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小人
    這時,原主身上的一些記憶也逐漸浮現出來。

    芩谷了然,原來如此。

    她就說嘛,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雖然喬伊安的態度的確讓人非常不舒服,但芩谷心中并沒有絲毫反感,因為她現在這個樣子是有其原因的。

    六年前發生過一件事徹底改變了這個家庭,一天,一個包裹被送到家里,里面是二十多年前發生的一起車禍的信息,關鍵是一張有些模糊的照片上,出現喬仁華和另一個女人。

    原主雖然很小還在襁褓中就被養父母收養,但是他還是見過母親的照片,所以一下子就認出那個女人竟然是自己的母親。

    他心中不由得疑惑,之前養父母不是說和他親生父母不熟嗎?為什么會有在一起的照片,而且照片上的日期竟然就在父母發生車禍的那天。

    而后他又收到一些信息,都在一步步揭露養父母和他親生父母的事情,原來不僅認識,不僅是熟悉,還是關系非常深厚的那種。

    甚至里面還牽涉到當年華安集團的一些事情……他突然間發現所有一切都是一場陰謀,養父養母之前對自己好都是在贖罪。

    于是曾經對養父母的那種感恩,對弟弟妹妹的感情被這突如其來的仇恨沖昏頭腦,他覺得養父母對他好都是理所當然,并且這種贖罪還遠遠不夠。

    他覺得弟弟妹妹對自己的感情也充滿了虛偽,用仇恨的眼光去看,覺得他們是害死自己父母的仇人的子女,也是自己的仇人。

    他要為自己的父母報仇,以及拿回本來就應該屬于自己的一切。

    喬安杰并沒有把自己暗中收集到的這些信息公布出來,甚至在表面上都沒有露出絲毫不妥。

    然而家庭卻因為那個包裹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舒娉發現原來當年丈夫竟然跟別的女人有關系。

    關鍵是曾經丈夫親口說過沒任何關系,很顯然,丈夫對他撒謊了。

    她是個絕對的感情潔癖者,最重要的是丈夫竟然對她撒謊了,對于這個事實無法接受。

    她想把兒女都帶去國外,可是兒子執意留下,說或許以前都是一個誤會……目的就是想讓父母和好。

    結果是舒娉帶女兒喬伊安去國外讀書,成瑞留下來和父親一起生活。

    ——這就是為什么養母和妹妹一直在國外的原因。

    芩谷聯想到之前解鎖的信息,喬伊安從國外回來后就一直針對原主……想來那個時候她就懷疑原主了。

    芩谷不知道對方究竟知道多少細節?以及從什么途徑知道?

    還有,當年那個包裹以及提供車禍信息以及喬仁華和原主母親的照片的究竟是什么人?

    跟那起案件有什么關系?

    還有,那次事件和這次的綁架案又有什么聯系呢?

    芩谷心中想到:原來原主對養父一家的癥結在這里啊。

    不管怎樣,先弄清楚事情真相再說。

    芩谷很理解喬伊安的心情,這次事件原主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在她當然更不可能跟小姑娘吵起來了。

    于是說道:“小瑞這個樣子我真的感到無比抱歉,不過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和彌補這一切。爸媽,那我就先去公司了……”

    然后跟養父養母打聲招呼離開。

    公司里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芩谷好歹在自己的原生世界里一手建起了自己的事業,對于這些并不陌生。

    除了一些需要簽的普通文件之外,她首先面臨的就是之前原主投資的恒心地產。

    那是一片城郊的爛尾樓,上一任老板因為資金鏈斷了,所以最后工程沒有做完,丟廢置在那里。

    而后,一家地產想要接手,但是需要大筆前才能重新啟動項目,于是就找到了華安集團找到了原主。

    對方給出的數據是,已經有二十多個商家看中了那里,已經簽下了意向書,只要落成便入駐。

    也就是說,只要原主投入兩千萬然后就能成為最大的股東,以后坐著收錢就行了。

    然而當原主將帳轉過去后,工程卻出現各種問題,先是說地基有問題,然后又說環境測量不達標,而后又是原來建筑材料不行……若是所有一切都重頭開始重新來過的話,這簡直就是一個無底巨坑。

    可是當時原主也是鬼迷心竅,生怕自己當初在董事會上拍胸口保證的項目黃了,又聽信對方說這些都能擺平,于是當資金出現短缺的時候,他已經無法通過公司轉賬了,便從外面借了高利貸……事情大致經過就是這樣。

    眼下,芩谷雖然解決了喬成瑞的危機,但是原主地產投資項目以及高利貸的事情還沒有過。

    這不,芩谷才剛坐下熟悉了原主的情況,原主的高級秘書牟志海抱著一堆文件,滿臉焦慮地直接推門進來了。

    “小喬總,你可算回來了,你不知道這兩天我被工程那邊的人追著都快斷氣了,快快,現在就把這些文件簽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大踏步進來,將手上文件往芩谷面前一推,把文件翻開,直接指著簽字的地方。

    “對了,我好像聽說你弟弟出事了?究竟怎么回事啊?沒事吧?”

    芩谷抬頭看向對方,透過其黑框眼鏡落在眼睛上,四目相對,牟志海眼神不由得閃爍了一下,不過仍舊保持了剛才的關切之情。

    芩谷裝作十分焦慮的樣子,學原主揉揉鼻梁,道:“沒什么大事,對了,剛才你說工程那邊究竟怎樣了?你不要跟我說那邊的事情還沒有搞定吧?”

    這個牟志高便是之前竭力建議原主投資這個項目,以及推薦他去借高利貸的人。

    是原主的校友和死黨,后來原主進入喬氏集團后,用他的話來說,他身邊必須有一個“自己人”才行,于是就讓他當秘書。

    牟志高習慣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唉,要是搞定了還會來找你嗎?你知道的,那里的重金屬測量不達標,之前你又說想要整改的錢太多了還不如直接搞定,但是現在他們…他們…”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