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敵 > 第262章 公主抱
    邵景天倒了三杯。

    “小祈如今也大了,可以喝一點。”

    三個人都喝了酒。

    時珞對葡萄酒懂得不多,就知道點皮毛,知道好喝和不怎么好喝,好喝的就收藏一些,其他就不管。

    邵景天拿來這一瓶,她也不知道價值什么的,就覺得很好喝。

    吃完飯,生日蛋糕就送來了。

    接了生日蛋糕,時珞和小祈卻跟著邵景天出門了。

    因為邵景天說他有個朋友開了一家室內游樂場,還沒開業,正好等著人玩一玩體驗一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

    時珞和小祈最后沒忍住心動了,換了衣服跟著走。

    室內游樂場嘛...說來說去,無非就是滑梯蹦蹦床籃球攀爬等那些幼稚的東西。

    沒什么可說的,就是...好玩而已。

    一口氣玩了兩個多小時,等要走的時候,才發現玩得渾身疲軟,然后嗓子都喊啞,臉都笑酸了。

    時珞鼻子還有點紅。

    “還疼不疼?”

    回去路上,癱在后座的小祈問時珞。

    時珞搖頭:“還行,不碰就不疼。”

    前面開車的邵景天不好意思的咳了咳,“都怪我沒注意。”

    玩樂也需要比賽,邵景天和小祈進了游樂園也變幼稚鬼,一項項要比賽。

    什么滑梯什么籃球什么攀巖都要比,最后還在彈簧上比誰跳的更高。

    咳咳...時珞不會承認她也認真參與比賽,還好幾次對小祈下黑手。

    她理直氣壯,因為最后一項她沒參加。

    那就是蹦蹦床公主抱。

    她是那個公主。

    一開始還是邵景天和小祈一起彈一起抱,最后就莫名比賽起來,看誰成功的次數多。

    可憐時珞被顛得,又刺激又怕。

    小祈幼稚起來還真是孩子,都忘了男女大防,讓邵景天將時珞一次又一次公主抱。

    邵景天也是幼稚,最后勝負心就起來了,明明右手已經很酸了,最后還硬是抱。

    最后一下,沒抱穩,摔倒在時珞身上,頭撞到了時珞的鼻子。

    時珞鼻子一酸,生理淚水刷的一下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幸虧也不算太嚴重,沒流鼻血。

    不過這一下倒是終于讓玩得忘乎所以的兩個人冷靜下來。

    也終于回到現實,踏上回家的路。

    雖然小祈對時珞有點愧疚。不過這一趟游玩,是很久沒有的開心。

    以前小祈還小的時候,時珞也沒少帶他去,不過那時候玩的小孩多,并沒那么盡興。

    長大后都好些年沒去了。

    這忽然來再玩,還真是盡興好玩。

    時珞看邵景天還愧疚著,忍不住道,“我真沒事,就是隨便撞了一下,你不用放在心上,難得這么開心,我還要謝謝你呢。”

    小祈也忙道,“是啊,特別是那個蹦蹦床。”

    開心最好了。

    邵景天這才笑了笑,“你們喜歡就好。”

    他安排的看來還不錯。

    “以后有機會再來玩。”時珞說著又提起了興致,“不行就買個蹦蹦床也行。”

    時珞就隨口一說,說了就忘就放下,因為買了說不定又忘在角落,這種事以前很多。

    時珞自己說完也沒放在心上,就又去和小祈聊別的。

    只有邵景天若有所思。

    回到家馬上要十二點,而吃的飯也正好都消化完,忙點蠟燭準備吃蛋糕。

    邵景天當然是一起的。

    時珞插好蠟燭,剛好十二點,邵景天準時關燈。

    時珞認認真真唱生日歌,邵景天好像有些不習慣,但還是跟著唱。

    時作家又出乎預料的沒回來,他就代替時作家多祝福,認真唱。

    邵景天已經從時作家那得到了解釋,不過說不失望還是難的。

    他一邊唱一邊忍不住再想,都回來一年了還是沒見到時作家,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面。

    幸虧...他們已經聯系上了。

    邵景天很快收回注意力。

    “小祈快許愿。”

    小祈看看時珞點頭,“好。”

    他心里默默想:“希望媽媽這一年都像今天一樣開心,沒有任何不開心的事,我們都心想事成。”

    認真許下愿望,吹蠟燭,接著就到吃蛋糕了。

    小祈比劃了一下,將生日蛋糕分成三份。

    “這是叔叔你的,這是...妹妹的,這是我的。”

    邵叔叔在唯一的不方便就是不能叫媽媽,在家里并不比在外面,他整個人都會放松,還真怕哪天叫順口叫媽媽。

    小祈也沒分到盤子里,時珞很習慣的拿起勺子,“小祈你先吃第一口!”

    小祈上勺一舀,吃了第一口。

    時珞立刻跟著吃,“嗯,太好吃了!”

    邵景天看看他們,也直接去吃。

    三個人頭湊在一起,一起分刮蛋糕。

    時珞吃著吃著后知后覺,看向邵景天,“呃...邵律師你不介意吧?我們習慣了不分,就這么吃。”

    要是有潔癖肯定受不了。

    “不介意,挺好的。”

    邵景天眼睛亮晶晶,第一次知道蛋糕竟然這么好吃。

    他從沒這樣吃過,也很少吃蛋糕,畢竟在他看來,蛋糕就是做得足夠大,然后擺著看的,誰會真去吃。

    大學時他過生日時還吃過兩嘴,不過很快也變成抹蛋糕工具,甚至有時候都沒吃,才吹了蠟燭,一盤蛋糕就直接上臉了。

    他們那時候買蛋糕不是為了吃,是為了抹蛋糕大戰,能大戰三百回合。

    那就是生日的樂趣,好吃好喝抹蛋糕。

    別指望一群年輕小伙認真吃蛋糕。

    除了小時候好像壓根沒認真吃過蛋糕,如今再來吃,發現真的很軟很甜,讓人心里忍不住冒出幸福感。

    邵景天眼睛都瞇了起來。

    “好吃。”

    時珞放心的又嗷嗷吃了兩口,“是好好吃,吃了感覺好幸福。”

    美食真的是能讓人感覺幸福。

    “想吃以后可以經常吃嘛。”

    小祈偷空說了一句。

    每次過生日媽媽都是和他這么吃的,等吃得差不多,最多抹一小點蛋糕在臉頰上。

    “還是生日蛋糕最好吃。”時珞仰頭,“自己做的肯定更好吃,明年,明年我親自做。”

    小祈點頭,“我幫忙。”

    “到時候想吃什么口味就做什么口味,做個特別大的。”時珞比劃了一下,手不小心打到邵景天。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