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王牌囂妻之許愛向暖 > 第167章一天玄乎的


    眾人的目光豁然轉向許老,見許老依然神情淡淡,不急不慌,心里都打起鼓來,那些不明白的人心里更打鼓了,這是什么意思?

    許家跟姜家是姻親,許愛從小到大一直優秀的讓他們嫉妒,那就是他們眼中完美孩子的典范,今天許愛居然在姜家長孫姜寒回歸宴上鬧事了?

    他們怎么想也不相信,畢竟許愛尋常的形象讓他們無法跟鬧事兩個字聯系在一起,通常他都是平事的那個人。

    許老見眾人都看向他,站起來,背著手往外走去,“都看我干什么,地方是姜家的,就是小愛休息的房間出事了,里面的人也不會是他,我孫子我了解。”

    因為憤怒和震驚站起來的姜老身子一僵,這話說的讓他的心有些發寒,他們這么多人計劃了這么些天,難道還沒算計成功,小愛真的成長到了這個地步?還是許老對他孫子許愛太有信息了?

    許老見眾人都還坐著,回頭笑著道,“都還坐著干什么,今天的宴會恐怕要結束了。”

    話落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姜老,“恐怕姜老等下也沒心情招待我們了。”

    說完這番話許老轉身,腳步不急不緩的往外走去。眾人則尷尬的看向姜老,許老這話已經不給姜家留什么面子了。

    姜老神色變幻莫定,跟其他四家家主對視一眼,其他四人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任誰知道計劃的事很可能沒成功,會因此惹一身騷后,心情也不會好。

    但是,每個人心里都還有點不甘心,他們計劃的這么周祥,之前一點風聲都沒透露出去,許愛在厲害,也絕對不會想到,在自己外公家會有人算計他。

    懷著這樣的心情,向正和開口提醒道,“姜老,不去看看嗎?”

    向正和是最希望把許愛從高處拉下來的,畢竟向暖跟他們向家的關系不用明說大家也知道,他真心不希望向暖能嫁給許愛,如果阻止不了,那么,毀了許愛是最簡單的辦法。

    事情走到這一步,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姜老點點頭,“走吧,這些小輩們就是不讓我們消停,我這把老骨頭啊,不知道還能挺多久。”

    梅老先生從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但是垂下的眸中卻暴露他不平靜的心,起身跟著眾人一起往外走去。

    此時,梅雨辰見向暖只是看了眼宴會廳的方向之后又繼續跟餐桌上的美食奮斗去了,眉頭一挑,這樣的大戲怎么能不讓她親眼看到呢。

    “向小姐,宴會廳里好像出事了,我們過去看看吧。”溫潤如玉的語氣很容易讓女孩子動心。

    可是向暖頭都沒抬,“這里是姜家,出事有姜家人處理。”

    梅雨辰眸光一瞇,不愛湊熱鬧的女人還真是少見,“許少也在里面,你不擔心嗎?”

    “誰會惹事他也不會。”向暖依然沒抬頭,還跟那個男人研究起一款點心的做法。

    梅雨辰氣噎,她就這么相信許愛?

    “真的不去,姜寒跟你曾經可是隊友,你不去關心一下?”許愛不好使就再加上姜寒。

    “我們佑戰隊有規矩,互不干涉彼此的私事,現在我們退出了佑戰隊,他不求助,我不會出手的。”

    向暖真是油鹽不進啊,梅雨辰發誓,向暖是他見過的最難搞定的女生。

    那個男人看了眼梅雨辰,戲謔的對他笑了笑,意思雖然沒說,但是梅雨辰明白的很,他是在說,你們的計劃恐怕不能成功。

    “向小姐還真是特別。”

    梅雨辰目光落在之前向暖放下的酒杯上,這酒杯里的國酒可是被下了料的,她能輕松擺脫那些人是她的本事,畢竟是佑戰隊出來的人,怎么可能沒點本事,今天的主要目的本也不是她,能算計了最好,算計不了也不會影響大局,但是許愛是今天必須算計成功的對象。

    “男人通常說這句話時就是對這個女人感興趣了,梅教授,千萬別對我有什么想法,全世界都知道我有愛的人,非常愛,很愛很愛。”向暖一本正經的道,話落終于抬頭看了眼梅雨辰,只是淡淡一眼,證明她對他真心沒興趣。

    梅雨辰被氣笑了,“別多心,我可沒有跟別人搶女人的嗜好,你繼續,我這個凡夫俗子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話落轉身往宴會廳走去,再待下去,再跟向暖說幾句話,他絕對會被氣的七竅生煙。可是這樣的女人偏偏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從她第一次在媒體前跟許愛出現,也許是因為她是許愛喜歡的女人吧。

    梅雨辰不再多想,現在最重要的是讓許家低頭,而許愛就是關鍵。他快步的往宴會廳走去。

    那個男人看了眼梅雨辰離去的背影,他知道今天宴會的目的,這么多人算計許愛,他不認為許愛有那個本事能不被牽連其中,想了想對向暖道,“你真的不擔心許愛?”

    “當然了,愛一個人就要信任他。”向暖很確定的道。

    別說今天的事許愛有準備,就是沒準備,以許愛的本事想要算計他也不容易,她有什么好擔心的,現在該擔心的人應該是那些算計他的人。

    就是不知道誰那么倒霉被許愛算計上了,搖搖頭,繼續吃,沒自己什么事,等下宴會就要結束了,不吃飽肚子多虧啊!

    男人的目光落在向暖身上,意味不明。這樣的信任讓他愕然,來京都十年了,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就是沒見過能對一個人信任到如此地步的人。如果說是那些傻傻的女人也有可能,可是向暖是佑戰隊出來的,能留在佑戰隊還能離開的人,那是智商和情商都相當高的人,實打實的聰明人。這樣聰明的人能這樣信任一個人,付出的是什么?這樣的信任他從來沒見過。

    許愛沒有覺醒力量他很清楚,京都這十年他可不是白待的,可是李坤,也就是跟著許愛的神棍,一直沒有離開許愛,他一直有個猜想,就是許愛也許是擁有他們不敢想的那種天賦的人,李坤在等機會,等許愛找到愛人時看看他們是否能覺醒力量。

    他來京都十年李坤都不知道他來了,昨天忽然找上門去,他知道,單憑李坤是發現不了他的,應該是許愛發現了什么,才讓李坤猜到自己來了,這也說明梅家已經進入許愛的視線。

    自己已經無法隱藏在暗處尋找擁有覺醒力量的人了,那不如就走到明處來,也許事情會更好解決。

    雖然心里想明白了,但是心里還是很感慨,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有覺醒天賦的人,躲在暗處都斗不過許愛,也真是讓他無語,怎么李坤就那么好運呢?

    要是當初自己被安排在李坤負責的地盤,許愛定然是自己發現的。

    現在多想都沒有用,主要的是怎么回去,他可是受夠了這里,除了美食,實在沒有什么是他喜歡的。

    “你既然是佑戰隊的人,必定是修煉了古武功法的,現在修煉到那一步了?”

    向暖抬頭道,“這跟你有什么關系,我們也不認識。”

    男人嘴里的食物頓時被她這句話給噎在了嗓子眼處,不認識?不認識你還跟我聊到這么歡?吃的這么投機?

    用力的咽了下去后,“你知道跟在許愛身邊的神棍吧?”

    “知道啊,一天玄乎的,什么也不干。”向暖一副不在意的語氣道。

    這句話不但讓男人又噎住了,也成功的讓剛到許愛屋子里正喝咖啡的神棍噴了,主要是許愛正在看向暖跟那男人的對話,他看了個正著。

    許愛躲得很及時,才沒有被牽連到,嫌棄的撇了他一眼,繼續看視頻。

    神棍擦了擦嘴巴,“這丫頭嘴太毒了。”

    “暖暖有說錯嗎?除了說玄乎話你干什么了?”許愛不樂意了,說他的暖寶嘴毒他能樂意聽嗎。

    神棍嘴角一抽,自己的確是什么不干,“行,她說的對,說的有理。”

    “事實就是如此。”許愛又肯定了一句,目光落在向暖身上,溫柔的能溺死人。

    心情這么好的原因是向暖跟梅雨辰的對話,那句她有愛的人,非常愛,很愛很愛,這種自己砍桃花的舉動成功的讓他的心情飛揚起來,好的不行。

    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對,他絕對會飛奔到她身旁去。

    印元柏坐在沙發上看著安排的人發來的消息,聽到兩人的對話搖搖頭,同情的看了眼神棍,在許愛心里,誰也無法跟向暖比,你說人家的心頭肉嘴毒人家能愿意,還好,明智的沒有繼續下去。

    男人深吸一口氣,繼續問道,“他就沒跟你說過什么?”

    “沒有啊!”向暖搖搖頭,“他能跟我說什么,我又不想當神棍。”

    好吧,向暖的話成功的讓男人閉嘴了,他算是發現了,跟這丫頭說話沒有強大的定力是不能繼續下去的,梅雨辰那么能忍的人都被她氣走了,自己還是回去問李坤吧。

    “外面都沒人了,里面的情況應該很熱鬧,你確定不去看看?”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