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七百零九章 兩難境地
    結果就在韓立與魔光剛走到房間門口,前者面上突然腳步一頓,身子猛地一顫。

    “韓道友,你怎么了?”魔光見此,微微一怔,忙問道。

    韓立沒有回答他,此時的他雙目突然泛起一層灰芒,臉上肌肉開始抽搐,顯得痛苦異常。

    緊接著,其全身都開始顫抖,面色也是瞬間煞白一片。

    他仙竅內的煞氣,不知為何突然暴動,不受控制的劇烈翻滾起來。

    不多時,一道道漆黑如墨的煞氣從他身上豁然騰起,仿佛惡魔之手狂舞,四周空間的溫度驟然大降。

    “先進屋子再說。”魔光目光閃動,如此說道。

    韓立也沒回答,猛地一把推開房門,走了進去,心中則是念頭急轉。

    “難道是煞衰再次爆發?竟然在這種時候……”

    距離上次煞衰爆發,已經過了數百年,光陰之絲延緩期限過去,倒也正常。

    思量間,他雙手一陣揮舞。

    “嗖嗖”銳嘯聲中,數百桿陣旗飛射而出,落在房間各處,張開數層厚厚禁制,將整個房間層層罩住。

    魔光見此,抬手一揮,一股黑光從他掌心飛射而出,在韓立布下的禁制后面,又張開了一道黑色禁制。

    這道黑色禁制上黑霧繚繞,隱約能看到一道道黑色鎖鏈縱橫交錯。

    一股綿密的煞氣波動從黑色大網中散發而出,其中還夾雜著絲絲法則波動,不知是什么禁制,立刻將滾滾煞氣波動擋下了八成。

    兩人聯手,立刻將所有煞氣波動盡數擋下。

    只是他們二人反應雖然快,但煞氣爆發太過突然,仍舊泄露出去一點。

    與此同時,四周天地間的煞氣立即受到牽引,瘋狂朝著石堡宮殿這邊聚攏而來,聲勢之浩大,簡直堪比仙界破境時引來的天地靈氣變化。

    苗繡此時正趕往自家內府,忽然臻首一抬,扭頭朝著那邊宮殿看了一眼,美眸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好強大的煞氣波動,不愧是天生便有極強修行資質的虛合族人……”苗繡喃喃自語,美眸異芒閃動,似乎在盤算什么。

    石穿空的房間內,他此刻閉目盤坐在床上,頭頂之上懸浮著那個銀色琵琶,散發出陣陣銀色光波,似乎在祭煉此寶。

    他眼睛忽的睜開,朝著門口的方向望了一眼,很快再次閉上了眼睛。

    ……

    韓立房間內,金色雷光一閃,蟹道人的身影浮現而出。

    “魔光道友,蟹道友,麻煩你們二人為我護法。”韓立說了一聲,立刻盤膝坐下,運轉功法。

    下一刻,耀眼金光從他身上爆發而出,一股股時間法則蜂擁而出。

    魔光與蟹道人互望了一眼,旋即各自來到了屋子一角,盤膝坐了下來。

    “咦!”

    正當韓立運轉時間法則之力,將那些仙竅盡數覆蓋住之時,突然發現了些許不對。

    他體內此刻暴動的,只有那些被煞氣侵襲的仙竅,剩下的純凈仙竅并未發生異變,和先前那次煞衰爆發似乎有些不同。

    “難道不是煞衰爆發?莫非……”韓立心中暗道,剛剛松開的眉頭又蹙了蹙。

    煞衰此刻若是爆發,他雖然有信心可以再次壓制下去,但需要一段時間才行,而且他此刻身在灰界,若是被人察覺到他在度煞衰,立刻就會暴露身份,大禍臨頭。

    韓立心念電轉,體內仙靈力和時間法則之力包裹住那些暴動的煞氣,狠狠壓制而下。

    但無論他如何運功鎮壓,仙竅內的煞氣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翻涌的越來越劇烈。

    韓立只覺內心煩躁之感愈發強烈,神識海中不知為何一陣劇烈翻滾,一股無法抑制的沖動在心底涌動。

    此時的他雙目泛起道道血紅光芒,散發出兇戾煞氣越來越濃郁。

    不僅如此,周圍虛空中的煞氣似乎受到了吸引,竟然迅速朝著他匯聚而去,融入了仙竅內的煞氣中。

    仙竅內的漆黑煞氣飛快增加,翻滾的更加劇烈。

    韓立猛的一咬舌尖,用殘存的理智克制住內心的沖動,兩手立刻一動。

    附近虛空一閃,一道白色光門浮現而出。

    緊接著其身形一晃之下,便沒入了光門之中,進入了花枝洞天。

    一進入花枝空間,蜂擁而來的煞氣頓時被帶入其中,房間內的煞氣隨即變得淡薄起來,韓立仙竅內的煞氣,遂也停止了增長。

    韓立面上稍稍一松,再次盤膝坐了下來,翻手取出一枚漆黑如墨的丹藥,正是肅煞丹。

    他沒有絲毫猶豫,張口服下丹藥,然后全力運轉功法,煉化丹藥。

    丹藥很快融化,一熱一寒兩股龐大氣息交織涌現,在他體內四肢百骸之中游走。

    韓立全身孔竅不由自主的盡數張開,一道道濃郁無比的黑色煞氣從全身各處涌出,向周圍飄散而開。

    “奇怪,我體內何時又形成了如此之濃的煞氣?”他看到源源不斷涌出的黑色煞氣,心中一驚。

    上次他借助三枚肅煞丹之力,雖然沒有將仙竅內的煞氣驅除,卻將體內其他地方的煞氣大大驅除,怎么這短短時間,又形成了如此濃郁的煞氣。

    “難道是進入灰界后,長時間身處煞氣環境下,受此影響的緣故……”韓立目光閃動,很快搖了搖頭,不再分心多想,全力煉化藥力。

    就在此刻,黑色人影一閃,魔光的身影也浮現而出,出現在了韓立身后。

    他口中念念有詞,兩手一抬。

    兩道黑光從掌心噴涌而出,迅速合而為一,化為一道水缸粗細的黑色光柱。

    光柱上波紋般的黑光翻滾,隱隱形成一頭巨大似虎似獅的異獸虛影,大口猛地一吸。

    韓立身上散發出的煞氣立刻朝著巨獸虛影口中飛去,滾滾沒入其中。

    不僅如此,巨獸虛影發出的吞噬之力更籠罩住韓立全身各處,使得其體內煞氣外泄速度陡然大增。

    韓立見此,心中一動,繼續運功煉化藥力。

    在肅煞丹的藥力和魔光幫助下,他體內煞氣飛快不斷向外散去,仙竅中翻滾的煞氣似乎也得到了宣泄,慢慢平靜下來。

    轉眼間,七八日時間過去了。

    韓立身上涌出的煞氣漸漸由多變少,最后終于完全消失。

    他緩緩睜開眼睛,眼中血光已經消失,恢復了清明。

    在其身后不遠處,魔光兩手掐訣,散去了那黑色光柱。

    韓立凝神感應體內情況,仙竅內的煞氣此刻停止了暴動,恢復了平靜。

    只是仙竅內的煞氣絲毫沒有減少,反而因為之前暴動吸收了一些外界煞氣,比以前還增加了一些。

    韓立見此,心中不禁嘆了口氣。

    這些黑色煞氣再仙竅內緩緩轉動,好像揮之不去的幽靈,時刻窺視著他的身體,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會再次爆發。

    “魔光道友,這次多謝你出手相助。”韓立轉過身來,點頭謝道。

    “些許小事,不足掛齒。”魔光擺了擺手,說道。

    “魔光道友,你此刻乃是灰仙之身,磨合至今,想必已經悟通了煞氣之力的奧秘,這兩日來你在旁邊助我平復煞氣,不知可看出了什么來?我仙竅內的煞氣,為何突然這般暴動?”韓立微一沉吟,開口問道。

    “韓道友太高看我了,我雖然暫且占據了這具身體,經過這段時日的參悟,也對煞氣一道有了些領悟,但還遠遠算不上悟通。不過經我這兩日觀察,倒也確實發現了一些端倪。”魔光沉吟著說道。

    “哦,看出了什么?但說無妨。”韓立眉梢一挑,問道。

    “韓道友,你此刻身在灰界,身體無時無刻不在接觸到外界的煞氣,你本就是在度煞衰的人,體內煞氣濃郁,兩者同性相吸,自從進入灰界之后,在你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體內煞氣在飛快積累,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濃郁的程度。恐怕正是因為你體內煞氣過于濃郁,才引發了仙竅內煞氣的暴動。”魔光目光閃動,開口說道。

    “果然如此。”韓立點了點頭,喃喃自語了一聲。

    看來自己進入灰界后,乍看之下自己似乎可以適應這里的煞氣環境,但實則因為自己之前便在體內積聚了大量煞氣,且陰差陽錯之下又修煉了灰界的功法,使得身體有了一些變化,簡單來說,就是自己和半個灰仙沒什么兩樣了。

    這樣的情況下,雖然可以在灰界自如行動,但卻同樣會在一次又一次的煞氣暴動下,使得身體慢慢適應這樣的環境,長此以往,恐怕只消過個千余載,自己就會徹底淪為一個灰仙,再也回不去了。

    “韓道友,你體內其他地方的煞氣倒是好處理,服用肅煞丹再加上有我相助,想要驅除并不多難,但你仙竅內的煞氣卻無法可想。這次的暴動我們雖然勉強壓制了下去,但下次暴動,下下次暴動就難說了。”魔光正色說道。

    “如今看來,唯有盡快想辦法返回真仙界,或者直接度過煞衰之劫才行了。”韓立聞言,苦笑了一聲,如此說道。

    話雖如此,但他心中卻清楚,短時間內想要離開灰界顯然并不那么容易,但想要在灰界這樣的環境下渡過煞衰之劫,又更是異想天開之舉。

    如今的他,已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再給書友們提醒一下哦!!!忘語因為身體緣故無法輕易熬夜了,所以若是過了晚上十點后還沒有更的話,后面一般就沒有第二更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