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意外之喜
    任豪眼見韓立這駭人之極的攻勢,幾乎面無血色,身形化為一連串藍影朝著另一個方向飛逃而去。

    與此同時他一揮衣袖,八九件綻放著各色靈光的仙器電射而出,一個模糊之下化為一片仙器寶光,將整個大殿盡數占滿,朝著紫金魔神洶涌而來,將前方所有空隙盡數堵死。

    不過韓立只是淡淡的一笑,一只魔神手臂一揮。

    “噗”的一聲,一大片翠綠霞光噴涌而出,將這八九件仙器盡數卷住。

    這些仙器被翠綠霞光卷住,散發出的靈光立刻飛快消散。

    轉眼間所以仙器寶光盡數消失,只剩下那八九件各式各樣的仙器被綠色霞光卷住,懸浮在半空一動不動,仿佛網中魚兒。

    韓立手臂一揮,翠綠霞光連同那些仙器盡數一閃消失。

    這一連串的變化,不過轉瞬間便完成。

    “這怎么可能?”任豪飛遁之中,看到身后的情況,眼中透出不敢置信之色。

    韓立翻手收起這些仙器,所化魔神立刻一步踏出。

    只見其龐大的身軀只是一個模糊,就在原處不見了蹤影,下一刻再次憑空出現在任豪身前,擋住其去路,手中青色巨劍一斬而下。

    任豪被時間靈域罩住,速度比起韓立慢了太多,根本逃不出去。

    “欺人太甚……老子和你拼了!”

    他眼中隱隱露出一絲絕望,狂吼一聲,手中藍色巨劍劍芒大放,攜帶怒濤般的隆隆巨響,也劈斬而出。

    兩柄巨劍當空斬在一起。

    “咔嚓”一聲!

    藍色巨劍仿佛紙糊一般,被青色巨劍輕易斬成了兩截。

    青色巨劍絲毫不停,繼續一斬而下,狠狠劈在了任豪身上。

    任豪雙目圓瞪,眼角幾乎裂開,張口噴出一口精血,融入體表戰甲中,同時體內仙靈力蜂擁而出,盡數注入了藍色戰甲內。

    藍色戰甲綻放出沖天藍光,一閃凝聚成一道厚厚藍色光膜,有些類似韓立的真極之膜,擋在青色巨劍前。

    但青色巨劍凌厲絕倫的劍芒吞吐,更蘊含了一股股強大時間法則之力,仍舊飛快斬了進去,很快突破了這層藍色光膜,直接劈斬了那套藍色戰甲上。

    青色巨劍嗡嗡震顫,略微停頓了一下,不過還是斬入了藍色戰甲中。

    “不,你會后悔的……”任豪口中發出絕望的慘叫,身體“砰”的一聲爆裂開,化為漫天血雨。

    這是青竹蜂云劍凌厲無比的劍氣侵入其體內,將其身體炸裂。

    不止是身體,任豪的元嬰神魂也在頃刻間盡數被劍氣絞碎,一丁點兒也沒有存留下來。

    那套藍色戰甲也隨著其身體徹底碎裂,化為了千萬塊碎片。

    三頭六臂的魔神手一招,從任豪殘軀中收走一枚藍光燦燦的儲物戒指,體表紫金光芒一閃,巨大身軀飛快縮小,轉眼間恢復了人形。

    青色巨劍也化為九柄青竹蜂云劍,沒入其體內。

    眼見韓立展露諸多神通,楓林目光微閃,臉上露出一抹忌憚之色。

    韓立卻沒有去看她,而是將目光一轉,朝著另一邊大頭童子的尸體所在處望去。

    此前連番爭斗,他消耗雖然不算太大,但畢竟不愿再起爭端,所以壓根兒沒有想要與此女搶奪笛子的意思,大部分注意力都重新落在了那名頭顱奇大的幼童身上。

    因為知道這幼童身份特殊,所以即使之前與那藍色人魚以及任豪廝殺之時,他也始終將一分心神留在其身上,卻并未發現其有半點異常。

    韓立略一沉吟后,單手朝前一探,一道青光隨即從袖袍間涌出,動作柔和地將大頭幼童的尸體一裹,緩緩朝著水池之外拉了上來。

    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那大頭幼童的尸體毫無預兆地突然一個加速,瞬間就來到了韓立身前,一顆碩大的頭顱幾乎與他的額頭碰在了一起,鼻尖也差點一點就要頂在他的下巴上。

    韓立本來反應不至于如此緩慢,但不知為何,那幼童尸體移動的速度十分詭異,仿佛帶有一定的時間法則之力,令他猝不及防。

    緊接著,就見那大頭幼童的眼皮忽然一顫,竟然睜了開來,一雙水藍色的通透眼眸打量了韓立兩眼,嘴巴忽然張了開來,猛地朝韓立噴出了一團藍色華光。

    那團藍光打在了韓立眉心處,識海之中就仿佛有一道驚雷炸響,令他雙耳都轟鳴不斷。

    還不等他去查看識海異狀時,那大頭幼童的嘴巴忽然再次開合起來,說出了一句“殺奇摩子”,而后就重新閉上了眼睛和嘴巴。

    緊接著,他的尸身之上忽然亮起無數條纖細密集的藍色光痕,繼而發出一聲瓷器碎裂般的“咔咔”聲,徑直化作了一陣藍色流煙,轉瞬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韓立恍然回過神來,身子不禁一個顫抖,仿佛突然之間做了一個夢一樣。

    與他相隔數百丈的楓林眉頭微微一挑,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她只看到韓立在彎腰的瞬間,似乎出現了短暫的愣神,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可當再她低頭去看水池時,卻驚訝地發現,那大頭幼童的尸體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就在此時,一陣“嘩啦”水聲,忽然從水池中響起。

    楓林移目望去時,只見水池當中竟生出一個半尺來寬的漩渦,將一池的藍色水液卷動著,飛快地朝著下方漏了下去,轉瞬之間就已經見底。

    韓立就在池邊,眼疾手快,連忙探手朝著水液之中一撈,一只青光大手憑空浮現,隨即從池底掬起了一團藍色水液。

    不過,他也只來得及撈取這一次,池底最后的那點水液也就已經全部下漏,徹底消失了。

    韓立嘆息一聲,翻手取出一只白玉凈瓶,將這可能是光陰之水的藍色水液倒了進去,收入了儲物鐲中。

    他瞥了一眼水池底部,只見那里密密麻麻地鑲嵌著數千顆,拳頭大小的藍色鵝卵石,上面傳出陣陣濃郁靈氣,雖不是什么法則之物,卻是品質極佳的水屬性材料。

    “楓道友,這宮殿中還有些水屬性材料,我想咱們分上一分即可,沒必要再大動干戈了吧?”韓立說著,笑望向那名魔族少婦。

    “如此自然最好。”楓林目光微斂,掩嘴一笑,說道。

    韓立遂也不再多言,便與那魔族少婦各自在水池和宮殿內收取起水屬性材料來。

    收集完畢之后,兩人又將三層宮殿里仔細搜索了一遍,再無任何發現后,才一起來到了大殿外。

    “楓道友,在下打算繼續沿著這條路線向內探索,你可要同往?”韓立望了一眼宮殿后方薄霧籠罩的區域,開口問道。

    “同行就不必了,我還是打算原路返回,再去之前那條通道看看。”楓林自然明白韓立的用意,隨即開口說道。

    在見識了韓立的兩次出手之后,她對其已經甚為忌憚,又怎么敢與他同走一條路?

    當然韓立想要的,也正是這樣的結果,于是便順水推舟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勉強道友了,保重。”

    在目送著楓林的妖嬈身軀消失在通道那頭后,韓立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目光一凝,神識沉入識海之內,仔細探查起來。

    他的識海內此刻風平浪靜,只有一團藍色華光悠悠懸浮其中,沒有絲毫波動。

    韓立神識方一投注其上,藍色光團頓時“砰”的一聲散落開來,化作一片藍色光幕,上面蕩漾起陣陣水紋般的漣漪,從中浮現出數千言的金色文字。

    查看過后,他赫然發現其記錄的竟然是《水衍四時訣》的九卷功法,比此前自己從北寒仙域蒼流宮處得來的還要多上兩層。

    在功法末尾處,還記錄著一段那大頭幼童修煉此功法的心得體會,揚揚灑灑也有三千余字。

    待韓立將之全都記在腦海之后,所有文字轟然一散,化作一片金粉與周圍藍光,同時消散開來。

    韓立緩緩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絲喜色,但只是一閃即逝。

    如今自己所處此處,自然不好去細細揣摩這所得之物。

    他定了定神后,身形一動,繼續朝著宮殿后方掠去。

    宮殿后方是一片稀稀落落地蒼翠山林,里面薄煙彌漫,視線受阻不說,神識也受到壓制,韓立只得放慢了速度,一點一點朝內趕去。

    不過好在一路上平安無事,除了偶爾在林間能夠看到些許真言門弟子,和少數天庭之人的尸骸之外,并未再遇到什么建筑遺跡。

    約莫三個時辰之后,山林間的樹木越發變得稀疏,但前方的霧氣卻更加濃郁起來。

    韓立走出山林之后,卻發現前方竟然有一座方圓足有千丈的巨大蓮池,里面荷葉田田,青翠碧綠猶如翡翠。

    蓮池之內,奶白色的霧氣翻涌不定,一朵朵粉白色的蓮花散布四周,看起來聘婷裊娜,竟有幾分仙家氣派。

    只可惜韓立此刻根本無限欣賞這等美景,便打算掠過蓮池,繼續向內趕去。

    可當他身形飛掠而起來到半空中時,目光再一掃下方的蓮池,眉頭不禁微微一蹙,懸停在了半空中。

    “怪不得這里天地元氣如此濃郁,還真有點意思……”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