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好快
    芩谷唯一慶幸的是,她總算趕在事情變得更糟糕之前將其扼制住了。

    可是一個與世無憂的,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孩子便遭受這無妄之災,受此痛苦,留下心理陰影,芩谷心中還是有些難過。

    她收整好心情,急急趕往醫院。

    喬成瑞還在手術臺上,因為需要更加精密的手術,直到三個小時后才被推出手術室。

    喬成瑞除了耳朵和手上的傷口之外,身上還有深深的繩子勒痕。

    傷口處理完畢,他還有些心有余悸,這些都需要時間來慢慢讓他走出陰影。

    喬成瑞還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他一眼就看到了芩谷,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有些虛弱地喊道:“哥,你來了……唉,一點小事,你怎么哭了。”

    芩谷的急切和關懷不是假裝,在看到喬成瑞的那一刻,激動的眼淚盈眶,“成瑞,你你這是怎么了?我我聽爸說,說你……”

    但是她說的這些話就十足的虛偽了。

    喬成瑞反過來安慰芩谷,說道:“醫生說了,因為手術比較及時,做的非常成功。”

    喬仁華也過來抓著兒子的手,老淚縱橫的,說道:“小瑞,你知不知道這次真是嚇死爸爸了,以后不管是誰叫你你都不能擅自出去了,知道嗎?”他知道,這不是兒子被人“叫”走的,不是兒子自愿跟那些人走的。因為j方在面包車上發現殘留乙醚的棉巾。

    喬成瑞也沒有反駁這一點,只點著頭,“好的爸爸,我知道了,我以后都不會了……”

    喬仁華:“你媽媽聽說你出事,已經從X國趕了回來,大概明天就能到了……”

    喬成瑞哦了一聲:“伊安呢?她也回來嗎?”

    雖然父母之間有矛盾,而且兄妹兩也分隔兩地,但是他們仍舊會經常聯系視頻之類,所以感情也是非常深厚。

    喬仁華連連點頭:“嗯,她也要回來……”

    真的好難得,以前不管怎樣她都不肯原諒他,不肯回來,這次終于肯回來了……只是可憐讓小瑞遭了這么大的罪。

    醫生讓家屬莫要打擾病人休息,雖然請了最好的護工,但是芩谷仍舊決定留下來親自照顧。

    她可是有專業護工證的,嗯,“證”雖然在上一個小時空,可是所有的護理專業知識卻記在了她的靈魂中。

    其實芩谷只是想為原主贖罪而已,事情已經發生,如果能夠通過自己努力讓對方少一點痛苦,盡快地恢復,也算是一片心意。

    喬成瑞雖然口中說不用,但是看得出他很高興哥哥能陪伴自己。

    芩谷看著喬成瑞眼中晶亮的目光,是那種完全充滿崇拜和信任的目光,這不是作偽。

    是他真的對原主的情感。

    如此的信任和崇拜,芩谷更加難以理解,原主怎么就能對對方做出那樣的事情……好吧,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至于潛藏在原主身邊的那些“小人”,以及那刀疤臉背后的勢力,她肯定會慢慢揪出來的!

    芩谷見喬成瑞沉沉睡去,還緊緊抓著她的手,從心底升起一絲溫暖的悸動。

    這應該是原主的意念反應——其實當所有事情都沉靜下來后,除非是一個真正沒有情感的人,否則都能感受到這份溫情的。

    芩谷沒有抽出手,就這么由對方抓著,然后趴在床邊。

    她沒有睡覺,只是在運轉自己的先天煉氣術,感受著一絲絲微弱的靈氣緩緩進入身體。

    然后,她又將這些靈氣慢慢渡入喬成瑞的身體。

    一晚上下來,喬成瑞看起來恢復的很不錯,精神狀態也很好。

    醫生來檢查過一遍,很快,喬家的人都來了。

    芩谷第一次看到喬成瑞的母親,也就是原主的養母——舒娉。

    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好快啊。

    看來解鎖的信息只是在沒有任何外力作用下的發展軌跡,自己強行改變了這個小時空的事情發展,所以其他事情也會相應地改變。

    舒娉看起來最多四十來歲,保養的很好,可是臉上如同掛著冰霜一樣。

    她并不理會喬仁華的示好,只有在看到病床上的喬成瑞時,情緒才激動起來,剛剛開口喊了一聲“小瑞”,眼淚便奪眶而出。

    喬成瑞臉上浮現笑容,“媽,你終于肯回來了,你知不知道爸爸每天都是一個人,看著你的照片入眠的……”

    舒娉打斷對方的話:“你莫不是想讓媽媽回來才用的這苦肉計?”

    “媽,是不是這樣你就答應不走了?”喬成瑞眼中閃爍著希冀的光芒。

    “你——”

    舒娉心中是百感交集,她當然明白孩子的心情,她又何嘗不想念自己的孩子?

    可,可是有些事情一旦發生了,在心中留下一個結,要讓她如何去面對那樣的人?

    她正要說什么,一個清脆急切的聲音由遠及近地傳來,與此同時,一道靚麗的身影撲了過來,趴在喬成瑞的身上:“哥哥,你真是嚇死我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

    這應該就是喬成瑞的雙胞胎妹妹喬伊安。

    兩兄妹見面顯得非常激動,好一會,兩人才分開,當喬伊安再次抬起頭時,正好迎上芩谷的目光。

    剛才還激動的充滿無限關懷嬌弱的神情,立馬就冷了下來,橫眉冷對。

    沖芩谷吼道:“你在這里干什么?你不要告訴我我哥出事跟你沒關系?你把我哥害成這個樣子你高興了?”

    病房里氣氛立馬變得詭異起來,喬仁華連忙說道:“伊安,你怎么能這么說話,小瑞這個樣子我們誰都不愿意看到的……”

    喬成瑞見小妹又針對大哥,顯得非常焦急,連忙勸著:“小妹,這跟大哥無關,昨天晚上是大哥在這里陪我一晚上的……”

    “哼,什么不愿意?他恐怕是很愿意看到你出事,甚至是看到你……死,這樣他就名正言順成了我們喬家的繼承人了。陪一晚上?我說哥,你怎么就這么好收買。你怎么不知道他就是在那里惺惺作態呢?誰知道他安的什么心呢。”

    ……看來這個便宜妹妹對原主的怨念頗深啊。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