道。

    “好了,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們就好好煉化吧。”韓立笑著說道。

    “大叔你不說還好,你這一說,我這困勁就上來了……”

    金童正說著話,就已經打起了哈欠,身上金光亮起,很快化作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金色甲蟲,朝著地面上落了下去。

    韓立伸出手掌,將其接在掌心,收入了靈獸袋中。

    “主人,這次的骸骨不同他物,我可能也需要閉關一陣。”小白見狀,也開口說道。

    韓立點了點頭,手腕一翻,重新取出另一只靈獸袋,將白玉貔貅也收了進去。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