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 第十三章 人族和妖族
    孟川他們所有道院弟子,還有那些大家族少年們都認真盯著看。他們將來幾乎都是要服兵役的,這是逃避不了的。

    “豬妖。”一位壯實少年左手盾牌右手大斧,一躍而上落在擂臺上,盯著擂臺另一邊的豬妖。

    豬妖盯著這位人族少年,咧嘴露出那一嘴鋒利牙齒,發出低沉的“嗬嗬~~~”怪聲,跟著陡然就沖出。

    轟!

    豬妖橫沖直撞,速度極快。

    “好快的速度。”

    “這速度都媲美脫胎境了,書中寫的果真沒錯,就算是最普通的小妖,都有媲美脫胎境的身體。”觀看的眾多道院弟子們都心中一緊,這已經是最普通的小妖了。

    那少年‘張如尚’卻是在對方即將碰撞的剎那,就已經退避到一旁,左手撐盾,同時右手一斧就怒劈向豬妖的下盤。

    豬妖沖的太快,變向不及,但也是撐起右臂,右手肘‘擦’了下盾牌,少年張如尚就感覺洶涌力量沖擊而來,情不自禁往后踉蹌退了三步,手中那一斧也劈了個空。

    “書中說,妖怪的身體強橫,但戰斗技藝比我們差,這點沒錯。”少年張如尚暗道,“可也更野蠻,我不能犯錯,還得尋找機會,一舉將它擊殺的機會。”

    “哼~~~”豬妖眼神越加瘋狂,繼續兇猛沖殺過來。

    只見擂臺上。

    豬妖蠻橫之極,他力氣極大,速度也極快。即便隨意一招擦碰到那人族少年,人族少年都被震得往后退。可人族少年也堅韌的很,步伐精妙,從來不硬碰硬,盾牌卸力也厲害。完全擋住豬妖一次次沖殺,顯然滑溜的很。

    “你們張家這小輩,這一手盾牌用的真不錯。”

    “完全防住了,沒給豬妖一點機會。”

    “不知道這豬妖有沒有藏著一手。”五大家族的高層也在聊天。

    忽然——

    豬妖揮動的爪子,速度陡然漲了一截。

    這有些出乎少年張如尚的意料,他臉色大變,連猛地一縮頭,縮在盾牌后。

    “嘭。”爪子怒劈在盾牌上,雖然盾牌傾斜角度讓豬妖有些難受,可這一爪子依舊令盾牌飛起,那少年張如尚更是借力更快倒飛,飛出了擂臺范圍。

    剛落在擂臺外地面上,張如尚就吐了一口血,臉色發白。

    “好陰險,竟然隱藏實力。”張如尚盯著擂臺上的豬妖。

    “算你逃得快。”豬妖低沉說了句。

    “什么?”

    “這豬妖竟然還隱藏了一手?”

    “關鍵時刻施展出來,這就可怕了。”一個個道院弟子卻有些心頭發緊,也就第一個上場的是謹慎擅守的張如尚。換一個道院弟子說不定就吃大虧。

    “還真藏了一手。”五大家族高層們閑聊著也輕松的很,他們都有戰場和妖怪廝殺的經歷。很清楚妖怪們是何等的兇殘!眼前的場面,對他們都是很‘溫柔’的場面了。

    那位看著名單的朝廷官員也朗聲笑道:“妖怪都是開啟了靈智,他們也會算計,不可小覷。好了,下一個,春雨道院夏侯竦。”

    擂臺上。

    豬妖繼續站在那,低沉和一旁斷臂男子道:“第一場我贏了。

    “連贏三場你就可以回牢里。”斷臂男子說道。

    “好。”豬妖點頭,眼中卻泛著兇光,有機會它是想要殺死人族少年的。不單單是殺死一個,就能享受美食美酒十天。更有心中的恨意。被人族擒拿捕捉,就決定了它悲慘的日子。只要能報復,它當然想要狠狠報復的。

    第二個上場的少年‘夏侯竦’,是用刀的,刀法精妙。

    他步伐玄妙,豬妖卻碰不到他絲毫。

    終于尋到機會。

    “噗。”一刀出,直接劈砍在豬妖身上,在破開厚厚毛皮后,他的刀被豬妖的肌肉給死死卡住,這讓夏侯竦臉色大變:“不好。”他毫不猶豫棄刀立即暴退,可豬妖還是趁機兇狠的一巴掌拍過去,夏侯竦還是被拍中了,嘭的一聲讓眾多道院弟子們都揪心。

    五大家族高層、知府大人他們一個個都平靜的很,這些真是小場面了。

    夏侯竦直接拋飛出了擂臺,鮮血灑長空。

    幸好……

    夏侯竦穿著家傳的護身寶甲,只是重傷而沒丟掉性命,休養數月就能完全恢復,算是大幸了。

    “下一個,風央道院,阮密。”

    “神箭手阮密。”立即引起在場許多人的重視,每一個神箭手重要性都是極大的,孟川也仔細盯著看,因為自己的七月妹妹也是神箭手!這位阮密和妖怪的交手顯然很有參照意義。

    阮密在東寧府年輕一代頗有些名氣,他是普通家族出身,可成為射箭手自然就不同了,成了風央道院弟子中的風云人物。他手臂很長,此刻持著大弓躍上擂臺后,站在擂臺邊緣二話不說就已經拉弓射箭。

    “咻。”

    箭矢破空。

    速度太快!一名真正全力以赴的弓箭手是很可怕的。

    豬妖立即嚎叫著飛沖而來,同時揮動爪子嘭的便蕩開了第一根箭矢,另一爪子也保護著頭顱,這是它的要害。

    可緊跟著第二根箭矢就已經貫穿了它的大腿,也卡在它的大腿中!洗髓境強者正常的刀劍破開豬妖的毛皮后威力都會大減,可這一箭卻是完全貫穿大腿,令豬妖奔跑的步伐都一亂,那名少年弓箭手阮密冷著臉一邊移動,一邊第三箭第四箭在射著。

    噗噗噗!!!

    第三箭第四箭,都是射在雙腿上,豬妖筋骨肌肉卡死了箭矢,血跡都很少。可是它奔跑速度卻慢了一半。少年阮密也就輕松了,他迅速在擂臺邊緣移動著靈活無比,同時也一箭又一箭射出。

    “死。”

    “給我死。”豬妖隱隱感覺到死亡的逼近,它越加瘋狂的逼近,想要靠近那人族神箭手。

    可雙腿快不起來,彼此不算遠的距離卻猶如天塹,無法縮近。

    豬妖身體被射了足足十二箭,它一直嚎叫奔跑著,第十二箭才有機會貫穿豬妖的頭顱要害,這一箭令豬妖嘭的一聲終于摔在地面上抽搐了下,再也爬不起。

    “妖怪的生命力可真強。”阮密喃喃低語。

    “干得好。”

    “漂亮。”

    一片叫好聲,特別是風央道院的弟子們喊的最開心。

    “拖下去。”擂臺旁的斷臂男子吩咐著麾下士兵們,立即有兩位士兵走上擂臺,將豬妖的尸體給拖了下去,只殘留下擂臺上的血跡。

    沒誰會在意一位豬妖的死!

    妖怪們是主動侵略屠殺的一方,人族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家園。即便如此,還是有大批大批人族死去。服兵役,戰死的就有一半。活下來的還有不少殘疾。可見人族付出多大代價。

    被屠戮的人族平民就更不計其數,元初山都在每一座府城建立玉陽宮,派遣神魔鎮守,庇護普通人們!一位位神魔們鎮守四方,清剿一切膽敢潛入人族地盤的妖怪。如此才能穩定住人族的局勢,人族對妖怪的仇恨,早就傾盡四海海水也洗不凈。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