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透視醫尊 >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一瓶一億
    當然,這只是一瞬間的念頭。

    眼下劉樂剛剛救了他們的性命,他們正對劉樂感激不盡。

    就在這時,劉樂淡淡道:“一瓶水一億,你們每人喝了三瓶,又分到一瓶,等于每人欠我四個億,離開這里后,記得還給我。”

    劉樂覺得,這是一個發家致富的好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一聽這話,眾人對劉樂的感激之情,瞬間不見了。

    一個個氣呼呼的說道:“劉樂,咱們都是守護武者,你怎么好意思要錢?”

    “你是想錢想瘋了吧!”

    “別忘了,你是醫生,你是來為我們服務的。”

    “再說,你要的也太貴了吧!”

    “一瓶水,在外面的批發價只要一塊錢,你竟然賣給我們一億?”

    “你可真敢想啊!”

    他們立刻指責起了劉樂,覺得劉樂太壞了,簡直是奸商。

    就連剛剛被劉樂救活的張朋,都不滿道:“劉樂,你不能這樣;你救了我們,我們很感激你,可是你給我們要錢,就有些過分了。”

    面對這些無端指責,劉樂淡淡道:“之前,毛壽賣給我真氣丹的時候,給我要一億一粒,也沒見你們說他過分啊!你們現在說我過分,難道你們就不過分?”

    范劍冷哼道:“真氣丹就是在外面買,也要一百萬一粒,在這里賣給你一億一粒,也只是漲價一百倍而已。你的一瓶水,在外面才一塊錢,在這里你竟然要賣一個億,你算算你漲了多少倍?你是不是很過分?”

    “就是”

    “就是。”

    “隊長說的對。”

    眾人紛紛附和,一個個擺出怒氣沖沖的樣子,仿佛被劉樂深深傷害了。

    “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醫生,是為我們服務的,不是來做生意的。”

    “一塊錢的東西,你賣一個億,你這是喪盡天良。”

    得到眾人的支持后,范劍直接開罵了。

    劉樂皺眉道:“你們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白發點燈啊!”

    “你們能賣,我就不能賣?”

    “是啊,我是醫生,你們傷了病了,我可以幫你們治療,可是我沒有義務幫你們帶水喝啊!再說,我帶水進來也不容易,你們喝了我的水,不應該付錢嗎?”

    他們冷哼道:“那也太貴了吧!”

    “一瓶水最多一百。”

    “那就算一百吧,我們每人喝了你四瓶水,等于每人欠你四百。”

    “現在就可以把錢給你。”趙農取出四百塊錢,直接遞給劉樂。

    劉樂搖搖頭,平靜道:“一口價,四億。”

    “神經病。”趙農氣憤道。

    “坐地起價,你這是犯法。”畢蕓濤也忍不住的怒喝道。

    他們開始在劉樂身上按罪名。

    范劍突然想到了什么,怒氣沖沖的質問道:“之前,毛壽快死的時候,你為什么不拿水出來?你眼睜睜的看著毛壽死掉而不救,你就是殺人犯啊!”

    竟然又給劉樂按了一個罪名。

    劉樂淡淡道:“這是我的水,我有權利給你喝,也有權利不給你喝。”

    “有的人,我愿意救,有的人,我不愿意救,這不是很正常嗎?”

    “如果是你,你會救一個想要殺死你的人嗎?”

    范劍被問得啞口無言。

    大家都知道,毛壽一路上都想殺掉劉樂,為毛雨報仇。

    就連快咽氣的時候,還想著把劉樂的血喝了。

    劉樂不救他,也實屬正常。

    而且,他們現在還在沙漠之中,要想走出去,一定還需要大量的水。

    劉樂擁有儲物戒,一定還有更多的水,所以,大家都不想得罪劉樂。

    冷靜下來一想,有人都后果剛才說話太較真了。

    就在眾人一陣沉默時,劉樂看著范劍,再次說道:“毛壽并不是渴死的,而是力量耗盡,無力抵御熱量,被活活燙死的。”

    “如果有丹藥,他也不會死得那么快,只要恢復力量,毛壽一定還活著。”

    “你身上明明有丹藥,也沒見你拿出來啊!”

    范劍滿臉漲紅道:“我沒有。”

    劉樂冷笑一聲:“你左邊褲子口袋里面有個暗袋,里面明明還有十瓶靈力丹。”

    范劍滿臉震驚,想不到劉樂知道的這么清楚。

    眾人一起看向范劍,他們也震驚了,想不到范劍隊長帶了那么多的丹藥。

    他們每人帶了十瓶丹藥,已經全都吃光了,范劍竟然還有十瓶。

    “你如果把這十瓶丹藥分給大家,水錢我就不要了。”劉樂又說道。

    范劍瞇著眼睛怒道:“我哪有丹藥分給大家?”

    楊偉眼看范劍都動了殺意,急忙走到兩人中間,對著劉樂勸道:“隊長要是有丹藥肯定不會不顧大家的死活,劉樂,你就不要再瞎胡說了。”

    “是啊!”趙農、畢蕓濤和張朋一起附和,比著劉樂,他們更加相信范劍。

    劉樂也沒有較真,畢竟大家還面臨著未知的危險。

    在這時撕破臉,對誰都沒有好處。

    要不然,他取出龍魂刀,直接就能逼迫著范劍把丹藥全都拿出來分給大家。

    “既然如此那你們每人欠我四個億,如果能回去就要還給我。”劉樂認真道。

    “呵呵。”范劍一陣冷笑,他開始討厭劉樂了,討厭劉樂知道他的秘密。

    “好,如果能回去,我還給你。”楊偉第一個答應道。

    “劉樂,我也還給你。”張朋第二個答應道。

    趙農和畢蕓濤就像沒有聽到劉樂的話一樣。

    他們一起走到范劍身后,擺明和范劍一起,也和范劍一樣,并不表態。

    范劍揚聲道:“現在,咱們面臨著何去何從的問題,大家還是擱置矛盾和爭議,先商量一下接下來要怎么辦吧!”

    眾人開始商量起來:“我覺得咱們應該繼續向前走,前面也許會有重大發現。”

    “咱們走到這里,非常不易,不應該半途而廢。”

    “第一隊顯然也去了那邊,他們如果沒有什么發現,為何會一直往前走?”

    “不知道他們那隊,還有沒有人活著。”

    “就算有人活著,也應該在前面。”

    “沒錯,我們應該到前面看看。”

    “這里有腳印,前面一定有人。”

    經過商量,他們決定繼續向前走。

    雖然已經做出決定,但是范劍還是詢問了一下劉樂的意見,把劉樂當成了他們中的重要一員,也開始尊重劉樂的意見了:“劉樂,你說呢?”

    在劉樂看來,繼續向前就是一條死路。

    他們這是不撞南墻不回頭,不見棺材不掉淚。

    于是,劉樂鄭重道:“我建議大家回去,立刻從這里回去。”

    “為什么要回去呢?”范劍問道。

    “是啊,咱們一路行來,大概用了十天時間,至少也有三千多公里了。”

    “三千公里的路程里,沒有一處水源,不管誰走這條路都會渴死。”

    “劉樂,你給我們一個回去的理由?”

    劉樂沉默,因為這是小黑龍的指引,他相信小黑龍。

    要是叫他說個理由,就有些難為人了。

    于是,他說道:“我沒有理由,是直覺告訴我,前方死路一條。”

    范劍冷笑道:“可是我的直覺卻告訴我,前面是一條生路。”

    “你們呢?”他還向眾人問道。

    “繼續向前。”趙農表態道。

    “向前。”畢蕓濤跟著說道,他們堅決擁護范劍這個隊長。

    “我也覺得應該繼續向前走。”楊偉思索道。

    就連剛剛逃過一死的張朋都說道:“劉樂,咱們繼續向前吧!”

    來的路上沒有水,也沒有通道,大家心知肚明。

    在他們看來,只能繼續走下去,走向陌生的地方,才有可能找到水源和通道。

    范劍環視大家,毋庸置疑道:“少數服從多數,我們繼續向前走。”

    說著,他當先走去,另外四人,立刻跟在他的身后。

    劉樂覺得這群人真是傻蛋,他都恨不得拋下這些人,獨自回去。

    可是,看著他們死性不改再次向前走去,劉樂最終嘆息一聲還是跟在了后面。

    不管這些人相信不相信他,看起看不起他,他都不能不顧這些人的死活。

    感覺就像雞媽媽在保護一群小雞仔似的。

    大家沒走多遠,就又看到一具尸體。

    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這具尸體的手臂上,有被切割的明顯痕跡。

    還剛好切割在動脈血管上。

    這就說明,在他死時,他的血被別人喝了。

    檢查他的背包時,發現一張用血液寫成的遺書,上面說是他心甘情愿讓吳隊長喝了他的血,因為他不想拖累吳隊長,不想害得吳隊長也和他一起死在這里。

    還勸大家不要繼續向前走,因為前面全都是沙漠,沙漠的邊緣是遍地的巖漿和火山,那邊的環境更加惡劣,連一滴水都沒有,連一個生命都沒有。

    而他和吳隊長就是從前面回來的,一隊十人,只有他們兩人活下來。

    走到這里,他堅持不住了,知道自己會死,這才把鮮血獻給了吳隊長。

    吳隊長就是第一隊下天坑小隊的隊長,為神境小成武者。

    至于吳隊長是否還活著,大家盤算一下來時路程就知道,希望極為渺茫。

    因為這里回去,至少也有三千多公里,在如此極端的環境里,吳隊長就算帶著這個人的所有鮮血,也很難走這么遠的路。

    吳隊長下天坑時,還佩戴一件儲物戒,里面裝滿食物和水,顯然水已經用完。

    連他們都死在了沙漠之中,大家立刻緊張了,覺得劉樂的儲物戒里的水和食物,也一定不足以他們繼續向前走下去。

    一旦消耗光,他們也只有死路一條。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