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 第六集 第七章 三個月
    洞府練武場,雖然是夏日,可山頂依舊氣溫極低。

    孟川站在那,毫無征兆右手瞬間拔刀,只見刀光化作雷霆一閃而逝。

    這一刀讓孟川微微搖頭:“郭可前輩的心刀式第二刀,一招出,刀光雷霆凝練到極致,雷霆轟破虛空,所過之處虛空扭曲,距離都發生變化。數十丈距離,虛空扭曲下,都變得僅僅不足一丈的距離。距離縮短數十倍,也代表刀快了數十倍!并且刀法軌跡難尋,威力要比我可怕太多了。”

    “在這一刀面前,我怕是一招就得斃命。”

    郭可前輩演練的心意刀五刀,第一刀最簡單,他當時一眼就看懂九成,仔細思索就盡皆明白。第三刀境界高得太夸張,自己都看不太懂!第四刀第五刀就更別提了。

    也就‘心刀式第二刀’最適合如今的自己參悟。

    “出刀更內斂?”孟川思索著,又嘗試著一刀斬出,十丈領域讓他清晰看清自己的刀法,不滿意微微搖頭又繼續修煉。

    沉浸在修煉中,都忘卻了時間。

    心無旁騖,一心修煉刀法。

    過去他是純粹靠文字描述以及圖畫,摸索著修煉。如今整個刀法傳承印刻在腦海里,有太多想法要嘗試。

    有的想法嘗試許久,依舊失敗。

    有的進行一次次思索,終于成功了。

    每次成功,刀法的些許精進,都讓孟川充滿歡喜。能清晰感覺到自身刀法越來越厲害,積累越來越深厚,這是非常讓人癡迷的。

    ……

    一天兩天三天……

    孟川心里只有刀法!吃飯的時候在想著刀法,被七月逼著沐浴時,也想著刀法,睡覺前還想著刀法。

    他甚至都忘記了每天要畫畫!也忘記了每日修煉真元!這些都拋之腦后……

    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練刀。

    “過去吃晚飯,阿川都和我聊好久。如今吃晚飯就會嗯上兩聲。”柳七月看著孟川吃完晚飯后,又一個人跑到練武場去,不由露出笑容。這么多年,她就沒發現孟川有這么癡狂的時候,不過內心她還是很歡喜的,她知道,如今正是孟川突飛猛進時,不能有絲毫干擾。

    “柳七月大人,外面有人求見。”劉管事恭敬的很。

    “哦?”

    柳七月來到洞府門口,看到一名凡俗中年人,凡俗中年人恭敬道:“柳七月大人,明天中午還請去赤血崖,見證神魔‘常庸’前輩名刻赤血崖。”

    “常庸師兄死了?”柳七月微微一怔。

    名刻赤血崖,代表神魔死了,名字被刻錄,供元初山后輩們瞻仰。

    每個月二十八,是固定的日子,這個月內戰死的元初山神魔,都會在這一天名刻赤血崖。

    “這個月,沒其他神魔要名刻赤血崖吧?”柳七月又問一句。

    “是的,僅常庸前輩一人。”凡俗中年人說完后便恭敬退去。

    “常庸師兄……”柳七月微微皺眉,她當然知道元初山這些年弟子的名單,常庸師兄是一名大日境神魔,今年也有一百五十二歲了,這個年齡戰死,在元初山神魔中都算長壽的。

    每次去見證戰死的同門名刻赤血崖,柳七月心情都不好,但上山這么多年,她也習慣了。

    因為每年少則幾位神魔戰死,多則二三十位神魔戰死,真得看太多了,她已經能較為平靜面對這一切。

    “阿川如今修煉刀法猶如瘋魔,說了不受任何打擾。”柳七月遙遙看向練武場方向,透過院門是能夠看到坐在那發呆的孟川的,“這事就不告訴他了。”

    缺席兩三次‘名刻赤血崖’,對整個人族而言并無任何影響。但中斷孟川的瘋魔修行,會讓孟川受到不小的干擾的。連尊者都特意囑托,讓他不用參加任何事。

    ……

    練武場內。

    孟川坐在那,看似在發呆,實則腦海中不斷思索著,思索盞茶時間他就會站起來,又施展幾次刀法,跟著又困惑坐下繼續思索。

    他修行《心意刀》近十一年,第一次得到意境傳承,有太多方面需要驗證嘗試。

    一天天過去,積累越來越深!刀法也在迅速蛻變著。

    七月二十三這一天。

    孟川瞬間拔刀,刀光化作雷霆一閃頗為耀眼,這一刻內斂到極致的刀光,卻令雷電越加璀璨,甚至孟川透過手中的刀,隱約感知到了虛空扭曲后的波動,順著其中一道離目標最近的波動劈出,刀順著這股波動時,輕易跨越數丈距離劈在一處半空。

    明明距離數丈遠!但順著那股波動的軌跡,距離卻縮短了好幾倍。

    “好奇妙。”孟川劈出那一刀后,也滿心狂喜。

    真的非常奇妙。

    就像兩個點!繞彎路,從一點到另一點,需要走十里路。

    而如果一條筆直的路,從一點到另一點,僅僅需要兩里路。同樣是抵達目標,距離卻縮短了很多。

    在孟川劈出那一刀也是如此,肉眼看過去,直線距離的確有三四丈距離。可透過那一道神秘的虛空波動時,彼此就變成一丈距離了。

    “出刀威力越加凝練,迸發雷霆都越加耀眼,甚至都能影響虛空。”孟川有些明白了,對正常神魔而言,虛空是無比穩定的。可自己出刀威力凝練到一定程度,以點破面,就會令虛空扭曲,一扭曲……距離就發生變化了。循著最近的一條波動,距離目標就會最近。

    郭可前輩的心刀式第二刀,一刀令數十丈距離縮短的觸手可及,出刀之凝練,對全身力量的調動,真元運轉的控制,方方面面都高明了十倍。

    如今自己只是摸到了點皮毛。

    “既然能影響到虛空,按照傳承描述,我這算是質變,達到了刀魂境大成的地步了。”孟川微微點頭。

    達到刀魂境大成,孟川沒有多想,而是繼續埋頭瘋魔修煉,因為他還有很多想法。

    甚至他另外修煉的‘飛燕式’‘龍吟式’‘虎嘯式’‘紅蓮式’‘極陰式’,都有許多想法要嘗試。

    ……

    轉眼已是深秋。

    九月十九,孟川徹底恢復了正常。

    三個月時間該嘗試的都嘗試了,有些嘗試走錯路,有些則是頗有收獲,刀魂境大成境界,孟川自己也挺滿意。想要達到‘刀魂巔峰’不是那么容易的。當然最難的還是刀魂巔峰突破到‘刀道’的大境界突破。許多大日境神魔,一生都無法突破。

    “痛快痛快。”孟川在練武場內伸了個懶腰,“差不多該成大日境神魔了,闖過九玄洞,就可以下山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