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 第六集 第九章 晏燼的偏執
    雨水飄灑。

    孟川他們一群神魔都在下山,個個都在沉默著。

    看到錢鈺師兄如今模樣,還有今天元初山主親自刻下的那九個名字,都讓大家心里沉甸甸的。

    “唉。”一名神魔弟子忍不住一拍路旁的山石,令一塊丈許大的山石都直接化作齏粉,他低吼一聲,“真是憋屈啊,恨不能當時在場,一同并肩殺那些妖王!”

    “實力不夠,你去也是送死。”旁邊另一名女神魔弟子冷聲道。

    “我一個是不夠,十個二十個就足以扭轉局勢!”那名神魔惱怒道,“現在實力不行,將來也足夠了。若是連一點膽氣都沒有,還修煉神魔干什么?”

    旁邊女神魔冷聲道:“我只是讓你頭腦冷靜些,認清實力差距而已。”

    “都別吵了。”

    孟川開口道,“我們在山上好好修煉,實力強大了,下山才能斬殺更多妖王。”

    那兩名神魔弟子看孟川說話,也就沒再爭辯,如今沒下山的弟子中……孟川是實力最強的,是公認的大師兄,還是很有威信的。

    眾多子們下山后很快分散開。

    “晏師兄。”和孟川并肩走著的柳七月喊道。

    晏燼疑惑停下。

    “晏師兄,有一事我和阿川得和你說一聲。”柳七月說道。

    “哦?什么事?”晏燼問道,在元初山上他修行瘋狂,也較為孤僻,真正關系近的也就孟川和柳七月,畢竟都是從東寧府一起走出來的。

    “我和阿川在今年就會下山了。”柳七月說道。

    “這么早?”晏燼吃驚。

    孟川也點頭道:“對,我倆近期都會突破到大日境神魔!到時候會闖過九玄洞下山。”

    “那就恭喜你們了。”晏燼露出笑容,“我要比你們晚很多,怕還要幾年。”

    “等闖過九玄洞,我們倆也會設宴,宴請諸多好友。”孟川微笑道,他對晏燼有很多想說的,但想想還是罷了。

    當年同一批的二十名弟子。

    修煉出超品神魔體的,只有孟川、姬元通、晏燼三人。

    姬元通當初消失了三年,才再度出現在元初山上,再無過去的傲氣,反而低調樸素許多,面對同門也經常露出笑臉了。姬元通在山上五年后,將大力魔體修煉到大成,隨后便闖生死關成神魔!

    晏燼卻要偏執瘋狂得多,他在‘青蓮神體’上耗費了整整十年時間,在最后界限到來時,才被迫選擇闖生死關成神魔,此時他的青蓮神體也只是大成,未能圓滿。

    這也就罷了。

    最讓孟川擔心的,就是晏燼一門心思在修煉黑鐵天書。

    從上山開始,晏燼就選擇了黑鐵天書《冰火七絕》,黑鐵天書沒有意境傳承修煉非常難。如今沒下山的弟子,練成超品神魔體和黑鐵天書的,僅有孟川和閻赤桐。

    閻赤桐是被特別邀請上山的,十三歲悟出勢的少年天才,論天資不亞于安海王家五公子。他修行上比五公子薛峰略慢少許,十六歲那年‘青蓮神體’圓滿,成就神魔!更修煉成了黑鐵天書《紅蓮火焰槍》,自然是公認的可以和孟川、薛峰并肩的絕世奇才。

    晏燼就可憐了。

    十年,青蓮神體依舊沒圓滿。

    黑鐵天書《冰火七絕》,入門就需要悟出‘冰劍意’‘火劍意’兩種劍意,還需凝聚成一種劍意。晏燼上山至今十一年也僅僅悟出冰劍意!所以一直沒法入門,僅僅靠著‘冰劍意’他才修煉到不滅境神魔。

    “以晏燼的悟性,如果選擇天級秘典,有意境引領。劍法境界怕要比現在高得多,或許都悟出劍魂了。”孟川暗嘆,“明明無法入門,卻一直死盯著不放,有時候換一條路,就是通天大道了。”

    晏燼太偏執。

    青蓮神體,如果不是元初山有規矩,十年內不成神魔就要驅逐下山。恐怕晏燼會繼續堅持到青蓮神體圓滿。

    黑鐵天書,沒人逼他了,他就一直盯著修煉,十一年都不放棄!元初山多少年也難得有這樣瘋狂執著的弟子。

    該勸的早就勸過,說再多只會雙方不歡而散。

    “好,你們倆設宴,一定要請我。”晏燼笑道,“我回去修行了,有事可以去飄雪峰找我。”

    說完他轉頭便離去。

    獨自前往飄雪峰,飄雪峰至今僅有他一名弟子居住,太偏僻。

    “孟川和柳七月,也快要下山了嗎?”晏燼默默道,這是山上他僅有的兩個朋友。

    “也好。”

    “孤獨一人,方能絕情絕性,黑鐵天書《冰火七絕》才練成有望。”晏燼冷漠著趕往飄雪峰。

    ……

    “阿川,我有點擔心晏師兄的性子。”柳七月和孟川并肩走向景明峰,擔心道,“晏師兄太孤僻,不喜和人打交道。元初山上的眾同門彼此也互幫互助,可晏師兄拒人千里之外……其他同門和他關系自然沒法走近。”

    孟川點頭:“七月,晏燼和我同齡,都二十九歲了,很多凡俗二十歲得去服兵役,很多都死在戰場上。他晏燼二十九歲,日子該怎么過,無需我們再操心。”

    柳七月若有所思點頭。

    “我們倆還是好好小心,如今是最后一段能安靜修煉的日子。等下山就得上戰場了。”孟川鄭重道,這才是緊要大事。

    “嗯,快上戰場了。”柳七月也期待,苦修十余年,就等下山斬妖王了!

    ******

    僅僅大半個月后。

    十月十七這天下午,陽光明媚透過窗戶灑進來,孟川正在畫畫。

    忽然一股恐怖氣息在旁邊一屋內爆發。

    “嗯?”

    孟川連放下畫筆,推開房門沖出去。

    來到了七月修煉的靜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的柳七月,柳七月背后出現了火焰羽翼!紅色的火焰翅膀微微扇動著,非常的靈動自如。

    “突破了?”孟川露出喜色。

    柳七月點頭笑道:“嗯,魂之境大成后,對鳳凰之火的掌控精妙許多,足以凝練成鳳凰羽翼,借此可飛行在天地間。”

    “飛行?”孟川贊嘆道,“真是讓人羨慕。”

    自己就是達到大日境神魔,也沒法飛行。

    當然到了大日境,自己可以一躍跨過虛空兩里,如果再借助飛燕式,可以橫渡五里距離而不落地!可和真正飛行還是有區別的。

    “這天下間不知道多少神魔,羨慕你的速度呢。”柳七月捂嘴笑道,“對了,阿川,我已經突破,略作鞏固一番,明晚就突破到大日境神魔。你呢?”

    “我今晚就突破吧。”孟川道,“已經等了太久了。”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