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顫抖吧,渣爹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對付瘋子的辦法

顧瑤愣了一會兒,小心翼翼不確定的問道:“您又有了?”

李氏目光柔柔的,“原本生了你同玨哥兒之后,我沒打算再生兒女了,畢竟我精力有限,只想著專心養大你們三兄妹,給你安排好一切,畢竟你們是我帶到這世上的,不能讓你們受罪吃苦。何況我給四爺做妾再生兒女,太著當家夫人的眼兒。”

她能把顧瑤的身體調理得容易生養,還是專生兒子,李氏避孕的手段也是有一些的。

顧瑤顧玨又是雙胞胎,她當時生產也很驚險,身體調養許久才漸漸好轉了。

“以前你又任性倔強,我照看你都顧不過來,沒心思再想旁的,你五哥也不是個省心,不愛讀書……讓我操碎了心,好在你三哥能幫我分擔一些。”

李氏幽幽嘆道:“不過你三哥瑾兒一旦有事,那就是大事!”

顧瑤輕聲說道:“是我們拖累了娘親。”

“這是哪得話?為你們操心,我雖然累了一點,卻甘之若飴,眼見你們一個個出息了,我比誰都高興。”

李氏抿了抿唇角,這個年紀懷孩子的確挺尷尬的。

可是四爺太熱情,她抵擋不住,又貪心想以永樂侯夫人的身份為四爺再生下兒女。

不拘男女。

李氏瞥見顧瑤不吭聲,心頭一沉,“你不喜歡弟弟妹妹?”

以顧瑤原本的性子的確有可能不喜再有小兒子同她爭寵。

“倘若你同瑾哥兒都覺得不好,我……我還沒同四爺以及你祖母說,可以拿掉的。”

“娘。”

顧瑤笑道:“我怎會不高興?無論弟弟還是妹妹,我都喜歡呢。”

李氏依然帶了幾分疑慮,“瑤瑤不必勉強,你們即將成親,我還有一堆的事要準備,此時的確不是最好的時候。”

“成親的事交給旁人去做。”

顧瑤拿著軟軟的墊子放到李氏身后,輕輕按摩李氏肩膀,睜著真誠的眸子:

“娘,我方才是一下子被您嚇到了,萬萬沒想到您又有喜,父親知道一定很高興。”

“嗯?”

“您也看出來了,當父親得知大伯父讓大伯母有孕之后,他高興是高興的,可他覺得自己比大伯父年輕,他的女人可是好幾年沒了動靜,上次田姨娘的事……父親他還是想您給他生兒女育女。”

顧四爺心眼很小,什么都要比一比。

“況且顧璐他們離開顧家,父親的兒女還是少了,等我出閣,三哥他們成親后,自然會顧著自己小家,您同父親會覺得寂寞,此時再添個兒女正合適。”

“四爺可不會寂寞,他昨兒還同我說,幫你在鎮國公府站穩腳跟呢。”

李氏心徹底放下了,瑤瑤不反對,她對生兒女更有信心。

顧瑤扯起嘴角,“我不希望他涉及太深,鎮國公同陛下,以及陸皇后之間……娘,我總覺得事情不是現在展現出來的簡單。”

“即便不是陸侯爺答應了三哥,不為皇子,我也不希望他認祖歸宗。”

李氏神色一凜,“不做皇子也好,省得被陛下猜忌。”

有些事,李氏也看不太明白,不好直接同顧瑤說,影響女兒的判斷。

“大伯母……”顧瑤問道:“父親的意思也是要把她送去衙門,這么做有損大伯父的面子。”

“我讓人把她送回娘家,就沒想她去衙門。”

李氏冷笑,敢當著她面給自己下絆子,她若是都肯放過的話,還做永樂侯夫人?

“就算把她送去衙門又如何?真正做出偷龍轉鳳的事是顧二爺,以及她娘家嫂子,她可以把罪都推到奶娘陪嫁上去,以她奶娘的忠心,一準把罪名都認下來,歐陽氏充其量就是壞了名聲,可被你大伯父休了,她名聲本就壞了。”

“歐陽家現在最恨的人就是她了,畢竟以后歐陽家三代無法科舉為官,這整整三代人的希望破滅,一蹉跎就是五六十年,以后即便能科舉,歐陽家的底氣怕是也泄了干凈。”

李氏慢悠悠說道:“殺人不是最殘酷的報復,她少不得被自己親人搓磨,一個女人在做月子的時受盡折磨,一輩子別想補過來,最后她……也就是宗人府內獄的命!下半輩子去做倒米等苦活。”

“宗人府有內獄?我怎么沒聽說?”

“你爹向皇上建議就可以重啟犯錯婦人內獄了。”

李氏神色復雜,亦有幾分猶豫:

“本來太祖時是開設內獄的,專門關押勛貴犯錯的婦人,后來先帝憐惜內獄的犯婦,畢竟有不少犯婦都是后宅爭斗的失敗者,她們有不少的罪名都是經不住推敲,不過是男人喜新厭舊罷了,先帝便裁撤了內獄,命令各府把犯錯的婦人送去寺廟。”

原來內獄算是一個女子監獄,專門關押犯錯的命婦。

顧瑤不認為內獄對女子殘忍,“我回去給父親寫個計劃書,再讓父親去懇請陛下重開內獄。”

女子犯錯一樣要有懲罰,否則起不到警示作用,送去寺廟或是罰沒教坊,對犯錯的女人是煉獄。

李氏欣慰笑了起來,她最怕瑤瑤心軟了,畢竟將來瑤瑤面對的女人更多。

顧四爺可不會因為顧二爺裝失憶就輕易放過,或是給顧二爺找個大夫什么的。

瘋子?

自有治瘋子的辦法。

顧四爺得意洋洋在前走著,被顧瑤派去保護他的侍衛拖著顧二爺跟隨。

顧老夫人聽到消息,連連念佛,跑到二門去迎顧四爺。

然而顧四爺直接去了祠堂。

緊接著,祠堂傳來凄慘的叫聲。

顧老夫人問道:“這是怎么了?你們快扶我去看看,別讓老四傷了他,他是個破落樣兒不值得老四動手。”

李媽媽點頭,連忙扶著顧老夫人去祠堂。

萬一顧四爺上頭打死顧二爺,總是一個麻煩。

顧老夫人趕過去后,就見到顧二爺混身是血被拖出祠堂,還好,還有氣息。

“老四……你別太激動了。”

“母親不必擔心,兒子自有分寸。”

顧四爺扔了手中染血的鞭子,淡淡說道:“去尋十個瘋子,把他同瘋子關在一起半個月。”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