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萌寶找上門:媽咪,請簽收 > 第751章 不會再失去你
    想到這里,江瑟瑟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往下滑。

    砸落在被子上,一圈一圈的暈染開來。

    正巧這時,靳封臣端著牛奶來到房門前。

    隱約聽到了房間內低低的啜泣聲,眉頭一皺,推開門走了進去。

    借著月光,看到江瑟瑟哭得淚眼婆娑的模樣,一下就刺痛了心臟。

    以為她是身體哪里不適,立馬將她擁在懷里,急切的問道:“瑟瑟,怎么了?是身體哪里不舒服嗎?”

    看到靳封臣,瑟瑟微微怔了下,吸了吸鼻子,搖頭否認,“沒有……”

    “那為什么哭?”靳封臣心疼地問道。

    在黑夜的渲染下,江瑟瑟內心的恐懼再次被放大。

    她緊緊的抓著靳封臣的衣角,“我只是害怕……害怕會這么死掉……”

    靳封臣擁著她,感受到她戰栗的身體,很是心疼,大手輕柔的地扶挲她的臉龐,將她臉上的淚痕拂去。

    月光下,江瑟瑟的神情極其惹人心疼。

    看著淚水順著她的臉頰砸落,靳封臣的心仿佛被人一點一點撕裂。

    靳封臣摟緊懷中的人兒,安慰道:“別哭,我在呢。”

    說著,他微微俯身下去,心疼地吻去了江瑟瑟眼下的淚珠。

    突然的動作讓江瑟瑟一下止住了哭泣,手指僵硬地攥著靳封臣的衣角。

    一瞬間不會呼吸了。

    男人輕柔愛憐的動作,讓她的心劇烈地跳動了起來。

    鼻尖充滿男性的味道,清冷的氣息將她包圍。

    察覺到她身體的僵硬,靳封臣抱緊了懷中人,輕撫著她的脊背。

    微涼的雙唇順著淚痕緩緩地向下,淺淺的吻一寸一寸距離江瑟瑟的唇越來越近。

    兩個人的距離也在進一步的縮短,以至于江瑟瑟可以清晰地聽到他匈膛內心臟跳動的聲音。

    在一陣悸動中,她本能地閉上了眼睛,想要抗拒的動作也停下了下來。

    下一秒,靳封臣溫柔的吻落在兩片蒼白的唇上。

    指腹扶挲過她的雙頰,酥酥麻麻的……

    這種感覺是江瑟瑟前所未有的。

    見她沉迷,靳封臣加深了這個吻。

    過了會,江瑟瑟被他吻的有些意亂神迷,身上也開始發軟。

    她不由得輕哼出聲,“靳封臣……別……”

    突然的聲音令靳封臣的理智歸位,看到她臉上的紅暈,靳封臣險些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浴望。

    重新將她擁入懷中,聲音嘶啞道:“瑟瑟,你記住,無論什么時候我都在你的背后,以后別說死不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只要有我在,就算是死神要和我搶人,我也一定會從他的手中將你再搶回來!”

    他說得堅定,一字一字都是承諾,落地有聲。

    “瑟瑟,我不會再失去你了,永遠不會。”

    靳封臣說出這話的時候,聲音愈發啞了。

    當初那種失

    去她的感覺,一次就夠了。

    痛徹心扉,生不如死,他斷然不想再體會一回。

    男人有力的匈膛給了江瑟瑟些許的安心,心底淌過一股熱流。

    忽然就覺得有靳封臣在身邊,她真的不會有事,先前的擔心似乎也是她多想了。

    江瑟瑟窩在男人的懷里,小聲說道:“好,我相信你,我會好好活著,我還有小寶,甜甜……也還有你……”

    她的聲音本就細若蚊蠅,后面的話更是小的只能她自己聽得見。

    靳封臣顯然是沒察覺到她話中的“也還有你”這幾個字,不然也不會沒有什么反應。

    二人擁著的時候,一個小團子不知道何時站在了門口。

    甜甜睡眼惺忪的抱著一個布娃娃,看著屋內的二人,糯糯的說道:“爸爸,媽咪,甜甜想和你們睡。”

    說著小家伙還柔了柔眼睛,看得出來她現在很困倦。

    靳封臣見狀,直接將甜甜抱了起來,大手捂住她的腳掌。

    這小家伙過來的時候也不知道穿雙鞋子,現在雙腳都很涼。

    江瑟瑟為甜甜讓出了一個位置,將她從靳封臣的懷里接過,摸了摸小丫頭的額頭,上面全是汗水。

    江瑟瑟輕聲問道:“甜甜做噩夢了嗎?”

    甜甜聞言,委屈的撇了撇嘴,“我夢到媽咪被壞人抓走了,甜甜還救不了媽咪。”

    說著小丫頭就要落淚,江瑟瑟連忙拍著她的脊背安慰道:“甜甜不哭,媽咪這不是在這好好的嗎,夢境和我們現實是相反的,不要當真哦。”

    話落,靳封臣也跟著哄道:“是啊甜甜,媽咪在爸爸這里,是不會受到一絲一毫傷害的,爸爸會保護你們。”

    聽到二人的話后,小丫頭才點了點頭,在江瑟瑟的懷中又睡去了。

    在小丫頭睡熟后,靳封臣躡手躡腳的替二人帶上了門。

    隨后,來到了小寶的房間中,想看看小寶有沒有好好睡覺。

    見他睡得正香,也就沒有打擾。

    為小寶掖了掖被子,靳封臣便走出了房間。

    徑直走進書房中,打開電腦,翻看著莫邪發來的文件。

    是一些他的分析報告,不過靳封臣卻是看不懂的,索性就合上了電腦。

    病菌的事情,大可以明天找他當面問個清楚。

    站在落地窗前,靳封臣的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愁緒,抽出一根香煙,低頭吸燃,吞云吐霧。

    指尖的香煙明明滅滅,煙霧縈繞,叫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他還尚且記得之前江瑟瑟懷寶寶的時候叫他戒煙,不然就不讓與寶寶見面。

    當時她靈動的模樣,靳封臣到如今都記憶如新。

    如今她生了病,自己卻束手無措,一種深深的無力感裹挾著他。

    窗外夜色猶如潑墨,皎潔的月光映射在靳封臣高大挺拔的身軀上,顯得他格外孤寂。

    柔了柔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靳封臣掐滅了手里燃著的煙頭。

    (本章完)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