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國航空 > 第六百七十二章 飛行后的分析
    飛行,是神圣的,所以,儀表也要莊重。

    每一名飛行員,在有飛行任務的時候,也都是相當注重儀表的,雖然不用什么沐浴更衣,但是,胡子得刮得干干凈凈,皮鞋得擦得錚亮,這些都是最基本的了,而老常,卻忙得連胡子都沒有時間刮了。

    其實,對飛行員來說,上飛機之后,頭盔,氧氣面罩,護目鏡,這么戴利索了,幾乎就把頭給包裹嚴實了,只有脖子下面一小段的地方能夠露出來,而秦風能夠一目了然地看到對方的胡子,當然也是夠尖銳的眼神了。

    秦風笑了笑,這個笑容,是那么的輕松,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自信。

    沒有什么可以恐懼的。

    五十米之外,加油機還在天空中飛行著,現在,三架戰機,就這樣編隊在天空中飛行著,沒有出現任何的意外。

    “縮短到四十米。”

    接著向前!

    對于沒有電傳操控的戰機來說,一個簡單的加速動作,都是不容易的。

    如果是電傳操控,那想要加速,只要推油門桿就可以了,但是,對于液壓控制的飛機來說,你推油門桿,只有發動機推力增加,沒有舵面的動作,這樣,增加了推力之后,飛機速度快了,機翼的升力就大了,所以,飛機就要爬升了!

    想要維持平衡,就需要升降舵的動作了,在空中飛行,兩手要不停地進行操作,才能夠穩穩地前進。

    加油門,壓操作桿,幅度必須要小,必須要慢,現在可不是空戰格斗,絕對不能野蠻駕駛的。

    兩架殲八2戰機,齊頭并進,繼續向前靠近,一米米地靠近,終于,到了四十米的距離了。

    從這里,看得更清楚了,秦風是在左邊的,他可以看到轟六尾部的標志,那里的垂尾上,印著H-6U的標志,尾部的炮塔里,那個引導員也是全神貫注。

    如果真的出現什么意外情況的話,那個引導員也是相當危險的,比如,后面的受油機操作不當,直接撞上去的話,最容易被撞到的就是尾部,而且,尾部那里,想要跳傘也不容易。

    自從轟六裝備國內以來,發生過幾次嚴重的事故,跳傘的成功率是相當低的,它有很多的組員,跳傘的順序不能亂,跳傘的姿態也不同,有的向上彈射,有的向下彈射,有的側面彈射,所以,很多時候,后面的人員,就沒有彈射的機會了。

    落后的轟六,應該進行改進啊。

    雖然已經有了殲轟七,但是轟六依舊是有用的,它的機體大,所以掛載大型的導彈的時候,容易保持平衡,這點是殲轟七做不到的,這就是大飛機的優勢,尤其是,它還有內部彈艙,可以掛載一些阻力大的東西。

    現在,它的內部彈艙,已經改造成為了油箱了。

    側面的渦噴-8發動機,正在穩定地工作著,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排出來的廢氣,已經沒有紅色的尾焰了,但是,卻可以感受到發動機噴出氣體來的那種亂流,在轟六的尾部,這里還真是一個氣流復雜的區域啊。

    這也是用殲八當受油機的一個好處了,畢竟殲八的自重大啊,飛機的自重越大,在天空中飛行就越穩定,如果是小巧的殲七的話,跟的太近,根本就不容易保持平衡,想當初,怪蛇3導彈發射的沖擊力,都可以把殲七給帶翻的。

    在四十米的距離上,繼續跟進,飛行了十分鐘,雖然秦風很希望可以繼續縮短到三十米,但是呢,耳機里已經傳來了返航的命令。

    一次不能突進太多,要慢慢地,每次試飛,進步一小點,畢竟,這種試飛,是相當危險的,每前進一米,危險都會增加一分。

    三架飛機編隊返場,轟油六首先降落,從天空中看轟六,就可以看到這種飛機還是比較壯觀的,畢竟,它可是國內最大的轟炸機了,它那長長的機翼,掠過了跑道兩邊的枯草,它的機身,幾乎一直滑到了跑道的盡頭,才終于停下來。

    在轟油六降落之后,兩架殲八也先后降落了。

    走下飛機,老常向著秦風說道:“秦風,你在空中的時候,向我笑什么?”

    “笑你沒有刮胡子啊。”秦風指了指老常的臉龐,老常用手一摸,頓時也跟著臉上露出了笑容:“是啊,沒刮胡子,昨天的時候,一直在研究今天的起飛編隊問題呢,沒顧上,我還怕今天的編隊飛行會有什么意外發生呢,果然,你是王牌試飛員,當之無愧啊,第一次飛密集編隊,都飛得這么好。”

    “哪里。”秦風的心中是慚愧的,在天空中的那一幕,他永遠都是不會忘記的,當然,已經沒有必要說出去了,因為秦風自己就已經能夠控制自己的心情了,也不用再報告了,如果報告上去,麻煩就大了,說不定,會有一群醫生,心理專家來給自己坐診的,自己就飛不成了。

    秦風說道:“今天咱們的飛行動作,我覺得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走,咱們進去聊聊。”

    當走進去的時候,轟油六的機組成員,也都已經就位了,大家都坐在了橢圓的會議桌的前面,首先進行了簡單的介紹。

    轟油六的機長是老申,經驗豐富的轟六飛行員,這次要試飛,主動請求調過來的,他當然知道其中的危險性,但是也知道其中的意義有多么重大。

    如果有機會,我還想駕駛轟六,去另一架的轟油六上加油呢!這是老申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小朱,還不到三十歲,看起來很年輕,實際上,他是一名剛剛畢業的航空專業的大學生,在他的導師加入空中加油的項目來的時候,他也是主動請求,調過來當引導員了,他的視力很好,專業能力強,肯動頭腦,分析問題。

    當然了,普通話也得標準,否則在語音聯系的時候,會出岔子啊。

    介紹完畢,大家開始討論了。

    “飛機在靠近之后,我感覺到有一種側向的偏移力,需要一直壓桿,我想,如果我們利用兩臺發動機的推力差,克服這種偏移力,會不會更好?”秦風開始提方案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