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激斗水衍宮
    “咦!”

    韓立目光在廣場上飛快掃視了一圈,不禁輕咦了一聲。

    其身形驀的飛射而去,很快落在廣場對面的一座巨大宮殿前。

    這座宮殿比其他的高大了許多,通體以一種晶瑩的深藍色晶石搭建而成,上面還有一層輕微的藍光蕩漾,看起來宛如海底的水晶宮殿一般。

    韓立認識這種藍色晶石,名為海藍晶,是一種以堅固著稱的水屬性晶石,雖然算不上頂級材料,但也頗為珍貴,竟然被用來建造這一整棟大殿,實在稱得上是大手筆了。

    不過他如此迫不及待的沖過來,倒并不是被這座大殿材料吸引,而是因為大殿里面的東西。

    雖然很微弱,但韓立能感應到大殿深處,有一股時間法則波動。

    可能是這座大殿通體是用海藍晶建造的緣故,這里雖然也遭到了破壞,但基本保存完好,甚至連大殿門上的匾額也沒有被破壞。

    “水衍宮……”

    韓立看著這匾額,心中微微一動,正要邁步進入大殿,突然被大門旁邊的一個東西吸引了注意。

    那是一尊倒在地上的黑藍色石像,高足有百余丈,卻是一個頭大身細的怪異童子。

    石像底部斷裂,似乎是被人一劍斬斷的,韓立目光一轉,看向宮殿附近,那里有個被人斬斷的巨型石墩,表面和石像下面的斷口吻合,看來這尊石像原本是豎立在這里的。

    韓立看著這大頭童子的石像,隱隱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看到過。

    “對了,原來是他!”他再次打量石像兩眼,忽的回想了起來。

    那次自己通過晶壁所觀摩的大耳僧,也就是彌羅老祖講道,身旁圍坐著的五個人,其中就有一個頭大身小的古怪童子,身形外貌和這個石像基本一樣。

    只是那人的石像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莫非這座水衍宮和這大頭童子有什么關系?

    韓立沉吟了一下,很快不再多想這些,邁步踏進了大殿。

    一走進大殿,周圍光線頓時一暗,給人一種異樣的壓抑之感。

    他眉頭略皺,沒有停下腳步。

    大殿內頗為空曠,除了幾根巨型的海藍晶石柱就沒有什么了,這里戰斗痕跡也不少,甚至于有一根石柱被直接斬斷了。

    韓立在大殿內找了一圈,沒有什么發現,于是繼續深入,很快來到了大殿的最深處。

    此處左右墻壁上各有一道巨大門扉,門扉后面是兩條長長的黑色甬道,蜿蜒朝著深處延伸著,黑幽幽看不到底。

    他剛剛在外面時,就看到這藍色大殿后面宮殿林立,似乎是一處占地面積頗大的建筑群。

    韓立看著兩條通道,略一感應那股時間法則的位置,在前方比較靠右的地方,便沒有絲毫遲疑的踏進了右邊的甬道。

    甬道整體用一種黑色石料修建而成,散發出絲絲陰冷氣息,不知是何種材料。

    這里也有不少戰斗留下的痕跡,兩邊的黑色墻壁上有一道道利器劈斬的傷痕,地面上還有不少裂縫。

    看來這黑色墻壁似乎極為堅固,并未在戰斗中被毀。

    除此之外,通道內不時能看到一兩具真言門弟子或者天庭修士的尸骸,不知是不是因為這甬道比較封閉的緣故,周圍的陰煞之氣慢慢開始濃郁,陣陣陰風從前方吹來,隱約能聽到嗚嗚的聲音。

    韓立微微皺眉,他現在體內煞氣纏身,對這樣的環境下意識有些不喜,但他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而退縮。

    這黑色通道長的出奇,韓立往前走了小半刻鐘,仍然沒有到盡頭,相反,這通道慢慢變的開闊高大了不少。

    越往深處走,空氣中的煞氣越濃郁,引得他體內的煞氣有些蠢動。

    韓立急忙運轉功法護住全身,將外面的煞氣隔絕。

    他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面色忽的微變了一下,停下了腳步。

    雖然很輕微,但前面傳來幾聲隆隆的聲響,地面也微微晃動了兩下,似乎有人在交鋒。

    韓立目光微閃,口中念念有詞。

    一層幽光浮現而出,籠罩住他的身體,整個人很快化為一道幽影,無聲無息的向著前方飛射而去。

    往前飛出片刻,甬道便到了盡頭,前面出現一片陰沉沉的宮殿,一間連著一間。

    各處宮殿之間有一條條通道連接,四通八達,看得人眼花繚亂。

    韓立略一辨認,順著那戰斗的聲音找了過去,穿過了十幾間宮殿,他很快找到了聲音的源頭,一間面積足有數千丈的大殿。

    此處大殿內聳立了一根根粗大石柱,每一根都有十數人合抱那么粗,上面銘刻了一道道符文,不知做什么用的。

    殿內的那些石柱坍塌了大半,露出一大片空間。

    在那空地上,三名修士正在和五六個道黑影激斗廝殺。

    那三名修士中,一人是個身形如同鐵塔的魁梧男子,身著藍色篷衣,操控著一柄門板大小的藍色巨劍。

    另一個人是個身形婀娜的紫袍少婦,面帶面紗,看不清容貌,周身環繞著濃郁魔氣,卻是一名魔族之人。

    最后一人是個身著紅衣的俊俏男子,面上似乎施有脂粉,看起來有些不男不女。

    韓立眉梢一挑,這紅衣俊俏男子他卻是認識的,正是當日在野鶴谷有過一面之緣的豐慶元,想不到在這里再次碰到。

    看來,覬覦這真言門遺跡的并非輪回殿一方,天庭顯然也早有所準備了,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從什么地方以何種方式進入這里的?

    和三人激斗的黑影是一種黑色人影怪物,有數丈許高,全身長滿黑毛,好像幾只黑色猿猴。

    這些怪物頭上還生著兩根暗紅色長角,雙目血紅,閃動著陣陣兇光,口中獠牙外翻,更不時發出凄厲的咆哮。

    “這是什么……”韓立躲在一根石柱后面,看到這些黑色猿猴怪物,心中有些驚訝。

    這些黑色猿怪貌不驚人,但實力頗為不凡,巨大身軀行動如風,而且極為堅硬,直接和豐慶元等人的仙器硬碰,一點事情也沒有。

    黑色猿怪口中不時噴出一道道黑色火焰,那三人對這些黑焰似乎都很是顧及,極少擋下,大多數時候都是連連躲閃。

    豐慶元三人此刻雖然落入下風,但顯然都是久經歷練之,并未有什么驚慌,穩扎穩打,任憑那些黑色猿怪如何兇猛攻擊,仍舊被三人擋了下來。

    韓立看了幾眼前方的戰斗,便移開了視線,朝著大殿周圍望去,并未發現什么寶物。

    看來這三人并非是為了奪寶,而是不走運,遭遇到了幾頭猿怪,被其纏住了。

    既然這里沒有寶物,韓立也沒有現身參與的意思,身形一動,便要悄然離開。

    就在他身體剛動之時,一道惡風從背后襲來,一只烏黑獸爪憑空出現在韓立身后,朝著他心臟抓下。

    韓立面色一變,閃電般朝著前方飛射,同時手臂急揮。

    一道青色劍光從他袖中飛射而出,然后憑空出現在他身后,朝著黑色獸爪迅疾一斬。

    “砰”的一聲巨響!

    青色劍光一顫的碎裂而開,化為一柄青色飛劍,滴溜溜翻滾著朝著前面飛去。

    而那黑色獸爪上也被斬出一道長長傷痕,幾乎將其手掌劈成兩半。

    一頭巨大黑色猿怪從旁邊的黑暗中一閃而出,對著韓立發出一聲暴怒的咆哮。

    此猿怪比前面那幾頭大了足足倍許,皮膚黑毛中浮現出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遍及全身,平添了幾分兇厲,巨大身軀上黑氣繚繞,黑氣之中赫然還懸浮著一件黑色大幡,上面靈光閃動,散發出陣陣不弱的法則不動,卻是一面仙器。

    黑色猿怪咆哮聲中,掌心黑光連閃,周圍的陰煞之氣滾滾匯聚而來,融入其身體。

    它手掌上的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愈合,轉眼間消失無蹤。

    韓立眼見此景,面上閃過一絲驚訝,揮手召回那柄青竹蜂云劍,身形一晃的落在了地上。

    這一番交手如兔起鶻落一般,發生在瞬息之間,另一邊的豐慶元三人此時也注意到了韓立那邊的動靜,面色都是露出驚訝之色。

    血紋巨猿口中發出一聲咆哮,巨大身軀化為一道黑影,朝著韓立飛撲而至。

    “哼!”

    韓立冷哼一聲,袖袍一揮,一道粗大金色電弧飛射而出,朝著血紋巨猿打去,正是辟邪神雷。

    金色電弧所過之處,附近陰煞之氣仿佛冰雪遇到驕陽,瞬間潰散消失。

    血紋巨猿見此,卻是絲毫不懼,張口噴出一股黑色火焰。

    一聲巨響!

    雷電火焰撞到一起后,立刻翻滾盤旋在一起,仿佛一金一黑兩條蛟龍交織在一起,彼此撕咬不止,似乎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韓立眉梢微微一挑,張口一噴。

    又是一柄青色飛劍電射而出,表面包裹著一層金色電弧,一閃洞穿了雷電火焰,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砰”的一聲悶響,那些黑色火焰爆裂而開,化為一片殘焰飄散。

    青色飛劍繼續電射而出,一個模糊過后,便出現在了血紋巨猿身前,急劈而下。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