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 第六集 第二章 出征

孟川和五位師兄師姐們一處處認識同門,而在園子內的其中一角落。

錢鈺、伏昌、柏沂以及其他八名神魔弟子正聚在一起。

“我們這位孟師弟,是真厲害,上山一年多,就修煉成九煉雷霆滅世魔體,又練成黑鐵天書,絲毫不遜色于那位安海王家五公子。”有一位風流倜儻的帥氣青年搖著扇子慨嘆道。

“最近二十年的弟子中,的確以孟川、薛峰最是了得。”

“他們都是有望成為封侯神魔的。”

一個個都贊嘆道。

因為嘗試過超品神魔法門,嘗試過沒有意境傳承的黑鐵天書,都清楚這兩條路是多么難。

沒有意境傳承,代表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都得自己慢慢摸索!修行路會很坎坷。按元初山說法,成為大日境神魔,并且凝練元神后便可以接受完整的黑鐵天書傳承。而實際上元初山弟子,絕大多數終其一生也只是能成大日境神魔,是凝練不出元神的。

絕大多數弟子一生都無法接受黑鐵天書傳承,一生沒意境引領?進步得多緩慢?

這兩條路稍作嘗試,發現自己不適合后,大都會立即放棄。

“諸位。”錢鈺聽著周圍人夸贊孟川,終于開口,“我曾做過一件丟臉的事。”

“丟臉的事?”其他人都一愣。

“嗯。”

錢鈺也不隱瞞,直接道,“那時孟川剛剛上山半年,也沒名氣。我去拜訪柳七月師妹時,恰好碰到了孟川,我便以師兄身份說了他幾句,告訴他修煉超品神魔體是何等艱難,在這上面浪費太久時間又一無所獲,很不值得。勸他該放棄的時候就得放棄。”

“你勸孟川師弟放棄?”

“錢鈺,你還勸過他放棄?”其他人們頓時都笑了。

“我哪知道。”錢鈺無奈道,“我說這話時,他還沒多大成就。可僅僅兩個月后,他就雷霆滅世魔體開始第八煉,黑鐵天書也練成了。想想當初說的話,我都覺得自己真丟臉,平常都躲著他。”

“估計等會兒孟川師弟就過來了,你可要再躲一躲?”

“他來時,你就去上茅房。”

“我們就說,錢鈺師兄無顏見你,躲進茅房了。”其他人都打趣道。

錢鈺無奈看著這群同門。

“對了,我決定了。”錢鈺說道,“我這個月內就闖過九玄洞,九月十五就下山。”

“這么快?”伏昌忍不住道,“錢鈺師兄,不是說好,我們一起下山嗎?我去九玄洞試過,實力還差點,估計還需三四個月。”

“對啊,不說好了,我們這一批一起走嗎?”

在場共有十一名神魔弟子,有部分已有闖過九玄洞實力,還有部分只差些許,都約定好,今年年底前一同下山!

這在元初山也非常正常,如果同時有多名神魔弟子下山,一般會安排兩三名同門去同一處城關戰場。

元初山對這些弟子們實力進度也有把握,天資尋常些的考驗難度也較低,天資越高難度越高。那些實力較弱的雖然能闖過九玄洞,但自問實力不夠,在山上多修煉幾個月,元初山也并不在意,除非拖延太久,元初山才會主動催促。

“我在元初山待夠了,已經待了十多年了。”錢鈺說道,“如今就想著盡早下山,好好闖出一番大功績!”

其他同門也都沉默。

“罷了,我也這個月闖過九玄洞,下個月一起下山。”

“我也一起吧。”

“你們實力差些的再修煉幾個月,我也一起吧。我在山上三十多年,也該下山了。”

有實力闖過九玄洞的,被錢鈺一帶頭,都忍不住了。

在山上多年,誰不想去建功立業?古老神魔家族出來的,也想給家族高層看看自身能耐!

“好,諸位兄弟姐妹一起走。”錢鈺豪氣萬丈道,“我等比不上薛峰、孟川他們,不求能封侯,至少得封伯吧。”

“對,封伯!”

“先封伯,將來說不定也能封侯、封王。”

一個個年輕神魔們都充滿期待。

封伯,立下功勞達到‘五百萬大功’便會被封伯!伯爵位比侯爵位雖然低些,可也很難得,大日境神魔十個一般只有一個能封伯,都是功勛極高,這也是一份大榮耀。

“本來說好一起下山,如今你們五個卻先下山了。”

“誰讓你們修煉慢了。”

他們打趣笑著。

很快孟川他們也來到了這。

“孟川師弟,這十一位都是最近欲要下山的師兄師姐。”喬勇笑著介紹道,“他們都有把握在今年內闖過九玄洞。”

孟川也和這些師兄師姐們熟悉著,他也見到了那位錢鈺師兄。

錢鈺則是主動說道:“孟川師弟,之前我曾有過些許無禮之處,在此賠禮了。”

“錢鈺師兄也是好心指點幾句,算不上無禮。”孟川連笑著道,當初的事他的確沒在意過,而且對每一個人族神魔他都抱有很大善意的,因為人族神魔一個個都將為人族奉獻一生,包括錢鈺師兄他們也將去征戰,能夠安然終老的極少極少。

對人族神魔都抱有善意,對妖王都抱有殺意,這就是孟川的態度。

所以只要不是太大的事,他都不會在意。

“哈哈,師弟倒是肚量比我大多了,師兄佩服。”錢鈺舉杯笑道,“我下個月便會下山,到時候師弟可一定要來。”

“自然會去。”孟川點頭。

……

大半個月后,九月十五這天,是這個月神魔弟子統一下山的日子。

“柏師兄和錢師兄,他們今天就要下山上戰場了,我也得去送他們一送。”柳七月也道,凡俗弟子們一般是不參加這類事的。可柏沂、錢鈺他們倆和柳七月都是天星侯的弟子,關系要近不少,也是得去送行的。

“走,一起去。”孟川微笑道。

他們倆一起下了景明峰,前往崇黃峰赤血崖。

赤血崖這里,也是弟子出征的地方。

這次有足足六位神魔弟子一起下山。

“曲師兄,你這柄大斧不一般吶。”

“哈哈,這可是地級神兵,這次下山的……只有我在神兵洞窟中獲得的神兵最好。”一位壯碩大漢穿著一身鎧甲,單手握著一柄上千斤重的暗紅色大斧,得意的揮動著炫耀著。

孟川、柳七月剛來到赤血崖,就看到了這幕。

“地級神兵?”孟川、柳七月看的眼睛都有些火熱,神魔弟子們只有在闖過九玄洞后,才可以去選鎧甲衣袍以及神兵!‘神兵洞窟’中的神兵全憑緣分,先是‘神兵擇主’,神兵會主動為神魔弟子飛了起來,弱的神兵也主動降落。

強大神兵們彼此都不退縮,這時候就是神魔弟子做出選擇。

剛下山的弟子實力較弱,幾乎都是獲得人級神兵,出現地級神兵可能性極低。雖說是看緣分,可強大神兵選擇弱小神魔弟子為主,可能性很低。

十個神魔弟子下山才會有一個獲得地級神兵。

地級神兵,是足以讓封侯神魔用來生死搏殺的,天級神兵更是足以讓封王神魔戰斗搏殺。不像那些絕學法門,大家都能任意挑。神兵要珍貴多了!神兵幾乎都是一代代傳承下來,強大主人長久使用才會令神兵越加神異不凡。

“山主來了。”眾神魔弟子們也安靜下來。

元初山主、易長老一同走來,看向六名即將下山的神魔弟子,也是面帶笑容。

“哈哈,先留下影像吧。”元初山主笑著。

其他神魔弟子們都退避開,只留下那六人站在那。

錢鈺、柏沂、曲奎等六位神魔弟子都站好,整理好自身鎧甲衣袍,各有各自的氣度,或是扛著大斧,或是背著長劍,一個個眼中都有著興奮期待。這影像是要傳上千年萬年的!就是將來老了死了,在留影壁這留下的依舊是下山征戰時的年輕影像,所以一個個也都很認真。

“好,已經印記下。”元初山主點頭,“給你們一盞茶時間,盡快到山下和天星侯匯合,這次是天星侯送你們前往城關。”

“是。”

六位神魔弟子恭敬道。

“諸位師弟師妹,我們先下山了。”

“哈哈,你們慢慢修煉,我們就先去斬妖王了。”他們也笑呵呵的,和一些熟悉的同門簡單聊幾句,囑托幾句。

“柏師兄,錢師兄,下山小心。”柳七月也囑托道。

“放心吧,小師妹。”

柏沂、錢鈺都笑著。

很快。

他們六位神魔就迅速下山了。

元初山主、易長老也遠處默默看著。

“又有六個弟子下山了。”易長老輕聲道。

“他們會斬妖王,庇護住無數人的性命。”元初山主也道。

而此刻孟川也遙遙看著,心中熱血也沸騰著,他也期待自己下山那天,好真正斬妖守護一方。

……

山上的日子,每一位弟子都在苦修著。

元初山也關注每個弟子的進度,為他們選擇最適合的修行路,傾力栽培著他們。

孟川同樣抓緊每一分時間去修行,他很清楚,很多下山神魔們在征戰,撐起一片天,才能讓他們不受任何干擾只管修煉。

春去春又來。

一年又一年。

一批批神魔們接連下山,每年也都有新弟子入門。

轉眼便已經九年過去,孟川上山也修行了近十一年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