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謝家小玉 > 第二十三章 委托
    掌柜的眉毛輕輕一挑,從這位扮著男裝的大小姐臉上,看不出半分端倪。

    難道是讓他們找謝六老爺的?

    而這是謝大小姐自己的主意,還是背后謝家人已經知道了?

    他琢磨不定,不可否認地有些慌。

    外面會不會跟著官府的人?會不會伺機一網打盡?

    作為環佩樓的掌柜,他心知自己主持的傭兵組織,是真正組織的一體兩面中的陽面。

    陰面他不配知道,也不好知道——指不定知道之后,自己就死了。

    但他還是被東家告知,今次京城的失蹤案與陰面有關,凡此類委托,一概回絕——但又不能斷了買賣關系的那種回絕。

    當然啦,雖然他們是地下組織的陽面,但對于官面而言,他們依舊是地下組織,那與淮陽侯大小姐的牽扯必然是越少越好,否則一旦暴露,死無葬身之地了。

    是以掌柜的打定主意,面上看依舊是那么殷勤的模樣:“少爺是貴客,還請上二樓。”

    他說著話,躬身引謝小玉主仆二人,到二樓的雅室坐好,在吩咐人準備茶水的時候,碧桃先開口道:

    “掌柜的不必忙,我家少爺不吃外面的茶,可有熱水?”

    “是,小哥兒同我來。”雖然碧桃的聲音一聽更是小丫頭,但掌柜的還是盡職盡責地陪著演戲。

    因著二人獨自在外,是以碧桃猶豫不能將謝小玉單獨留下,不過謝小玉還是沖她頷首,表示她可以離開。

    碧桃這才跟著掌柜的出了去。

    謝小玉靜靜地在屋中等著,嚴奴兒從玉佩中再次鉆了出來,穿門越墻地跟了出去。

    碧桃在后廚那兒等熱水,掌柜的則已經出來,招呼了一個女子,在她耳邊低聲吩咐道:“去招待秋室的少爺,如果問的是尋找那些失蹤的男子,推說做不了。”

    “少爺”二字,他咬得極重。

    女子應是,往前面二樓去了。

    嚴奴兒聽得分明,先一步飄回來對謝小玉說了,又道:“這些人本就可疑,你找他們是白費時間嘛。”

    謝小玉依舊不動不搖,宛如泥塑了一般,心靜如水。

    嚴奴兒嘟著嘴,重新藏回殘玉之中自閉。

    ……

    果然,嚴奴兒剛鉆回殘玉之中,便有個大約與謝小玉同歲的姑娘走了進來,屈膝禮過之后問:“就是這位少爺,要尋人嗎?”

    聲音脆生生的,帶著些南地的口音,很好聽。

    謝小玉點頭。

    “那有樁事情,小女子可要說在前頭。”

    謝小一點頭,示意她說。

    “如今京中之事,少爺想必是明白,在少爺之前也有人輾轉托了我們,說要那最近京中失蹤的男子,我們雖然接了,但四五天了依舊沒有個下落,是以要少爺先明白,那些失蹤的男子,未必就能成的。”女子說得很直白。

    謝小玉依舊一動不動,連神色都沒有變化,更沒有開口說話——畢竟她今天生了氣,又說了六個字那么多,所以此時著實氣息不穩,所以一時不好說話。

    女子說完之后,本想觀察一下謝小玉的神色,怎么一無所獲不說,連個反應都沒有,心中正納罕著,碧桃已經取了熱水回來。

    一推門見有人站在這兒,她還嚇了一跳,見謝小玉淡然無事,忙先過來沏了茶,這才對那女子道:

    “這位姐姐,我們家少爺要找的人名叫應無為,他不知道為什么,偏要躲著我們,所以才要尋見?”

    那姑娘愣了。

    啊?不是謝六老爺嗎?

    “少爺要找的,是當今戶部尚書、翰林院大學士之子,應府的四公子?”

    “是。”碧桃道。

    女子更覺奇怪了。

    一則她沒聽說應府四公子失蹤,二則謝家這位大小姐與應府大公子應殷是訂了親的,兩家關系必然不一般,要找應無為直接去找就好了呀,做什么還如此神秘兮兮的?

    難道……

    這是一個小叔子與未來嫂子生情,而后小叔子有愧落荒而逃,未來嫂子卻情根深種,四處尋覓的感人故事?

    那姑娘年紀小,自認為對京中高門大戶的隱秘熟知,又是八卦心腸,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在腦海中補完了一場愛恨情仇的大戲,竊喜之余立刻屈膝道:

    “既然如此,小女知道了。若是尋人計,一人千兩銀,先交錢,后找人。”

    謝小玉沒說話,一旁的碧桃道:

    “先交了錢,你們找不到人又不認賬,可怎么辦呢?”

    “這位小哥兒放心,只要我們應下來了,就篤定能找到了,若是找不到,我們十倍相賠。”那姑娘很是自信地說。

    “這話也不對,”碧桃看了一眼謝小玉,回頭笑道,“難道你們找十年,我們就等十年不成?”

    “自然不會是十年,明日起兩天內,必然讓小姐見到人。”

    碧桃再次看向謝小玉,見她點頭,才笑道:

    “如此便說定了,”說著話,拿出來五張銀票,“四海票號的銀票,全國都可兌換,兩天后我家公子在外城的嵐楓橋東曲音坊的雅間里,等著見他。”

    曲音坊是外城一處聽戲的瓦舍,一直以來三教九流云集,很是熱鬧,哪怕如今這等時候,每日依舊是客似云來。

    大隱于市,這等地方相見反而更隱秘。

    那姑娘更覺得自己真相了,笑著過來接過銀票,道:

    “兩天后的申時,必然讓少爺見到應四公子。”

    生意既然已經談成,謝小玉便起身離開,掌柜的再次出來殷切相送,見馬車離去才問那女子:“如何說?”

    “是尋應無為,就是應家那個挺傻的庶子。”女子道,“只怕又是一段秘聞軼事呢。”

    實則掌柜的方才通過機括暗道,已經聽見了,眼下一問不過是確認而已。

    “真的沒有異樣?”

    “瞧著是正常的。”

    掌柜的這才點點頭:“很好,既然是謝大小姐的托付,那就讓天字丁號去吧,咱們也為今天的事情,留下點兒見證,將來許是有用呢。”

    “是。”

    ……

    謝小玉自環佩樓離開后,方才覺得內心舒暢了一二,神色也沒有那么僵硬了。

    碧桃在旁邊覺察了她情緒的好轉,也就放心了。

    “回府去?”她輕聲問。

    謝小玉點點頭。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